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码字发条,思想搅拌机,优质文字工

 
 
 

日志

 
 
关于我

时评写手,无约评论员。天涯网民间语文编辑、凤凰网时评观察员,天涯社区2011年度最佳新锐写手。QQ:25778378

网易考拉推荐
 
 

贾也:言论自由是人类纠错不可或缺的程序   

2016-04-20 22:11:55|  分类: 无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也:言论自由是人类纠错不必或缺的程序

言论自由是人类纠错不必或缺的程序 - 贾也 -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导语:对广大网民,要多一些包容和耐心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9日在北京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中指出,中国各级的党政机关与领导干部应“经常上网看看”,以“了解群众所思所愿”:对批评意见,要“欢迎并认真研究吸取”,对广大网民,要多一些包容和耐心!

笔者看来:言论自由是人类纠错不可或缺的程序。不妨由笔者谈谈“言论自由”这个老话题。

 

一、不在于对错,而在于表达

西哲伏尔泰说的:“我不赞成你的话,但是我要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这句话有必要重申。现在有网络这个媒介,人人都有麦克风,言论自然会大范围流传,当然也包括谬种流传。

因个人见识有高明和浅薄之别,有智慧和愚昧之分,不可能期待每个人都有理性的表达、丰富的知识和高尚的道德。所谓“一样米养百样人”,人们囿于个人境遇、认知能力等因素,对于同一事物,“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可能“百人百见”。所谓“百朵桃花一树生”,即使是同一个人,在不同时期对同一事物,“此一时,彼一时”,也可能“前后矛盾”。人对事件的看法,不可能是面面俱到或深谋远虑,也不能排除掺杂各种非善意的动机,所以,根本无法做到自己的言论永远正确。

面对别人偏颇、幼稚、乃至谬误的言论,你限制有用吗?言论自由是动物牲口都拥有的权利,人长一口,除了吃喝,自然有言说的需要,甚至可以这么说,人类形成社会文明,语言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对于各种言论,我们大可以抱着“兼听则明,偏听则暗”的宽容之心,试问你不去听听那些言论,怎么可能明白有些言论Low逼到何种程度?怎么可能理解这些Low的言论何以大行其道。

须知:一个社会不能容忍糟粕的存在,何谈精华的养成?

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个体,谁都无法成为上帝的,你千万不要太自以为是了,能保证自己永远正确?在很多情况下,我们只能“相信”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但不可能“确定”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对于一些你认为的错误的言论,如果你极看不顺眼,表示不能放过,那就应该用正确的言论去驳斥,道理越辩越明,驳斥得有理有据,自然会争取到其他的人,甚至可能连反对者都会转向你的方向。

如果你驳斥的言论根本占不了上风,甚至遭到各种嘲讽,那只有两种可能:要么你认为的是“合理”的观点,根本就是不合理的;要么你认为是“合情”的言论,根本就是不近人情。但是,如果你容不下别人反对的声音,恶从胆边生——你竟敢反对我,你竟敢藐视我,你竟敢污辱我……不服是不是?那么就是比谁的拳头大了。

诚然,很多时候,所谓言论对错,并不是取决于言论本身,而是更多地取决于言论者拳头的大小。但是取决于拳头大小,恰恰又是极其危险的事,因为你限制了他人的言论自由,只不过是屈服于你的淫威,别人只能有两个选择:一是道路以目,万马齐喑,郁积过久,那是要炸的节奏,“不再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二是曲意奉承,指鹿为马,尽挑你喜欢的话说,久而久之,诞生《皇帝的新装》的童话和“指鹿为马”的典故。

如果仅仅因为他发表了不当言论,然后就紧抓辫子不放,剥夺他说言论“犯错的权利”,甚至动以拳脚,那么公权力则有理由进一步侵蚀言论自由的阵地,久而久之,就将正确的意见也当作了一种反对意见,加以扼杀,最终导致“万马齐喑”或“指鹿为马”的局面。

所以说,言论自由的目的根本不是追求真理,而是允许人们拥有“犯错的权利”。

 

二、言论不自由,思想难进化

言论和基因一样,需要自然的优胜劣汰,如果自由没有了,进化出来的言论也是培育出来的品种。

言论只放在自由的表达的空间里,才有可能实现自我进化,如果一意孤行,大搞一言堂,那么这种言论因为缺乏生命力,最终失去“话语权”。

你积极维护自己的言论或观点,害怕挑战、害怕异议,并想方设法把挑战者、异议者斩草除根,通过“言论审查”来加以限制的话,那么最终会将自己的观点进一步退化,退化到何种程度呢?就是在面临社会上的反对声音时显得不堪一击。

原因非常简单。因为外面的那种观点已经在长期交锋中成长多年,自身的逻辑自洽性、完备性都已经极高了,大量缺陷(Bug)已经在思想交锋中得以修正。而你呢,却沉浸在这个自我封闭的环境里,逻辑的合理性并没有随着时代而上升,相反只有将漏洞无限放大,在错误的道路一直裸奔下去。

