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码字发条,思想搅拌机,优质文字工

 
 
 

日志

 
 
关于我

时评写手,无约评论员。天涯网民间语文编辑、凤凰网时评观察员,天涯社区2011年度最佳新锐写手。QQ:25778378

网易考拉推荐
 
 

聂树斌案再审——逆转在望,纠正路远,人人皆有可能成聂树斌!  

2016-06-09 15:38:02|  分类: 无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聂树斌案再审——逆转在望,纠正路远,人人皆有可能成聂树斌!

聂树斌案再审——逆转在望,纠正路远,人人皆有可能成聂树斌! - 贾也 -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导语:聂树斌案再审,回归“疑罪从无”常识

1995年,聂树斌被认定故意杀人、强奸妇女执行死刑。山东高法历时一年复查认为,原审判决在被告人作案时间、作案工具、被害人死因等存在重大疑问,不能排除他人作案可能性。最高法决定提审本案,再审审理情况将依法适时公布。

沉冤待雪,一晃二十二载。“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稍些闻到了这么一股气息。

 

一、“聊作续命法”?

19948月底案发,923日聂树斌被抓,“经过七天七夜的攻心战,这个狡猾的犯罪分子交代了其犯罪事实”,既定通稿气味扑面而来,了了几笔,草草定刑,速速枪决。经手此案的公检法人员弹冠相庆,加官晋爵,红顶子上都染着聂树斌的血。

本来,河北公检法系统确实可以愉快地玩下去,个人功劳簿永远记着聂树斌案一笔,但是聂树斌被正法10年后,一个人意外地跳了出来,那就是王书金,承认自己才是聂树斌案的真凶。也就是案件突然反转!

于是,迎来最是奇葩的一幕,王书金和河南公检法双方开始一场长达十多年的“拉锯战”:人是我杀的,人不是你杀;我真是我杀的,人真不是你杀的;人还是我杀的,人还不是你杀的。我们看到:凶手可能是良心发现,但河南公检法却无法做到良心发现。为什么呢?理虽懂,然并卵,这里面牵涉的人太多,是河北整个公检法系统!甚至是中国坚固的司法体系。

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对河南公检法系统而言,一旦认定王书金是聂树斌案的“真凶”,那么他们无疑就是杀死聂树斌的“真凶”,他们就是一群如假包换的杀人犯了!于是,洗白王书金就相当于洗白自己!既然他们既能充当“运动员”,又能扮演“裁判员”角色,自然就咬住金山不放松,宣判王书金不具备杀人资格,言外之意,你根本不配杀康菊花的!

可以这么说,聂树斌案的戏剧性比之“晚清四大冤案”更具传奇色彩。一方面河南公检法系统千方百计地拒绝让王书金认罪,装鸵鸟;另一方面又千方百计地阻挠为聂树斌翻案,扮犟驴!于是乎,出现两种声音交相辉映,一边是王书金高喊:人是我杀的!人是我杀的!人是杀的!而另一边聂树斌家人则高喊:人不是聂树斌杀的!人不是聂树斌杀的!人不是聂树斌杀的!

这样一来,自然刺激和放大公众的想象空间,也鼓励学界和民间还原案件真相的各种努力,但河北公检法系统依然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甚至抛出无耻的“阴谋论”,他们认为:王书金在利用聂树斌案,多添一命,聊作续命之法。

从效果而言,王书金从2005年抓获算起,已去11年,至少多活了这么多年!比起聂树斌而言,算是幸运至极!

不妨我们来假设一下王书金未作案,而只是利用聂树斌案,那么他如何来玩好这一手?想必要做到几点:一是要在1994年或之前已开始蓄谋,若非有意为之,要不然对现场——玉米地——的记忆不可能完整如初;二是在当年围观现场时记住足够多的细节,以产生以假乱真之效;三是知道凶手已被抓住,并且被执行了死刑,现在已经死无对证,要不然多添一条命案,更显罪不可赦的;四是知道真凶案件侦破与司法程序均存在诸多瑕疵,以便让人有足够的理由对此案产生怀疑。

这玩法也太处心积虑的“高端”了,难道王书金精通中国法律?须知他是一个只有小学二年级文化的人,根本就是法盲一枚!

还是回到人类的基本常识上来,众所周知,一个人对10年前发生的事情,记忆的准确度能达到80%已属不易,达到100%基本不可能,除非是依葫芦画瓢了。但在王书金供述之前,即使是连抓捕王书金的办案民警郑月成都未获悉聂树斌已执行死刑,更何况,王书金确实提供出关键证据,比如犯罪现场的钥匙串等。

事实上,“一案两凶”若聂树斌未执行死刑,那么王书金显然嫌疑更大,关键是聂树斌已经被河北警方、检方做成了铁案,最后由法院判处了死刑,相当于盖棺定论了,翻案就是打脸。正因为如此,王书金即使想认,也没有那么好认的。司法悲剧已无法阻止!

 

二、“借汝头一用”!

既然河北公检法系统无耻地抛出“阴谋论”,那么也就休怪民间炮制出各种“阴谋论”了。大众普遍地认为:聂树斌案里面一定水很深,而且深不可测!这样是很容易理解的,民间会将聂树斌判死刑与死刑犯器官移植联系在一起,也就是流行的版本:死刑犯聂树斌的器官为某个高官去续命!

