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码字发条,思想搅拌机,优质文字工

 
 
 

日志

 
 
关于我

时评写手,无约评论员。天涯网民间语文编辑、凤凰网时评观察员,天涯社区2011年度最佳新锐写手。QQ:25778378

网易考拉推荐
 
 

贾也:黑白范华培——“血土地”上的“血馒头”  

2016-05-12 21:23:26|  分类: 无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也:黑白范华培——“血土地”上的“血馒头”

贾也:黑白范华培——“血土地”上的“血馒头” - 贾也 -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导语:郑州强拆曝血案致四死一伤

510日,因对拆迁积怨已久,研究生毕业的范华培持刀扎死3人,被当场击毙。典型的中国式强拆先天带着悲剧的导向,一旦拆迁者使用暴力或强制力,关闭所有正常利益博弈机制,被拆迁者心理预期会迅速改变,导向以暴制暴,这是我们社会的悲剧。

有读者问我对此事的看法,我这个悲剧是血土地祭出的又一个巨大的血馒头!

 

一、血土地:拆迁下的利益博弈

中国式拆迁,争来争去,到达你死我活之境地,争的到底是什么?无非就一利字当头。因为每一次拆迁改造都是一次利益再分配,既然是再分配就涉及到各方博弈,在目前的情况下,政府各种法律对各人权益的约束达到不回家看父母都有罪的地步,政府过于强大,但是不代表民众就能坐以待毙的,最终手段就是鱼死网破,自然会流出无数血来!

这里有必要厘清各种拆迁事件背后的利益纠葛?其实,更多的是源于制度层面的原因。

一、说说拆迁户有利益诉求。

从拆迁前“黑历史”说起来。范华培和被其杀死的人,不是死于制度的柔性太小,而是死于制度的柔性太大。

城中村原先是就是乡村,城市铺大饼一样无限制地铺开后,才列入城市建设规划之中的。但是之前的建设规划不足是一个普遍问题。相比于城市建设的缜密性,这些乡村建设约束度极小,平时乱搭乱建没人管,也就违章建筑,一直处于无政府状态。当拆迁到来的时候,矛盾就会集中爆发出来了。建得早的,收回成本的还好说;建得晚的,血本无归,再加上举债,几乎能让一个家庭瞬间倾覆,就像范华培家就是其中一例。

一个制度制定出来却无法落实,就会导致一些利益相关人开始投机,最早投机的人取得骄人利润,其他人看着眼馋,便相机跟风而止,也取得不少利润,而最老实的那几个咬了咬牙,借了钱,也开始投机。这时候制度巨斧终于落下了,开始搞拆迁,而这些违建要么不列入补偿要么折价补偿。最早投机的人表示不Care,因为已经赚得盆满钵满了;第二批人虽然有些抵触情绪,不过大致可保持收支平衡,表示不会性命相拼地死抠。最后一批起初最敬畏制度的人却被砍断了腰,还要面临着巨大的债务和强忍着对最早破坏规则的人的妒恨,愤怒便产生了,认为世道不公啊,很有可能走向极端!

这是既定的事实,当然风闻拆迁,不少列入拆迁范围的利益相关者也会制造出一些“黑历史”来。

有些拆迁户一听说要这里规划将拆迁了,无不闻风而动,加班加点进行违建或装修,以赚取补偿为唯一目的,几乎照着拆迁补偿细则在装修,目的就是想得到更高的赔偿。

最典型的案例就是2013年南宁出名的9.28拆迁开枪事件。其实拆迁路段在2000年初已经规则,但是规划后,村民便掀起了疯狂的违章建设,以博取将来拆迁补偿。当地政府多次阻止无果,一直僵持到事发之前,而国土部遥感卫星测出该处违建,要求南宁市政府整改,否则不同地批复广西的建设用地,政府才下狠劲去强拆。当时被拆是个大棚式的简陋两层酒楼,单薄不堪,强拆过程中遭到员工的汽油弹袭击,才用上了橡皮弹枪。

这就是为什么同是拆迁户,有些人用生命去抗议拆迁,有些人盼着拆迁当暴发户,所有举动看似无厘头,实则就是追逐补偿的利益最大化!

