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码字发条,思想搅拌机,优质文字工

 
 
 

日志

 
 
关于我

时评写手,无约评论员。天涯网民间语文编辑、凤凰网时评观察员,天涯社区2011年度最佳新锐写手。QQ:25778378

网易考拉推荐
 
 

贾也:用“经济人”概念解读“官本位”现象  

2016-04-27 23:31:16|  分类: 无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也:用“经济人”概念解读“官本位”现象

贾也:用“经济人”概念解读“官本位”现象 - 贾也 -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导语:“四化”问题是官本位的表象

共青团中央今年2月被中央巡视组炮轰存有“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问题后,团中央前天通报将着手应对上述“四化”问题,加强学习党章党规,厉行风纪监督,同时裁撤清理辖下机关,理清议事规则及运行机制,以澄清吏治。

其实,“四化”问题就是“官本位”的表象之一,不妨借此说说“官本位”这个中国社会的最大问题,以下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一、“官本位”下的社会“低效率”

“官本位”是一种以官为本、以官为贵、以官为尊为主要内容的价值观,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专制文化致使这种思想意识深入中国社会的层层面面,甚至可以说中华文化的一部分。笔者认为“官本位”的一个体现是:身心反应高度依赖政治或行政上的级别,通俗地讲,官大一级压死人,强权至上,而且这个过程非常之自然,当事人一点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官本位”是什么?就是唯上唯权,小官说了不算,大官说了算;前任说了不算,现任说了算;公理说了不算,强权说了算;法律说了不算,长官说了算;民意说了不算,官威说了算。中国走到哪儿,都是官说了算,官儿大就正确,官儿越大就越正确,越没人批!

正因为如此,“官本位”期待“决策出生产力”,严重压制人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体制内的人办事风格是“唯等唯盼唯请示”,思维模式是“唯上唯官唯强权”,大家都不想动脑筋,从上到下就一味地服从,大家都等着上级领导的“指示”,或者在揣摩上级领导的“圣意”,整个社会充满惰性,导致行政运作极其低效,造成人力资源的莫大浪费和闲置。

更为可怕的是,这种官场积习导致严重的“劣币淘汰良币”的现象:智商高的人往往得不到提升,他们合理建议根本不会被采纳,甚至会被打击报复;相反,情商高的人却如鱼得水,他们察言纳言,能钻营奉迎,能递烟敬酒,基本混得都不会差。

同时,在官官相护的环境下,那些上级官员整天被一群人吹捧,飘飘然,真以为自己是无所不能了,处处要显示自己的“文治武功”。而那些下级官员做事,永远是为了让上级官员满意,而不是让民众满意,久而久之就是形成一种“对上献媚,对下压榨”的行政思维,渐渐失去广泛的民意基础。整个官场,虽然在搞一些搞不动脑筋的事,却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真是人才的莫大的浪费。

当然,官本位不仅导致官场的变异,而且对整个社会也危害极大,导致奴性化文明在整个社会盛行,呈现三大特点:一是缺乏独立思想,没有独立思想的勇气,甚至连思维的能力都退化了;二是缺乏平等精神,既不能平等对待别人,也不敢平等看待自己;三是对权力顶礼膜拜,体现在平民阶层身上,就是对官的羡慕和崇拜,体现在民族精英的身上,就是嗜权如命。

当下之中国,做官已然成为整个社会的最大信仰,人们对上位者几乎到达了病态的追捧,不必说县长、市长这些所谓的“父母官”了,哪怕是个小小的镇政府基层公务员都赶着巴结来不及了,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用得上人家”。这也造成了平头百姓也有严重的官瘾,有些家长甚至送礼给小孩要个什么委员的。这种社会“潜意识”,导致整个社会不太重视对世界本质的探求,看不起技术,也看不起搞技术的,可以这么说,“官本位”是我们社会畸形的内在原因。

其中“湖北万人雨中赶考公务员”,足见我国官本位思想依然严重,很多人把考公务员当成改变命运或脱贫的捷径,于是无所不用其极,貌似只要考上了就能抱上金饭碗,至于能不能造福人民是不会考虑的,纯粹为考试而考试,始终如一的应试教育,最多只不过多一些贪官污吏或者庸官惰吏,百姓根本没法得到任何实惠的!

 

二、“经济人”概念下的“官本位”

为什么“官本位”在中国如此盛行?不妨笔者结合现实,旁征博引地分析一番。

诚如马基雅维利在《君主论》一文中表述的:“要想让人遵循道德,必须要道德有利;要想让政治家遵循道德,必须要道德有利。”

推而演之,我们想要构建“法治社会”,让人们都遵循法治原则,就必须确保遵循法治有利。如果现实世界是所有人都不按规矩办事,在遇到问题和矛盾时先想到的不是靠制度与法律,而是自己是还是有足够的人脉去发掘,直到能够以掌权者的权力去为自己谋求私利,而独独你去按照制度和与法律来解决,那么你就会成为唐吉诃德般不合时宜的人物,被世人当作笑话来看待,不仅无利而且受损。

法治意味着长期利益,如果短期危害已经让人顾不得长期利益了,人就会释放出绝对的恶,最后就是导致制度与法律成为一纸空文。

这里不妨由笔者申明一下“经济人”的概念。

“经济人”有两层含义:一是说人是“自私”的,二是指人是“理性”的。既然人是“自私”的,必然要追求自己利益最大化;既然人是“理性”的,就一定会在寻求在局限条件下实现利益最大化的办法。所谓“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分析当下想发横财,实现暴富的路径,无非有二:第一条是违法经营,如走私贩毒;第二条是行政垄断,以权谋私。

