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码字发条,思想搅拌机,优质文字工

 
 
 

日志

 
 
关于我

时评写手,无约评论员。天涯网民间语文编辑、凤凰网时评观察员,天涯社区2011年度最佳新锐写手。QQ:25778378

网易考拉推荐
 
 

贾也:恶之花——娱乐至死这朵“尸香魔芋”  

2016-09-14 00:14:51|  分类: 无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也:恶之花——娱乐至死这朵“尸香魔芋”(我们已成为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

贾也:恶之花——娱乐至死这朵“尸香魔芋” - 贾也 -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导语:处在《美丽新世界》与《1984》的夹缝间

在波兹曼的《娱乐至死》中说,有两种方式可以让文化精神枯萎:一种是奥威尔在《1984》中表述的,权力将剥夺人们获取信息的权利,用制造痛苦的方式来支配大众,人类将毁于自己所憎恨的东西;一种是赫胥黎在《美丽新世界》中表述的,权力用支配娱乐的方式来支配大众,让人们毁于自己所迷恋的东西。

事实上,当下之中国,这两种东西完美并存,两相作用,演绎大型魔幻现实主义,共同摧毁了我们,让很多人有脑无髓,华丽丽地进入“低智商社会”,“乌合之众”的倾向越来越明显。

 

一、全媒体全娱乐化

贾也:恶之花——娱乐至死这朵“尸香魔芋” - 贾也 -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自媒体时代”堪为“全媒体时代”,人人都有“麦克风”,人人都有参与权,在这种“舆论大爆炸”的语境下,民众的趣味极速跌落在“娱乐至死”的深渊,每每有八卦新闻,如蝇竞血,如蚁聚膻,喜大普奔,总引发舆论的狂欢。

可以这么说,“全媒体时代”就是波兹曼“电视时代”的全新升级,让人们越来越深陷“娱乐至死”的泥淖而不能自拔!

从王宝强马蓉狗血婚变到郭德纳曹云金师徒撕逼,再到张翰古力娜扎幽微情变……每天我们打开手机,刷微博和微信,无不是明星结婚、离婚、分手、小三、怀孕、生子等Bilibili八卦内容,以热点或霸屏的形式迎面扑来,目不暇接,拒之不绝。当我们打开电视,又是清一色的娱乐明星旅游、做游戏……甚至连明星的孩子都上了屏幕,除了这些,就是人们就是如何“嫁个有钱人”的,上位、选秀、相亲……等blablabla狗血情节。恍然间,整个社会都在消费着低俗的娱乐!

娱乐俨然成为全民之“大爱”,成为全社会最大的“消费品”,正式成为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一部分,甚至娱乐决定生活了。正因为有如此庞大的需求市场,人人处于“娱乐至死”的狂欢之中,所以才有人想方设法来娱乐大众了。明星、网红们为赚取眼球,一次次地刷新道德和法律的底线,脱下文明的内裤用以吸引眼球;新媒体更是抱着“娱乐至死”的精神挖掘所谓的新闻,不惜侵犯人的隐私来回馈大众。

在我看来,眼下最为“景气”的“网红经济”无非就是迎合这股“娱乐至死”的时代潮流。“网红经济”目前有三方参与者:一方是要红要出名的网红;一方是要捞钱谋利的商人;一方是娱乐至死持续性集体无意识的吃瓜群众。三个人一台戏!而将这台戏连在一起的,正是一条清晰的经济红利。就像papi酱以“娱乐至死”的态度来迎合观众,观众以为自己消费了papi酱,其实是被papi酱团队消费了。

在全民娱乐的时代狂潮流之下,娱乐八卦实如精神鸦片一般,吃瓜群众已高度成瘾,一经触碰,便沉溺其中,难以自拔。令人讽刺的是,每个人不仅是鸦片的吸食者,同时也是鸦片的制造者。

人人参考,人人消费,又人人被消费,娱乐事业俨然成为全社会、全产业链的事业!