为什么会“肉食者鄙,未能远谋”?主要原因就在于你猪油蒙心了,认为他人微不足道,人微言轻,徒徒地沉浸在自我封闭的环境里,不再考虑自身观点的逻辑自洽性、完备性,进而产生“何不食肉糜”的白痴观点。

这个时候,你与外面的那些更为完备的观点一交锋,自然只有被人收拾得花枝乱颤的结果。如果这时你无法接受惨败的结果,还一味地抱残守缺坚持走老路,那么也只有进一步收缩了言论空间,通过“强权”(拳头)来维持自己的观点,不要说是社会会变态,就是连语言也会变态,进入不正常人类社会中。

这种场景是非常可怕的,奥威尔在《1984》里阐述过,大洋国发明了一种新语言叫“新话”,大洋国的字典编辑兴奋地宣告:新话是世界上惟一词汇量逐年缩小的语言。“你难道不明白,新话的全部目的就是要缩小思想的范围?最后我们要使大家在实际上不可能犯任何思想罪,因为交来不可能有任何言语来表示这些思想”。最后,整个社会生活恐惧之中,甚至丧失了言论的能力,何谈民生福祉,遑论社会创新?

正因为如此,要保证一个社会的正常发展,就必须保证各种对立的观点都有生存空间,这样即便当前占主导的思想派别包含着巨大的错误,对立者也能够逐渐逆转,占据主导并修正社会的发展方向。当然,也可以是占主导的思想采纳反对的意见,让自己的思想更为合情合理,从而上升为社会共识。

可以这么说,只有言论自由,才有可能真正形成社会共识。言论自由就是我们建立一种妥协机制,在遵循一定规则之下,发生的言论驳斥或申辩,以及立场交锋或交流、观点的争论或碰撞,最后才可能融合和妥协,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同,最接近实际状况。

所以说,言论自由并非导致观点的左右撕裂,相反倒是能促成社会共识的形成。

 

三、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

胡适先生曾经说过,“一个进步开明的国家不是由一群奴才造成的,而是由一群有着独立个性和思想的人造成的。”

人们一以贯之要争取的是什么?不正是言论自由的机会吗?

近代以降正是这样的历史:无论是公车上书的康梁,还是疾呼三民主义的孙黄,无论是横眉冷对千夫指的鲁迅,还是新中国的建立者们,他们都是社会的精英,是时代的领航者,是真正的革命者,无不是时代的呐喊者。然而,曾经的革命者从呐喊者一旦晋身为权贵之后,总是上演“勇士变成恶龙”的社会寓言,开始打压新人的言论自由,这或许就是一种循环,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但历史又不容许假设:如果满清能让报纸有充分的言论自由——可以揭露北洋舰队的钱都被折腾去修颐和园,可以调查日本经历明治维新后的军事真实实力,那么这样的话,满清王朝在知己知彼的情况下,在甲午战争中会如此惨败吗?

可以这么说,言论自由,不仅能够调动社会各成员的智力资源和创造性,而且还有可能保证关乎国计民生的法制政策得以充分讨论,最大化的涵盖所有成员的所有诉求,就是一个社会达到优化博弈的必然途径。

言论根本不可怕,可怕的恰恰是害怕言论的心态。作为一个理性成熟的个体,没有人会喜欢谣言的,没有人喜欢偏激的,更没有人喜欢动荡的……追求真理是每一个人的本能,非理性的言论得以广泛传播并被多数人相信正是信息传播不畅导致的,真理只会越辩越明,只有公平开放的言论环境,非理性言论自然会被大多数人摒弃。为何极权主义的国家都要压制言论?因为他们的理论根本经不起公平辩论的,既然如此,只能压制言论自由了,换而言之,限制言论只对非理性言论有利。

可以说,言论自由并非只是一种“自由”,它本身不仅仅是个人的与生俱来的权力,而且是一个社会最具效率的法则,能够避免言论者陷入自以为是和党同伐异的自嗨中的一类纠错程序。如果失去了这个纠错程序,那么整个社会将进入灾难模式,对于我们而言,文革就是最惨重的教训。

其实,言论自由并不如人们想象的那么美好,它首先意味着自负盈亏,说出荒谬的言论,自然会被明白人鄙视;说出建设性言论也会被大众所认可。更重要的是,说出危害社会的言论还是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真正有害的言论在《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0条已作了明确的界定:一、任何鼓吹战争的宣传,应以法律加以禁止;二、任何鼓吹民族、种族或宗教仇恨的主张,构成煽动歧视、敌视或强暴者,应以法律加以禁止。

所以,“让人说话,天是不会塌下来的”,让人说话,我们才可能听到更多的人话;不让人说话,我们就听到更多的鬼话。

 

结语

允许动口,才能避免动手,才能最大程度地维护社会稳定。也就是说,让所有人闭嘴的最好办法,就是让所有人都有说话的权利!尊重了人们有“犯错的权利”,也就尊重了社会的纠错机制。

个人微信号:jiaye6108

公众微信号:meriguanjian(观鉴)

  评论这张
 
阅读(3092)| 评论(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