好,再来分析这二条路径:第一条虽有暴利,但利大风险巨大,若有闪失,就会人财两空,这种脑袋要搬家的事,非虎豹之胆的人是不能为之的。而第二条则不同,行政垄断,大权在握,呼风唤雨,赚起钱也堂而皇之,成为名副其实的既得利益者。像过去价格双轨制时,利用内外价差渔利,不知养肥了多少人,而前些年靠批地皮、倒批文,一夜暴富者也不在少数,老百姓称这些人为“官倒”。为什么叫“官倒”?因为像批地、批文这种营生,没有官位,手中无权,定然办不到的。

需要指出的是:每个人都是“经济人”,而“经济人”就是如何算计着如何让自己利益最大化。当一个社会创新和生产的才能够得到最大激励时,自然人人去当企业家了;当一个社会靠掠夺才能得到最大激励的时候,自然人人去当强盗了;当一个社会官员能够得到最大激励时,自然人人都想当官。为什么中国人自古至今都把“升官发财”视为个人的“丽中国梦”,就是因为中国社会历来都是“权力至上”,最大的硬通货就是权力,大家都想着通过权力这个工具,从而实现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诚如《纸牌屋》弗兰西斯.安德伍(Frank Underwood)说:“权力才是大理石做的殿堂。”权力才是最好的摇钱树!趋利避害的“经济人”自然都想获取权力或依附权力,争取能够摇一摇这摇钱树。这个结果就是导致以下两个结果:

一是获取权力者,变得异常凶猛,金字塔顶端的权力之争往往是非常血腥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二是攀附权力者,就变得异常钻营,千方百计地获取权力的“恩宠”,并借用权力到在各个领域“跑马”,掀起一场又一场的掠夺财富的饕餮盛宴。

 

三、从“官本位”进化到“民本位”

中国几千年历史很难出现长治久安和真正的强大,原因主要是严重的封建专制思想,“官权”远远强过于“民权”,一个歧视科技知识和思想文化的“官本位”社会,一个总是给官员和政府歌功颂德的社会,一个总是在玩个人崇拜的社会,是很难做到真正强大的。因为这个国家一直没有强大的民众、没有富强的民众,所以,社会很难实现真正的进化。

黄仁宇在《万历十五年》中所竭力表述的意思:“一个现代化社会必然是靠明确的法律来规范,而不是靠道德来维系,明朝表面上体量很大,但终究没有向现代社会哪怕演进一步。”笔者看来:道德只不过是权力冠冕堂皇的外包装罢了。也就是说,中国几千年来的历史悲剧,就是从来没有驯服权力这只野兽。我们社会已经被权力毒害甚深,只不过“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罢了。

孟德斯鸠说:“一切有权力的人都爱滥用权力,直到有限制的地方为止。”政府也如此,一个负责任的政府,绝对不意味着事无巨细紧抓不放,而是深刻地知道权力的边界。也就是说:市场与社会是“法无禁止即可为”,而政府与社会则是“法无授权不可为”,有着清晰的权力清单和边的政府,才是负责任的政府。实现社会和政府的现代化,这必须需要法治,在法治框架下进行社会治理。

那么,中国是一个法治国家吗?与其说是“法治”不如说是“官治”来得更靠谱些,中国的法是建立在“官本位”之下的,“官字两个口”喷出的口水才成为“法”,所以在中国听官话比学法更有实际意义!

所幸的是,现在很多人开始慢慢觉醒了,恨官其实恨的不是官,而恨的是官手中的权力,恨的是权力施加的种限制自由发展的限制,当然,执政党也意识到这一点,提出了规范有权的主张: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官本位”的实质就是“权本位”,而“权本位”的实质是“利本位”,在权力不受限制之下,拥有权力者往往认不清利与私的本质,将公权私用,自然就将升官与发财无缝对接。假如自主的“利本位”是程序正义的,也就是个人搏击的结果,那么“利本位”了并无大错。当然,程序正义的前提用的是假如,这假如自然需要“法本位”的社会环境。

“官本位”是最低级的价值体系,官位很难体现个人的真正价值和品格;“利本位”虽然有种种缺陷,但比起“官本位”又相对高级了点,毕竟单纯的“利本位”主要是个人搏击的结果,还是强调个人的主观能动性。当然,当下之中国是“官本位”和“利本位”交织混杂的价值体系,“权力至上”和“金钱至上”已然成为中国社会极度扭曲的主流价值观,这是一个升级的邪恶的体系罢了,要打破这个价值体系,除了进行社会结构和利益集团的重组外,别无他法,无可自律。

在笔者看来:无论“官本位”或者“利本位”,最终都要回归到公平的“民本位”上来,而维持“民本位”就必须仰仗“法本位”,但在当下之中国尚未诞生。一旦诞生,“民本位”和“法本位”就是消除“官本位”和“利本位”,这也正是大家为何呼吁“民主”与“法治”的根本原因了。

现实非常骨感,至今中国的现代化,仍在蒙昧地摸着石头,“民主”和“法治”连边都没挨上,因为思想界从未经一期开蒙,毕竟很多人依然指望明君降临,却不关心制度的完善与思想的发展。因此,如何从“官本位”过渡到“民本位”,我们社会还是亟需一场深刻的思想启蒙。

 

结语

中国的封建社会太长了,由此所形成的“官本位”恶疾根深蒂固,而封建专制则是阻碍中国社会进步的最大的根源,不破“官本位”,经济没有出路,国家没有出路,跟欧美等国家相比,我们不是技术落后, 而是制度落后,政治落后,思想落后。

 

个人微信号:jiaye6108

公众微信号:meriguanjian(观鉴)

 

  评论这张
 
阅读(36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