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码字发条,思想搅拌机,优质文字工

 
 
 

日志

 
 
关于我

时评写手,无约评论员。天涯网民间语文编辑、凤凰网时评观察员,天涯社区2011年度最佳新锐写手。QQ:25778378

网易考拉推荐
 
 

贾也:山东农民抗拆案重审——法之不彰必激匹夫之怒  

2017-01-03 19:57:18|  分类: 无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也:山东农民抗拆案重审——法之不彰必激匹夫之怒

贾也:山东农民抗拆案重审——法之不彰必激匹夫之怒 - 贾也 -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导语:山东农民抗拆致两死案本周五重审

发回重审8个多月后,山东潍坊农民丁汉忠抗拆致两人死亡案将定于16930分在昌乐县法院城郊法庭公开开庭审理。这个发回重审,应是良心与法制的重审,是推进依法治国的重审,是用法制阻止强拆的开先河之重审,对中国法制进程应为里程碑的重审! 山东高院风范引尊敬!

 

一、拆迁开启逐利之旅

山东近几年来因拆迁闹出个大新闻的事件屡见不鲜,2014年平度3.21纵火案,2015年平邑9.14事件……现在,又翻出2013925日的一起抗拆事件,都是血淋淋的血案。

众所周知,山东可是个响马的地方,民风向来彪悍,吏治历来黑暗,山东就是小中国,一个县就小山东。而拆迁又何止于一个山东,潍坊丁汉忠的抗拆极类似于苏州的范木根,到底是抗拆英雄,还是杀人重犯呢?我们难以分辨,只有交给法律最后审判了。然而,中国因拆迁拆得家国支离破碎,官民矛盾重重。

拆迁往往因涉及巨大利益,天下之事,利之所趋,情之所寄,催成“血酬定律”。大家无不想流血拼命取得最大的酬报。在一个因楼市而人心浮动的大背景下,作为提供建房基础的土地越来越值钱,自然使得无论是官方还是百姓都走火入魔,纷纷开启了逐利之旅。

正因为如此,无论是“城市化”还是“城镇化”,拆迁必然成为我们社会最大的死结,利字当头,道义放两边,手段无不用之至极,包括采用最极端的手段。

有人哭,有人笑;为了钱,心在跳;为了钱,血在烧!

高笑者自然是利益满足了,弹冠相庆,大摆筵宴,如愿以偿地进入百万乃至千万富翁行列,从此衣食无忧成为“食利阶层”;大哭者自然是利益无法满足,拔刀相向,义不容辞,上演的“匹夫之怒,血溅五步”的惨剧,制造一起起令人嘘唏的血案。

哭笑不得的是,目前各种抗拆血案依然如火如荼地在中国大地全面上演,并未得到有效的遏制,去年范华培案、贾庆龙案跟丁汉忠案、范木根案极其类似,只不过结局更惨,一人当场被击毙,一人过堂被处极刑,都是拆迁的牺牲品,成为我们社会的“血馒头”。

虽然政府似乎成为最终的赢家,但“钉子户”们的反抗恰恰引起民众“命运共同体”共鸣:政府是就是庞大的“利维坦”,个人很容易被其无情地碾压!

我们可以看到:社会底层的愤懑在日积月累,不满的情绪已经到达一触即发之境。同时,人们越来越不再相信政府了,公信力深陷“塔西陀陷阱”之中。

其实,这根本不是政府的胜利,而是全社会的失败,因为我们社会治理的风险和成本越来越大。

 

二、制度性悲剧的诞生

许多正常国家的宪法都规定公民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当然,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也毫不例外的。

众所周知:坚守法律是文明社会的底线,而保护私财又是法治社会的底线。试想,一部法律连人的最基本的私权都无法保障,那么你要人们拿什么来坚守这部法律?在现代政治文明中治理逻辑是:国是千万家,有家才有国,国不保其民,何以让民爱其国?

