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码字发条,思想搅拌机,优质文字工

 
 
 

日志

 
 
关于我

时评写手,无约评论员。天涯网民间语文编辑、凤凰网时评观察员,天涯社区2011年度最佳新锐写手。QQ:25778378

网易考拉推荐
 
 

贾也:魏则西事件反思,逐利模式下的丧尸时代   

2016-05-03 21:11:15|  分类: 无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也:魏则西事件反思,逐利模式下的丧尸时代

贾也:魏则西事件反思,逐利模式下的丧尸时代 - 贾也 -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导语:多部委调查“魏则西事件

纵观魏则西事件,无论是百度的恶、部队的沦陷还是莆田系的尾大不掉,最终都指向整个链条中,各个环节中的监管缺失。而这种缺失,不是单单的网信部门或者是卫生部门就能够弥补,还有更加深远的问题和深层次的改革需求。

我们社会从鲁迅笔下的“吃人的社会”华丽丽地进化为“丧尸的社会”,大家唯一能够刺激起来的就是:钱,钱,钱!

 

一、“新资本”百度

百度该不该吊打?该,活该,太该了!

众所周知,百度推广是一种赤裸裸的逐利模式,已然沦为互联网的毒瘤:前有血友吧被卖引出贴吧乱象,现有竞价排名引出虚假广告……过度开发已让百度积累了一身的流氓习气,早就引起了广大网友的不满,魏则西事件让它成为众矢之的也是情理之中的。

百度的丧心病狂,其实与社会大环境有关。中国社会已彻底地进入逐利模式,荡失了最基本的底线。为了钱,无论是庙堂之上的高官显贵,还是江湖之远的贩夫走卒,什么礼义廉耻的道德自律,什么杀人偿命的法条铁律,统统都可以弃之如敝屣的。而在中国最好的生财之道,就是独家控制某种资源,从而通过垄断来获取利益的最大化。

但中国式垄断,并非完全是市场竞争的结果,恰恰是介入了太多的政治因素,比如百度的竞争对手——谷歌,就是某些政治原因被迫退出中国市场的,从而导致百度一统江湖,以令诸侯。

百度成功“圈地”搜索引擎之后,控制了普通人接触信息时代的入口,于是“我的地盘我做主”。百度用这些资源来干吗?难道通过血管里残存的道德血液来为人民服务吗?千万别把人类想得太美好,逐利才是人的本性,为人民币服务才是真!

究竟让谁在自己的盘上脱颖而出?并不是因为他的产品如何好、他的服务如何好、他的血液里有如何多的社会责任……这一切跟百度没半毛线关系,或者说不是百度关心的重点,百度关心的就是利润,价高者得之,快用钱来砸我!为了利润,百度利用搜索引擎的垄断,把路标指向了邪恶的、欺骗的世界。通俗地讲,百度把人都带进了沟里去了,这是“狗带”的节奏。

正因为如此,百度之恶,是一种莫大的恶,最大程度地扮演着为虎作伥的角色。

但需要指出的是:百度并非纳税人供养的政府机构,从商业化角度而言,逐利也有其一定的合理性。目前,人们都有一种被莆田系的虚假广告包围的感觉,又何止百度一家啊,如果打开电视,从央视到地方台比比皆是;如果翻开报刊,从党报到商业杂志扑面而来;如果走到街头,从灯箱平面广告到街边牛皮癣目不暇接……

即使单纯从搜索引擎而言,虽然百度一家独大,基本挤占了其它同类产品的生存空间,但难道其它几家就流淌着道德的血液了?你随便找个病,比如心肌炎,输入“治疗心肌炎哪里好”,用几款常见的搜索引擎试试,早有网友列拉了清单:百度搜索收费带你去了北京天健医院;谷歌搜索免费带你去了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必应搜索没带你去看病,却收费推荐了款叫“辅酶Q10软胶囊”的药,360搜索带你进入了好大夫在线……所有搜索引擎其实都由资本在带着走的,最终都无法避免将使用者带入沟中的可能。