二、说说地方政府的利益诉求。

地方政府在拆迁中,当然也扮演着逐利的角色,因为土地出让充当了地方政府的第二财政,政府参与进来,自然就表现出与民争利的特点。但是,我们的政府是无比强大的,强大到个体是无法抗争的地步,也就是说,它的利益最大化往往是最先确保的,原因自然是分蛋糕的刀由政府控制着。

范华培所在的河南省郑州市惠济区老鸦陈街道薛岗村,实施的拆迁补偿标准是多少 ?依据郑州市政府2014年发布的142号文件,即《关于调整国家建设征收集体土地和地上附着物赔偿标准的通知》,该补偿规定,建(构)筑物类的补偿标准为:楼房框架结构1080/平方米,砖混结构680/平方米,砖木结构550/平方米。但政策在执行中,有了一些变动:建筑的三层以下正常补偿,三层以上属于违建,按照340/平方米。

按照这个标准,补偿最高为1080/平方米,而郑州20164月份的均价都在9500元平米左右,最高达到2-3万元/平方米,低的也大多要7000/平方米以上。政府从拆迁户那征地后做地,最后将土地卖给开发商,如果开发商拿地给市场价是既定的,那么拆迁户得到的补偿少,也就意味着政府能得到更多的出让金。但这种利益博弈,就是会促成官民矛盾激化。

当然,郑州政府在拆迁行为中,相对其它地方表现得更为横暴。一般合法拆迁都是“先安置后拆迁”,很多人不在郑州,不了解郑州的拆迁政策,郑州拆迁不是先建安置房,再进行拆迁,而是在安置房建好之前,给村民临时安置费,让村民自己解决住房问题。为什么郑州地方政府要这么做,也是利益驱使,这么做又可以按照较低标准去发放安置费。根据政策,搬迁后政府不提供住处,前三年给每人7200/年的过渡费、5000/年的生活费,但这钱租房可能都不够,而且能不能给满三年还是个问题。正因如此,有人不愿意搬也是情理之中。

其实,中国的房市如同一只张着巨口的混凝土巨兽,披着城市规划的外衣,唇齿间已经血迹斑斑了。即使满足了地方政府、开发商、拆迁户三方利益,他们皆大欢喜了,难道面临高昂的房价的房奴们就心甘情愿了吗?那也是二三十年的青春与热血的代价。

大家都想从土地里喝到血,最终总会有人将自己的血流进到土地中,所以我们的土地,才是真正的血土地。

 

二、血馒头:好大一个血馒头

再回到范华培这个特殊的个体,我们就可以明白范华培最后的疯狂,那真是被逼得走投无路的感觉。不妨笔者由分析一下范华培的走向最后疯狂的心路历程,我会一针见血、直击要害的!

范华培从文化层次而言,算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研究生毕业,应该具有一定的文化知识和法律常识。他并非得知薛岗村明确要拆迁之后,加盖房子争取更大的补偿,他是一年前加盖的,从原先的3层加盖到7层,而今年年1月通知拆迁,4月实施拆迁,基本不能判定这种行为是抢建。但是,他的加盖7层这个行为,投进去了70万,那是真金白银啊,而按照补偿标准他能得到的补偿是50万,最重要的是钱是借来建的。从损益的角度而言,他将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

在面临重大经济损失面前,亲兄弟都要明算账的,他当然要抗拆了,即使是村长堂兄来动员他拆迁的思想工作,也要撕破脸皮上演全武行的。从这方面而言,当地政府说范华培“六亲不认”也似乎过于牵强。