更为奇葩的是,连政治生活也出现泛娱乐化的倾向,小红粉们在朱火炬、周长鱼、花千户等一干人的率领下,时不时充当“野生锦衣卫”角色,甚至还充当起“老大哥”的“眼睛”,雄赳赳,气昂昂,四处捉奸邀功,八方觅敌请战,他们盲目、狂热、幼稚、抱团、天真、自以为是,又有严重的受迫害妄想症,无限地上纲上线攻击,对一些娱乐明星、意见领袖架炮开枪,进行口诛笔伐,制造一次一次的舆论狂欢。从周子瑜事件,到戴立忍事件,再到赵薇事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成为舆论圈一大诡异的风景线!

更为可悲的是,连最朴实的爱国热情也成为娱乐消费品,比如雷希颖之流与红旗合合影、蹭蹭热度,也可以转型为正能量化身的“爱国青年”;再比如抵制日货流入打砸烧的闹剧或悲剧的窠臼,成为一场场民粹的娱乐狂欢项目。

因此,我们的生活掺杂着娱乐精神和政治激情,处处带着浓重《娱乐至死》和《1984》的痕迹。可以这么说:我们的世界就在《娱乐至死》和《1984》的夹缝中苟延残喘,甚至将这种苟延残喘通过“娱乐至死”的方式虚幻成精神上的娇喘发情,得到某种阉割后的快感,极度淫乱,或者说,对生活的诸种不满,只能通过娱乐至死来泄洪!

弗洛伊德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假如人生活在一种无力改变的痛苦之中,就会转而爱上这种痛苦,把它视为一种快乐,以让自己好过一些,把痛苦视为一种乐趣的便可称之受虐狂。其实,这是斯德哥摩尔综合征的群体化效应的必然结果!

虽是“娱乐至死”,群嗨不断,但人们浑然不觉自己已如“行尸走兽”的存在,而社会也不幸地进入到“低智商社会”的阶段!

 

二、娱乐的驯化功能

贾也:恶之花——娱乐至死这朵“尸香魔芋” - 贾也 -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人类的八卦之心,可谓源远流长,中国人既为人,概莫能外。

在没有报纸、电视、网络的时代,仍然挡不往人们那颗与生俱来的八卦之心,隔壁老王家的家长里短的狗血,红墙皇帝家的宫闱秘史的喋血,往往都能绘声绘色,添油加醋,娓娓道来,如亲临其境。

八卦是永不老的谈资!翻翻煌煌二十五史,简直可以浓缩成一部豪华的“八卦史”,即使是孔老夫子推崇的“祖述三代”,夏毁于夏桀与妹喜,商毁于商纣与妲己,周毁于周幽与褒姒……“春秋笔法”最终还是流于“八卦笔法”的俗套,甚至连“史家之绝唱”——《史记》也未能幸免。从深扒秦始皇的离奇出身到炮制末代皇帝的风流秘史,代代相传,八卦笔法越来越炉火纯青。

可见,大家都喜欢用自己的一颗八卦之心,纷纷进行深度加工,以符合民众“娱乐至死”的社会心理。

“娱乐至死”这朵“尸香魔芋”奇葩,在历史的长河中,一直绽放着,永远不凋谢!

“娱乐至死”并非媒体文化研究者和批评家波兹曼的独家发现,其实,中国的老子早就洞穿其本质,在《道德经》上就有如右表述:“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

两者揭示的思想内核是一致的,即人们将毁于他们所热爱的东西。而统治阶级早就洞悉其中之奥义,娱乐本质上就是“愚乐”另一种表述,其本质就是驭民之术!“娱乐至死”是深度符合统治者的驭民的需求,让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娱乐圈的事,自然减轻人们对社会不公和吏治腐败的关注!