凭心而论,聂树斌案确实疑窦丛生,不仅实质正义有漏洞,甚至程序正义也有瑕疵,绝对是当代中国司法史上的大败笔。最为关键的就是缺乏关键物证,即指纹、脚印、体液等客观证据,这是其易受攻击的弱点。强奸杀人案都是大案、重案,性命攸关,本应有物证可取可鉴,一般而言,罪犯在现场可是都留下精液的,只要DNA鉴定一下就能铁证如山,当时中国警方也是具备这样的条件,但在该案中这个关键物证无疑是缺失的。

物证的作用也是“证据构造论”的关注重点。这可能是河北警方侦查工作的缺陷,但以历史的眼光来看,人证中心、口供中心一直是中国刑事证据制度的传统,缺乏物证还可能与当时侦查条件的限制以及现场物证有关,也与当时的刑事司法政策有关,因此,缺乏关键物证也不能成为推翻原判的充足理由。但是,当“真凶”王书金站了出来,无疑强化缺乏关键物证的漏洞——因为判聂树斌的证据根本就变了更不充分了。

更为关键的是,王书金供出了关键证据——那就是现场的钥匙串,事实上聂树斌没有提供,而王书金却提供了。这一系列新证据的加入,将大大动摇原构造的稳定性及原判认定事实的确定性,它使一周突审中采用不合法手段的可能性增加,聂树斌案有罪供述的客观性降低,其口供与其他证据的印证关系因口供来源的可靠性不足而受到冲击,并形成聂树斌可能不是案犯的合理怀疑。

面对这样的情况,河北公检法系统本该及时修正,亡羊补牢,恢复正义,但出于系统“利益”或者政治“影响”,恰恰采取了背道而驰的办法,开始集体抗法。

悲剧性的是,聂树斌案的反转虽然带有极大的偶然性,也是苍天有眼,“原凶”王书金自己供了出来,媒体也报道了出来,但是即使是如此,由于河北公检法系统的“抗法”,要想翻案也是难于上青天。

如今叫山东方面来复查,再启动重审,一来一去,已去十几年!人们惊讶的是,为什么十几年来已经再明显不过的事实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压制,而在今天才提供露出的机会?其实,这正是政治司法的神秘所在,每一次或大或小的司法涟漪,其背后不仅有复杂的政治博弈,还有其自卫装置的应急启动,只是多种时候让围观者们看得眼花缭乱!

聂树斌案的产生,实质反映司法制度的最大漏洞——公检法系统,公安部门就是老大,公安局长兼副市长、政法委书记、常委。在这种体制之下,叫检察院、法院怎么办案?尤其是什么大案、重案,公检法“一条龙”,是“吉祥三宝”,是“幸福的一家”,在破案心切之下,不根据实事求是,不尊重生命,自然很容易出现错判,这其实是机制造成的。

如果这种机制不改变,那么谁又能不保证自己成为下一个聂树斌?而可怜的聂树斌的枉死,无非就是公检法系统想“借汝头一用”!办好一个大案,只要有一个头就够了,人头一落,天下太平,大功一件!

回想以往,每逢四时八节,特别是五一、国度前夕,我们这些群众常常被吆喝去做“肉桩”,观赏一场一场杀人游戏——公审大会。人们都伸长脖子,主席台宣布“杀”之后,大家就喜大普奔起来:杀人了!杀人了!杀人了!快去看看!大家都好像闻到血一般,但这又是杀给谁看的?其实就是我们这些肉桩,杀鸡儆猴吧!但不同的是:猴子看到血都慌了,而人看到血都兴奋不已。

万一真凶像王书金一样跳出来怎么办?须知聂树斌案反转是偶然中的偶然罢了,应对办法就是公检法系统一起做“抗法”的钉子户,绑架起中国司法!不要说十几年,就几十年都有可能,那就是真正的冤沉大海!就像浙江张高平叔侄奸杀冤案,虽然真凶勾海峰交待另有命案在身,但是公检法系统根本不可能自纠自查,直接将其正法!而张高平叔侄冤案正是他们自我救赎努力的产物,最终翻案成功。更为可悲提,即使真相大白,当年办案人员也没得到相应的惩处!

“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话虽这么说,但是司法体制不变,如何感受?谈何感受?就像广东某位大伯在长沙的遭遇,就像北京某位青年在昌平的遭遇……他们的遭遇谁都可能遇到!甚至浙江张高平叔侄的不幸,内蒙古呼格的不幸,他们的不幸谁能够幸免?当你面对“如果不是你,为什么我们不找别人,单单找到你了?你被找上了,就好好交待吧!”你该如何是好?

 

结语

人们常说,正义可以迟到,不可以不到。但一个更重要的命题是:正义是一个整体,每个人都与之不可分割。聂树斌案的结果如果局限于个案本身,不能有效推动冤假错案平反和纠正机制的完善,那么下一个聂树斌的命运很可能将难以避免,而下一个聂树斌案的逆转很可能将更难出现。中国的法治之路,路漫漫兮其修远矣!

  评论这张
 
阅读(30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