正因为虚假广告普遍存在,所以吊打一家百度其实意义无多,无非就是枪打出头鸟。

我们必须明白的是:资本逐利的本性从来都没有改变过,作为“新资本”的百度的李彦宏如此,阿里的马云也如此,这些资本家们纷纷如此,其实,我们国家又何尝不是如此?那些能源、电信等垄断性央企难道真没有谋利的冲动?在逐利的冲动之下,许多人不知不觉地被他们带进了他人的餐桌,成为任人宰割的“猪”了。

问题的关键,这一系列庞然大物——中国式怪胎是如何养成的?网络推广只能通过百度,开店谋生只能通过阿里……而那些石油、通信等表面上虽然有三四个巨头,实质上巨头只有一家,人们加油充话费,也只能通过它们来购买,除之此外,我们别无选择!

中国经济越来越显示出“有一没有二”的垄断现象,很多时候,恰恰是国家养成的,培植了太多的新资本家。

 

二、“旧资本”莆田系

吊打百度推广之后,冷静的人在想:默不做声的部队医院及背后的莆田系难道不更应该吊打吗?这些才是真正“吃人”的老虎。当然,后续会持续发酵的,自有媒体会起底莆田系的,也自有相关部门调查部队医院。

在笔者看来,相对“新资本”的百度,莆田系应属“旧资本”。无论新旧,其本质基本一致。作为旧资本的莆田系比起新资本的百度而言,其发家史更是赤裸裸、血淋淋的,其实就是中国许多行业发家致富的“不二法宝”,典型的谋财害命模式。

莆田游医们的思维就是:没病把你忽悠成有病;小病把你忽悠成大病;大病把你忽悠成不治之症……目光紧紧盯住的并不是治你的病,而是如何从你口袋里掏出更多的钱,甚至为钱不惜要了你性命。那么,莆田系的无下限的逐利思维是如何形成的?不妨分析一下:

如果一个不太严重的疾病,社会效益最大化的医院选择是花100元,用一天时间治好,医院赚到10元,这是社会效益最大化。而商业化的医院这样做是极不经济的,如果治疗这个患者有另一方案:要花5000元,用一周时间治好,医院能赚到4000元,那么商业化医院必然选择后者。这套方案虽然是过度治疗了,但至少只是谋财。

更为可怕的是,还不止于谋财,还有很大可能害命的。因为患者与医院的信息严重不对称,如果医院有一个方案可以治死患者,同时有办法逃避责任,要患者花50万,而医院能赚45万,同时雇佣社会打手5万元对付医闹家属;又花3万元处理相关部门的公关;再花2万元控制媒体……那么净利润也妥妥地有30万。而商业化医院为了股东利益最大化,选择把病人治死从经济上看,也是理性的。

你说“医者仁心”,这种模式也太邪恶了,这么邪恶的资本怎么染指治病救人的医疗行业呢?但是,我们社会已经恶化何种程度呢?

善恶根本不是道德问题,反而成为金钱问题。我骗到你的钱,你已经死了,还要用你的钱来聘请最好的律师,用你的钱来贿赂司法系统……最后,还能把你的家属弄了进去,你的家属反倒是敲诈勒索了。

“旧资本”历来都是这么邪恶的?双峰走马街“诈骗乡”如此,南阳石桥镇“文物造假镇”如此,陆丰博社村“制毒村”如此……他们都是见钱眼开,特别是扛着“白猫黑猫论”的旗帜,得到“闷声发大财”的指点之后,使得这种逐利模式成为社会广泛认可的“路径”了。

在逐利的道路,是永无止境的。这些“旧资本”完成资本原始积累之后,开始进入洗白的资本扩张期,但这种“路径依赖”依然无法摆脱,甚至愈演愈剧。就像莆田系游医冲进了民营医院,甚至冲进公立医院承包特色科室,但依然采用惯用的伎俩,只不过是披着合法的外衣,变得异常凶猛,害人模式变得更先进了,害人的广度也更大了。

莆田系如此,温州人又何尝不是如此?从制贩假货开始,到到处开温州发廊,再到炒房地产……在逐利道路,一路进化……让我们的社会越来越越邪恶!

