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码字发条,思想搅拌机,优质文字工

 
 
 

日志

 
 
关于我

时评写手,无约评论员。天涯网民间语文编辑、凤凰网时评观察员,天涯社区2011年度最佳新锐写手。QQ:25778378

网易考拉推荐
 
 

贾也:逐利模式之下的“豪猪之芒”  

2016-05-22 23:12:31|  分类: 无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也:逐利模式之下的“豪猪之芒”——深度解读权力携带资本的逐利模式

 贾也:逐利模式之下的“豪猪之芒” - 贾也 -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导语:逐利模式与“豪猪之芒”

这是一个功利主义盛行的时代,无关道义,无关灵魂,大家对什么都无感了,麻木不仁,唯独对金钱有感,一谈到金钱,大家如贯精气神般,无不双眼发光,无不口中流涎,这是一个笑贫不笑娼的时代,这是一个有钱走遍天下的时代:美女们想着嫁个有钱人,丈母娘想找个真金白银的金龟婿,官员们想着交个有钱人……金钱已然成为衡量人生成功的唯一标杆。

与此同时,整个社会越来越展示其“礼崩乐坏”的一面,人们焦虑不安,人人都是孤岛,人人都很孤独,传统的价值观已无法温暖人心。人们在渴望抱团取暖的同时,却又遭遇到人性的“豪猪之芒”,根本无法靠近,于是,纷纷又退回到孤独的地方,烧钱自暖,感悟到钱才是最可靠的。

本文不妨由笔者来深度解读一下中国目前毫无节操地逐利的社会心理。

 

一、逐利模式下的中国

改开之初,邓公一言,“不管黑猫白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鼓励大家去挣钱致富,初衷虽好,但歧路乃现,人们放弃了对规则的尊重,于国家而言,产生了经济决定论的发展模式;于个人而言,产生了金钱决定论的人生价值观。当下之中国,人性已严重扭曲成猫性:狡黠而贪婪,阴亵而敏感,对金钱嗅觉特别灵敏,能坑则坑,能蒙则蒙,能拐则拐,能骗则骗……手段无不用之所极,原来的那些猫们已经不抓老鼠,改为天天偷吃家禽了。“黑白猫论”让人逐利的欲望比什么都强!撑死胆儿大的,饿死胆儿小的,这是特色时代人们普遍的侥幸心理!

金钱至上的中国,既有金灿灿的美梦,又有血污污的噩梦。著名的魏则西事件背后,是莆田系医院虚假宣传、百度搜索竞价排名逐利、部队医院对外承包混乱,背后都是唯利是图的逐利冲动……互联网金融乱局、互联网假货肆虐、互联网诈骗横行,总有一种“整个互联网就是一场政府主导下,资本投机逐利的新型大跃进”的错觉……毒学校、毒跑道、毒疫苗、毒奶粉等等系列件的背后,总免不了官商勾结、谋财害命的罪恶行径……层出不穷的政府野蛮的拆迁和拆迁户为补贴不惜假离婚的背后,又是官方和民间互为争利的血腥较量……出现的各种职业医闹、职业碰瓷、职业骗子、职业掮客等等的背后,更是诠释人人为钱疯狂的不择手段!甚至连学校都无法避免,一方面学生们成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另一方面教师们为了职称成为学术造假者……我们这个国家,上上下下都是“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社会底线被金钱无情的击穿,丧心病狂到极致,整个社会呈现出末世的景象。

贾也:逐利模式之下的“豪猪之芒” - 贾也 -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在这样的发展观之下,如果你追求人生理想,追求公平正义,追求法治民主,追求思想自由,讲真话说真相,不管你是官员、精英还是知识分子,也不管你是平民、草根还是底层民众,注定是痛苦压抑的,因为政治制度会窒息你,人生价值会扭曲你。相反,如果你弄权腐败,如果你弄虚作假,与时代同流合污,逐利纵欲,那么你可能会开心幸福。

人人逐利,无人向善,更无规则导之,其必然结果必然陷入“互坑”的泥淖,泯灭了人的良知,泯灭了人的激情,泯灭了人的思想,人人如狼,让整个社会更加喧嚣与骚动,而喧嚣与骚动过后,便是一片荒蛮的沙漠。在这个逐利的年代,在利益面前,多少人比狂犬还要疯狂!一个万众逐利的民族是根本没有希望的!

这副景象诚如大儒孟子所言的“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的危局。读史使人明鉴,我们这个社会越来越可以闻到明末时期的彻底溃烂的气息。

明朝末年,整个社会虽然表面上高举程朱理学的核心价值观,但实际只有一个价值观——钱在发挥根本性作用。有钱人肆无忌惮,为非作歹;官员们蠹居棊处,贪赃枉法,他们无不利欲熏心,纷纷兼并土地。而整个社会对他们毫无辖制能力,底层民众被肆无忌惮的压榨没有丝毫保护。为了维持政局,政府乱用武力以强凌弱,法治秩序荡然无存,人们任意逐利,演变成典型的丛林社会。

朱明王朝名存实亡,在人们眼中,政府官员和军队军官就如唱戏的只有一身官服而已,谁都不把他们当回事,甚至视为仇雠,人心已去,朱明王朝早在满清入关前就灭亡了。与此同时,东林党人这些社会名流,又以民粹主义来消解国家。可以这么说,明朝是自己内乱亡国的,并不是被满清灭亡的。满清入关只是重新建立秩序,重新建立国家政权。

朱明王朝看似非常强大,但实则尸居余气,已经到达一触即溃的程度,就等着哪个人来轻轻地一触,更何况内有流寇李自成,外有的蛮族女真部,何止又是一个人?