我们这一代人都是“娱乐至死”下的蛋,一直处于被孵化、驯化的过程中。

从历史视野迂回到现实生活,在处于碎片化特征的“全媒体时代”,舆论场并非缺乏独立思考、追求真理的声音,这种声音依然存在,但显然已“不合时宜”了:首先官方认为这是说三道四式的“妄议”,自然“讳疾忌医”,立即关进黑屋;其次民间吃瓜脑袋理解起来有些难度,自然“累觉不爱”,动辄取消关注!

既然官方和民间都不待见,自然就没了任何市场,这些拥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何必自取其辱呢?眼前出路似乎也只有两条:要么学会闭嘴;要么就努力转型。最终,舆论场失去了有理性、有深度的声音,越来越“群沫”化,即只有乱溅的口水,没有实质的内容,喧嚣过后,落得一地鸡毛。

除了具有言说能力的人因没有市场知趣地“隐退”,还有自媒体平台出于自身利益的高度“配合”。

自媒体时代提供给人们的平台,无非就是微博、微信等,而这些平台赖以生存的,除了吃瓜群众的脑残捧场外,更需要寻求政治的庇佑,要不然就会上演某歌被逐的命运。因此,微博、微信这些平台会主动屏蔽一些不和谐的声音,以免遭致不必要的麻烦。

也正因为如此,这些平台竭尽全力让“娱乐至死”的内容推送热点、霸占头条来掩盖里面的不和谐的声音,或者说让这些声音彻底地淹没在浩如烟海的娱乐内容中。这样做,即安全又能招徕更多的受众,又何乐而不为呢?

更为可怕的是,为方便把控自身平台的言论,平台越来“权贵化”,越来“娱乐化”。就像微博给达官贵人、社会名流、明星达人等等,让他们V字加身,希望他们能够引领舆论的风向,让他们的声音成为自媒体的“最强音”,或者说是“主旋律”。

当然,这些V字辈中会涌现出几个凤毛麟角的意见领袖,发表一些充满思想性、专业性的言论,很有深度,也拥趸起不少的粉丝,但因为不符合“主旋律”,往往被冠之以“公知”、“大V”,然后进行一次又一次“污名化”行动,被有关部门视为“假想敌”、“第五纵队”,加以周知垂注。更有甚者,通过“娱乐化”的手段来解决掉这批人,比如用嫖娼等手段来搞臭他们,让他们无不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最终,微博这个平台只适合“跳广场舞”了。

最后,来自底层民众对社会不公和吏治腐败的控诉,也只有淹没在“娱乐至死”的“群沫”之中的命运了,望洋兴叹,无可奈何!

这就是一种驯化,驯化的结果自然民众只知娱乐,无关智慧。

久而久之,“娱乐至死”成为人们消遣的主要生活方式,而且也发挥起消除民众对生活痛苦、现实骨感不满的功能,大家貌似从蝇营狗苟的生活中,突然找到了一丝激情,如同一帖“麻醉剂”般,在舆论的狂欢中,颓废了人们的精神,麻痹了人们的思想,玷污了人们的灵魂。

 

三、娱乐至死,死了什么

贾也:恶之花——娱乐至死这朵“尸香魔芋” - 贾也 -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移动互联网时代催生了“全媒体时代”,那些拥有“话语权”的自媒体对关注度的极端诉求,必然导致娱乐化倾向的泛滥,这在一定程度上释放了消费主义时代民众的热情,但也将民众引入到彻底低俗的境地,导致民众的生活全都以娱乐为中心,甚至社会价值观导师向也基于娱乐而建立,最终民众齐刷刷地陷入到“愚乐”的泥淖之中,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呈现出严重的“反智”倾向,甚至整个民族都越来越没有节操。

其实,这种恶俗的社会风气早已养成,金玉其外的小鲜肉可以拿一个亿的片酬,却没有人愿意为科学与智慧埋单!