这是一个最基本面的现实:范华培房子虽属违建但非抢建,拆迁对他而言是最不愿意看到的事。

在这个面临拆迁的基本面的现实,范华培又遭遇一个更为特殊的个人境遇。

因为范华培的父亲抵触拆迁犯了心脏病住了院,这又让范华培面临巨额的医疗支出。典型的“屋漏偏遭连夜雨”,激化范华培对拆迁的仇视。而一回到家,他眼前的场景更是拉仇恨了:拉闸停电,钩机开动……种种迹象表明,政府要发起强拆的最后总攻了,明显不想让范华培住了。这一切让他觉得是拆迁将他逼向了绝路。接下来的举动,用范华培个人逻辑自洽性来解释,实在是太顺理成章了:

他火冒三丈,大脑清空了“上有老,下有小”的顾忌,直接是“冤有头,债有主”的报复思维上脑:谁来拉闸停我的电?谁来开钩机推我的房,谁下指令拆迁我的房,我就是一个不放过,以刀相向,绝不妥协!所以呢,他首先将屠刀砍向钩车司机,接着又砍向维修空调师傅——因为他误认为拉闸电工,最后又直奔主题,冲到街道办事将屠刀砍向分管拆迁的街道副主任陈某。从某种意义上讲,他并不愿意伤及无辜的!

做完了这一切,范华培觉得事已办妥,大仇已报,自然想着坦然赴死了,所以呢,他跟妻子作了身后的交待,便在微信上留言:“人已杀,不要再救,我已活不了”。

是不是觉得我将来龙去脉解释得无懈可击了?并不是我耳聪目明,而是我抛开了利益纠葛,尊重了范华培的逻辑自洽性。

范华培真的是用生命去抗拆了。他的个人悲剧由拆迁的基本面原因,也有其特殊的个体原因,如果真的是因为是想补偿最大化,也不至于连家中老小不顾地走上这条绝路,他确实是被逼上绝路。

最可悲的是,被击毙的范华培,最终还是成为大家的“血馒头”。

为什么这么说呢?村民一看,范华培杀人了!重要的事件强调三遍:杀人了!杀人了!杀人了!为什么要强调杀人呢?因为拆迁补偿不合理啊!这是被逼的。本来当地习俗死人是要包白包的,但他们将包白包包装成捐款的举动,无非用此举来表示范华培包装成“英雄”!这样做是向政府施压:就是你们拆迁补偿不合理逼死人的,还是增加赔偿款吧!这些人并不是少数,涉及到广大拆迁户的,而这些拆迁户当然希望范华培是“英雄”,“大英雄”!

但是,当地政府最不愿意看到这个结果,428日——也就是事发前12天,惠济区负责人(区委书记黄钫)还在杀气腾腾地强调:“要硬起手腕,防止反弹,实现清零目标。”所谓“硬起手腕”和“清零目标”的政策就是对付范华培这样的具体拆迁户的。所以呢,面对范华培这样抗拆者,他们必须将他的形象展现出另一面:“性格孤僻,脾气暴躁”、“借酒发泄,六亲不认”……拼命地将他说是十恶不赦的“匪徒”,“大匪徒”!

官方与民间不同的“标榜”,其实也是一种利益博弈:村民希望范华培是英雄,希望政府增加补偿款,必然是漂漂白;政府希望范华培是匪徒,杜绝拆迁户狮子大开口,必然抹抹黑,这血淋淋的利益博弈。正因为如此,范华培成利益博弈下的一个巨大的“血馒头”。当然对于媒体而言,又有人血馒头吃,大可以兴奋几天了。

在这个悲剧之下,有人大吃 “血馒头”,也是人性之恶的最大体现!我们根本没有去追问一下,为什么制度之下会诞生这么多的“血馒头”:范华培是“血馒头”,魏则西是“血馒头”,陈仲伟也是“血馒头”!难道我们每个嘴边角不都带着血吗?更可怕的是:有些人嘴角不仅带着血,而且还带着冷笑!

结语

最后我想说,被害的公务员之所以成了死有余辜,而杀人犯范华培却能成为人们心目中的英雄,是因为很代表政府的当权者在人们心中已经变成了对立面,即是悲哀,又是警世钟!

 

个人微信号:jiaye6108

公众微信号:meiriguanjian(观鉴)

  评论这张
 
阅读(13318)|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