 

二、权力驱动下的逐利

那么,当下中国何以将人性逐利的膨胀到此种程度?

有人将中国逐利的疯狂归结中国传统文化浸染,这是曲解。虽然中国传统文化并不反对逐利,但是历来都是提倡“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孔子说过:“见利思义,义然后取”,“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但“不义而富且贵,与我如浮云。”也就是说,你可以谋利但不能见利忘义,干尽坏事。相对于孔子,孟子更强调了仁义,提出“非其有而取之,非义也。”

也有人将中国逐利的疯狂归咎于西方市场经济的毒害,这是误解。诚然亚当·斯密在《国富论》里阐述了“利己”主义,但《道德情操论》恰恰是亚当斯·斯密最为推崇的,也是他情怀所系,他谆谆地告诫市场主义者们一个基本的市场伦理:只有“利他”才是问心无愧的“利己”,只有“利他”才有可能源源不断的“利己”!特别是西方世界经历了金钱欲爆发之后的种种罪恶,它们充分地感受到斯密《道德情操论》比《国富论》更基本的含义,形成了这样的认识:市场经济应该是一个讲道德的经济,没有诚信、同情心这些最基本的道德观念,市场经济就会引发巨大灾难的。

大道至简,资本逐利必须以促进价值创造为前提,用博弈论观点来看,“零和游戏”式的逐利是难以持续的,因为狼把羊吃光后,狼也就饿死了。也正是基于这一点的认识,目前西方经济理论界,博弈论大行其道。

贾也:逐利模式之下的“豪猪之芒” - 贾也 -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西方世界的市场经济制度建立,经历了一场又一场的博弈,从而达到目前阶段的稳定与优化。早在资产阶级革命期间,资本与权力展开殊死的搏斗:资本家要自由贸易,打着自由的旗号向王权发起挑战,而君主们要维持统治,打着权力的旗号到处镇压,经历了血与火之后,达成妥协——资本以自由之名,制约了王权;而王权以法律之名,限制了资本。后来,资产阶级革命后,权力与资本慢慢合流,但民众的自主意识开始觉醒,他们需要更多的民主,并要求全社会来制约权力和限制资本,又经过长达百年的政治和经济斗争,重新确立了西方式政治制度的经济制度,重申了自由和民主的价值。

当然,另一个重要因素也需要强调一下,西方人具有很强烈的宗教情怀,宗教道德在一定程度约束了人们对逐利的行为。因此,激烈的政治斗争和宗教道德有效地制约资本的逐利,使得资本能有效地在制度框架内竞争,造福社会。

回到我们中国,中国自从秦始皇确立中央集权的专制体制后,各种资源都掌握在国家手中,谁接近权力谁就能够获得利益的最大化,因此,权力与资本先天性地融合在一起。就像汉初,邓通因为汉文帝男宠幸,获得垄断铸钱的特权,从而轻松地富甲天下。即使到晚清工业近代化进程中,这种状况依然没有得到改变,无论是胡雪岩还是盛宣怀都有官商的性质,这些商人的结局都是因权而兴,又因权而亡。

历史行进到当下,经历了物质极度匮乏和思想高度控制的特殊时期,改革开放的中国既抛弃中国传统的道德自律,又拒绝西方文明的规则它律,权力和资本两只巨兽早已脱笼,双双失去了应有的节制。而权力者又以“改革者”自居,声称自己在摸着石头过河,希望在水路里寻找一条适合中国的路。然而,他们早已在混水摸鱼了,变成最贪婪、最固执的逐利者。

诚如马克思所言:“谁要是为名利的恶魔所诱惑,他就不能保持理智,就会依照不可抗拒的力量所指引给他的方向扑去!”谁都无法预测他们会向这个方向走多远!就像房地产,政府早就被名利的恶魔所诱惑,调控俨然变成调戏,到底是让有更多的人买得起房呢,还是要让更多的人买不起房,谁都无法弄清楚,或者说这种政府调控早已迷失!只不过是想能多吸一会血是一会儿,而且政府自身根本无法抗拒这股力量。

正因为如此,西方逐利和中国逐利又是截然不同的,西方是资本逐利,中国是权力携带资本逐利的。

一个逐利过甚的团体,百姓只不过是鱼肉羊群。须知,权力驱动的社会永远都是金字塔型的,社会的逐利结构,会让金字塔顶端为所欲为,但凡需要有所改变,通常都是压榨牺牲底层建筑的利益,并且往往通过流血事件。

 

三、呼唤规则美的理想国

或许,直到今日还有理想主义者沉浸在“仓廪足知礼仪”的迷梦中,但是不要忘记人性的贪婪是无止尽的,最终迎来的不是你想象的桃花源,而恰恰是一个充满血泪的丛林世界!