更为严峻的现实是,我们的强拆俨然养活了我国大多数的地痞流氓、黑帮黑金,制造了一起起骇人听闻的社会事件:有推土机压死的、有放火烧死的、有推墙压死的……须知,要想社会文明,政府必须首先自己要文明起来,制定更加文明健全的法律,避免酿成制度性的社会悲剧。更何况,无论是政府还是民间都靠血酬定律来谋利,那绝对是要“生于不义,必死于耻辱”的,最终要接受法律和历史的审判。

在强拆过程中的出现的严重侵权行为,老百姓维权竟被设定为一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任人宰割的境遇。须知,在法律不作为、申诉无门的前提之下,受害者本身具备天然的反抗权力,奋起反抗自然属于正当防卫。老毛曾说过:“这样的人,群众反对他,打石头,打锄头,我看是该打,我最欢迎!而且有些时候,只有打才能解决问题。——《毛泽东选集第五卷》”

在美中国留学生枪击入室劫匪,一人被击毙两人逃跑,不仅无罪,而且认为是英雄。既然宪法都明文规定了公民的人身和财产受法律保护,那农民保护自己的人身和财产不被侵犯又何罪之有?从苏州张木根到潍坊丁汉忠,其实他们真不该有罪的!试想一下,自己的家园被毁,自己的亲人被打,那个血性男儿能束手旁观?

正因为如此,如果丁汉忠、范木根们非要有罪,罪在我们的制度,这是制度制造的社会悲剧。

 

三、法律是最好的武器

作为拆迁的当事人,面对权力的铡刀高高举起时,扪心自问我们能否顶住,连问几遍越问越心虚,虽然看着厨房的菜刀燃起“匹夫之怒”试图做“老炮儿”,去碰个头破血流,但是看看妻儿老小望望未来生活,很多人就始终无法提起勇气来的,甚至无法动弹了,从此选择发沉默乃至麻木。

作为拆迁的旁观者,面对各种拆迁血案隔三叉五地频频发生,累觉不爱,习惯成自然,总是不咸不淡如同看一出好戏,偶尔会发几句牢骚:“这里面水很深,一定是政府心太黑,一定是钉子户太心凶……都不好东西!”甚至还会小声嘀咕着“生活不易,我很忙啊……关我屁事!”

大家都习以为常,甚至认为这种砍砍杀杀的状态,是发展中的中国必然面对的社会现象,所以前有丁汉忠,后有范木根;前有贾敬龙,后有范华培……血汨汨地流进了我们的土地,真是血沃我中华啊!

面对这样的事件,我们从来不会思考一下:这些人为什么要走上一条不归之路的,这是他们的正当诉求,捍卫私产不受侵犯呢?还是狮子大开口,提出了太过分的要求?我们连这个核心的问题都懒得去讨论一下,一切都陷入了可怕的沉默,甚至是麻木,徒徒地等待下一个“血馒头”再现人间。

其实,各种拆迁血案,罪不在于范木根和丁汉忠等人身上,而是在于我们法律无法坚挺起来,不能使之成为每一个人可以仰仗的最坚固屏障。在个人面对强拆的时候,申诉无门并孤立无援,在面对那些成份不明的拆迁队时,只能上演“匹夫之怒”,最终实现只不过是“与汝偕亡”的惨局,还又何意义谈利益诉求?

虽然活在同一个国家,我们还有很多人无法作为“人”活着!既然我们是信不过利维坦式的政府,也信不过乌合之众式的民众,那么究竟什么可以让我们信得过来?为什么不让法律坚挺起来,使之成为社会的底线,最终将一切交给法律来审判!

我们应该大声疾呼,让政府的拆迁也纳入法治轨道,不仅需要“结果正义”,而且更需要“程序正义”。权力面前作为老百姓,我们输得起,但在法律面前我们却输不起,因为法律是我们所有人最后的一道屏障,最终我们将与权力对簿公堂,接受法律最终的审判!

即使我们没有改变的能力,但至少要发出声音的,因为这也是推动改变的力量。有一句话说的很到位:“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面对丁汉忠、范木根等人的命运,我们所有人都应该发出自己的声音,并不是让他们从此告别戴罪之身,而是他们碰到强拆时,可以勇敢地拿起法律的武器,积极地捍卫自己的神圣的权利。这不是为了丁汉忠、范木根们,而是为我们天下所有的人!

结语

山东农民抗拆致两死案发回重审,让我们看到一丝丝正义的曙光闪现,期待公正的结果!审判应充分考虑丁汉忠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私有财产防止被侵害才实施的行为,否则《物权法》是一句空话!

个人微信号:jiaye6108

公众微信号:meiriguanjian(观鉴)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