 

三、丧尸般的时代

“旧资本”莆田系等血管里爆满了恶,“新资本”百度等的血管流动着恶……其实,恶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个能够让将恶的东西大行其道,让它们普遍得势!

一个魏则西事件背后,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实力强大民营资本——莆田系;是一个垄断搜索引擎的互联网巨鳄——百度;是一家三甲的部队医院——武警二院;是一个上过央视的医生——主治医生……一切的一切,我们看到的是:恶人已经联合了起来,将我们这个社会做成一个丛林世界的“食物键”,誓将大家端上餐桌当作猪来杀着吃。

清醒的人不禁说:这事跟“毒疫苗”、“毒奶粉”、“毒学校”等社会事件极其类似,是典型的“毒医院”,政府监管责任,应该首当其冲的。

确实是如此,莆田系作恶并非近几年肆虐起来,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到现在有三十多年,而百度也是频频作恶,比如虚假广告也并非一个魏则西事件,之前还有血友病贴吧事件……政府监管又能起到多少作用?

更可怕的是,相应监管说不上,而互相勾结迹象却是相当明显,纷纷勾肩搭背地啜饮起血来。你们看看:背负骂名的莆田系,有多少医院想跟它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又有些地方政府将它作为重点招商项目……其实,我们的政府也一直在逐利,扛着发展经济的大旗,在逐利中迷失本性。

我们这个社会,在“白猫黑猫论”之下不计社会规则,在“闷声发大财之下不计人心道德,这本身就是一种让恶一直在滋生的社会土壤。在这样社会土壤里,人心大坏,必然是社会大坏!可以这么说:中国的法律底线比道德底线还要低,你们根本不知道我们社会底线在哪里!

虽然大家心知肚明,权力与资本狼狈为奸,祸害百姓作孽人间,但我们却一直在歌颂权力与资本。那些谋财害命的人和贪污受贿的人,自己从来没有受到过良心的谴责的,更可怕是,他们被我们社会当作成功者的典范来追捧。他们住豪宅开豪车竞豪奢,他们贡原配养小三享齐人之福…引来的是我们阵阵的羡慕嫉妒恨,整个社会将他们视时代的楷模,政府又将他们引为座上宾。

可以说,这是一个骗子和恶人大行其道的世道。

在笔者看来:我们这个时代注定是被诅咒的时代,大家都深陷逐利模式之中,而浑然不觉。试想几个朋友坐一起,三句寒暄过后,钱永远是不变的话题,钱!钱!钱!大家都热衷于金钱的游戏:如何去奔竞,寻找一夜暴富的机会;如何钻营,攀交官商勾结的可能……在一个饭局中,谁若有亿万身家,瞬间变成金光闪闪的座主,成为大家齐刷刷恭维的对象。

衡量一个人的社会地位无不用金钱这个尺度来衡量了。我们看重的就是钱,如同丧尸一般,为钱舔跪,唯独对铜臭嗅觉灵敏,只要闻到了钱的味道,如果闻到了血液一般,个个神采奕奕,双目放光,开始四处掠食吸血。

最终可怜的魏则西们出现了,在社会达尔文之下,在金钱至上的观念之下,弱肉强食,自然成为最好的待宰的猪。或者说,大家在别人眼中只不过就是一只只待宰的猪罢了——这是一个典型的吃人社会的,而且是一个把同类看作了猪的社会。

也难怪,我们社会到处都是杀猪的声音。我们社会就是用无数人的血泪堆成了一个人间地狱。

结语

魏则西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大群,他们注定成批地被我们这个社会吃掉的。可怕的是,在听到了杀猪之声此起彼伏时,有人曾静下心来反思我们社会到底是怎么啦?为何个个都像猪一样活着或像丧尸般存在着?可是,正当这些人静下心来思考时,总有人一直在远处操起杀威棒,不停地狞笑着,而且一个声音从天而降:闷声发大财!闷声发大财!闷声发大财!

个人微信号:jiaye6108

公众微信号:meriguanjian(观鉴)

  评论这张
 
阅读(15193)| 评论(9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