正是在金钱的驱使和权力的控制之下,我们大多数人已经处在这样的丛林世界之中:在忙碌与焦虑之中不知不觉地变老,在谎言与暴力之中不知不觉变蠢,在雾霾封锁的城市和钢筋水泥的森林,如是行尸走肉般,移动脚步,我们对一切无感,只对金钱感兴趣,这是一个老年中国,这是一个看不到希望的国度,这是一个医疗不公的国度,这是一个价值观扭曲的国度,这是一个全民逐利的国度,这是一个灵魂残缺的国度……在这个环境之下,谈人性就是一种奢谈?因为人们已经放弃了对美好制度的向往,而这一切恰恰是我们极度自私之下的自食其果的必然。

笔者认为:逐利并不可耻,诚然资本是嗜血的,资本是逐利的,但是如果管理好资本,它也可以成为社会发展的动力,其实,“资本”只是工具,关键在于操纵资本的人。权力也是一样,争权也并不可耻,诚然权力是血腥的,权力是暴力的,但是如果制约好权力,它可以成为管理社会的利器,权力也只是一种工具,关键在于操纵的人。

权力和资本都是“双面刃”,最终还是落实到使用这两把“双面刃”的人,因此,必须发挥制度的作用,让资本和权力在制度的框架内运作,实现造福社会的功能。

但是,目前我们国人已经丧失了对权力制约和对资本限制的向往,或者说已经失去对美好制度的梦想,无论是底层、中层还是高层,我们从来不曾站在他人的角度考虑问题,他们从来未曾拥有过理性,他们从来未曾自我反思,他们不过是一群内心狭隘、自私又无耻、自卑又自负的“群氓”。人们可能充分地意识到权力和资本在恣睢作恶,“仇官仇富”也演变成一种社会的情绪,但另一方面却是对官员和富人极尽巴结之能事,他们并不希望建立一种良性的制度,而是纠结于自己没有成为官员和富人。如果他们成为官员和富人,立即改变另一张面孔,自然而然地认为自己是成功人士,就与原来的人群主动的隔离开来。所以呢,与其说是“仇官仇富”,倒不如说是“羡官羡富”最为妥帖一点,这恰恰人性最自私的一面,而中国人将人性的自私表现得淋漓尽致。

人性是自私的,这无需回避,诚如《独行女》开场白一样:“开启逐利之旅的最好方式,就是把钱摊在人们面前——任何人,无论他是黑人还是白人;任何一种货币,无论是英镑还是美元。”但这也并不可能怕,这一点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讲得很透彻,我们是基因制造的机器,我们都是基因的奴隶,我们的肉身会衰亡,基因却可以世代不朽,基因要传递下来,必须要让人自私起来。没有人是不自私的,西方人如此,东方人也如此,这是人类的共性,或者说,是地球生物的共性。

但自私与利他并不矛盾。没有人和机构不逐利,从而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人民服务只是挂在嘴上而已,但功利和商人做优质产品、做良心产品和官员用权为民、用权利民并不冲突。反观我们自己不功利吗?是否因为功利就丧失了道德底线呢?“利己”做到了肆无忌惮地“损他”,甚至到达谋财害命和争权嗜杀的境地。

中国目前政治和经济改革的现状是这样的:各参与方观望迁延,相互之间总想搭便车。因为如果所有的社会成员仅仅是为逐利而来,那么最理性的算计无非就是自己不行动而搭别人的便车。大家都是这样的想法,则任何变革都不可能发生。“在商言商”、“在官言商”等就意味着拒绝参与公共事务,没有政治理想,那么谈何建立起一种人人共同的向往的美好制度?相反,由于权力的任性和资本的逐利,侮辱人格、侵犯人权、无视人的尊严、践踏法治权威的事情经常性地发生,更可怕的是,人们早已习以为常,无可奈何,麻木冷淡,但随之黯淡的便是传统的“天理”和“正义”观念。

承认人人都是自私,人人都参与博弈,民间和官方,生产商和消费者都参与进来,博弈的结果未必非要遭遇“豪猪之芒”的困局,完全达到一种“人人为私又不害他人”的优化结果,而优化的结果就是建立起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体系,让大家都能一直愉快地玩下去。一个好的制度是可以让政客争权和商人逐利的过程中间接将国家引向光明一面,间接使民众生活水平提高。而不是在争权夺利的同时拉上整个民族做垫背陷入灾难。

 

结语

我不在乎你是否不择手段逐利追名,不在乎你是否权欲熏心肤浅媚俗,甚至不在乎你是否善变难测口不对心,我只希望你谨记自己生而为人的良知和骄傲,保留一颗高傲而谦卑的心,享受一段孤寂而繁华的岁月。

 

个人微博号:http://weibo.com/laochong(老虫贾也)

公众微信号:meiriguanjian(观鉴)

  评论这张
 
阅读(64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