布鞋科学家李小文和歌手姚贝娜两人辞世,姚贝娜淹没了李小文;王宝强马蓉婚变与中国墨子星成功发射,绿宝宝淹没了墨子星;诺奖屠呦呦北京半个客厅与戏子黄晓明2亿婚礼,世纪婚礼淹没有诺贝尔奖……

就拿王宝强马蓉婚变这事件作为案例分析。没想到“绿宝宝”头顶这么一顶大绿帽,还可以这么红,引发全国人民的“娱乐盛宴”,从夏天到秋天,一顶绿帽子红遍大江南北,深深地搅动了全国14亿人民的八卦的心,围绕这顶绿帽子,有人义愤填膺主动捉奸;有人惺惺相惜借绿帽子哭自己;也有人阶级斗争的弦紧绷阴谋论爆棚;更有人编织狗血剧情娱乐自己娱乐大众。虽我泱泱大国可以面对吃死、喝死、石榴裙下温柔死的“娱乐至死”,但还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处置一顶绿帽子!

大家都不遗余力地将“娱乐至死”发挥到淋漓尽致、无以复加的程度!打开微信朋友圈、更新微博内容,满屏满屏的都是宝宝,有事没事,有关没关,都来凑个热闹、搭个便车,从带宝带强的广告促销到淘宝同款卖马蓉内裤,无所不有,无不可用。

娱乐至死,安问节操?

可以这么说,在这个“娱乐至死”的年代,严肃的正经的全给整成娱乐化了!人们不再关注社会的进步,而是去关注于明星的八卦;人们不再追求美好的东西,而是去追求恶俗的东西!更为可怕的是,很多社会不公、吏治腐败等真实的社会生态被“娱乐至死”掩盖、消解乃至美化。

正因为如此,娱乐调戏了公众情绪,消费了社会善意,让人们丧失了思考的能力!最终,我们社会只剩下了狂欢后的沉寂!

我不禁忧思:难道现代精神就是“娱乐至死”,谁越认真越成笑柄?这显然不是一种正常的社会现象!

当然也有人会反驳道:“娱乐至死”究竟有何不好?对明星来说娱乐是为了生存;对国家来说娱乐是为了稳定,大家相安无事,谁也没死啊,这才是真正的“美丽新世界”。

说实在话,我也爱娱乐,甚至也对八卦情有独钟,藉以放松放松自己。因此,写此篇文章,并非批判娱乐本身,而是批判娱乐化任何东西的趋势。

“娱乐化”并非本质问题,根本问题是“娱乐化”就用功能感官刺激来代表思考,会让我们整个社会更惰于思考。最终的结果如右:一切公众话语都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一切文化内容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而且毫无怨言,甚至无声无息,“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

在娱乐化现象的背后是一些人社会心理、道德逻辑、文化操守等基本底线的失守和沦陷。《娱乐至死》中写道,赫胥黎担心的是:人们在汪洋如海的信息中日益变得被动和自私,真理被淹没在无聊繁琐的世事中,我们的文化成为充满感官刺激、欲望和无规则游戏的庸俗文化。人们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思考。

有人说,这是一个“娱乐至死”的年代,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这是个群魔乱舞的时代,真知被禁锢,真相被隐瞒,人们被八卦和虚假的信息所包围!

在这个“娱乐至死”的年代,人们总是在充当围观的吃瓜群众,而那些制造娱乐的人,无非就是哗众取宠的小丑,而我们匹配的恰恰是下贱的群体,我们正是勒庞笔下《乌合之众》的绝好材料,只会人云亦云,随波逐流!

在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我依然强调:你需要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虽然生活在浮躁与喧嚣之中,但你不能习惯于浮躁与喧嚣!

 

结语

最后还是以波兹曼《娱乐至死》的表述来作结:当一个民族分心于琐事,当文化生活被重新定义为一波永恒的娱乐,当严肃的公共对话变成咿呀学语,简而言之,当一个民族变成观众,当他们的公共事务变成杂耍,那么一个民族就有危险,文化死亡是一种显而易见的可能!

 

个人微信号:jiaye6108

公众微信号:meiriguanjian(观鉴)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