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码字发条,思想搅拌机,优质文字工

 
 
 

日志

 
 
关于我

时评写手,无约评论员。天涯网民间语文编辑、凤凰网时评观察员,天涯社区2011年度最佳新锐写手。QQ:25778378

网易考拉推荐
 
 

贾也:新农村新乡贤,呼唤“田园挽歌”式的王道乐土?   

2016-03-14 22:34:58|  分类: 无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也:新农村新乡贤,呼唤“田园挽歌”式的王道乐土?

 贾也:新农村新乡贤,呼唤“田园挽歌”式的王道乐土? - 贾也 -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导语:新农村呼唤新乡贤?

两会进行时,一个并不陌生的词,“新乡贤文化”,出现在《“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中,并迅速升温,成为代表委员及民众关注和讨论的热词。

新乡贤是什么?何谓乡贤文化?在笔者看来,只不过是一种乡愿而已。不防“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用孔子的一句话:“乡愿,德之贼也。”

 

一、从派驻干部到呼唤新乡贤

从去年开始,在农村“空心化”的背景之下,主流媒体开始合奏起“乡贤乡绅乡愁”来,一股恢复士绅制度的暗流开始涌动。从选派干部下村,到招聘大学生村官,再到现在的“新乡贤”,如走马灯般变幻莫测,令人眼花缭乱。不妨作个简要的回顾:

所谓选派家干部,带到农村的是权力资源,对贫困农村而言,朝中有人好办事,意味着可以拿更多的政府补贴,自然喜闻乐见。这里面掺杂着利益,甚至带着农民的狡黠。典型人物自然是沈浩。他死了,村民还要再次通过按红手印坚持把葬在小岗村,好树起让大家来学习和膜拜的新偶像,有人说,“活人不放过,死人也不放过!”

派驻的所谓的“第一书记”既然被委任了扶贫的任务,那么究竟依靠什么扶贫?众所周知,经营村集体经济,实际上就是开办一个企业,而且往往是劳动密集型企业,你让几乎毫无经商经验的行政官员去经营一个村落,专业不对口,依靠个人能力根本是难以维继的。不过,话又说回来,假如这个官员是天赋异禀的企业家,又何必留在体制内拿那点死工资呢?于是,这种扶贫往往变成依靠行政权力的扶贫。农民看到下派干部,特别省财政系统下来的官员,那绝对视为傍上了财神爷的大腿了。

但是,国家似乎意识到了派驻公务员的成本比较高,因为在编公务员的实际工资待遇是村官的两倍以上,而有些地方甚至为了显示工作力度,派大批县级干部,等于国家用养县官的钱去养村官,这个成本就更不知高到哪里去,更何况,全国有69万个农村,都省市行政部门输送“第一书记”,那又要增加69万个编制岗位,这显然不靠谱。所以呢,只能搞几个典型人物,当作牌坊撑撑场面,不可能全推广的。

十七大后,中央又大力招募大学生做村官,但是实施几年后,发现效果并不是十分理想的,20多岁的小年轻很难开展农村管理工作,严重的水土不服,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而且带来了明显的负面作用:一是大学生村官还是需要财政给付的,自然给地方财政带来了压力;二是每年大批村官的转岗也带来新的就业压力。这对于正在逐渐恶化的各级财政而言是难以负担之重。

既然派驻干部不行,招募大学生也不行,都是吃力不讨好的事,那怎么办?只好退而求其次了,想重新请出“乡贤”来治理。

一批以刘仲敬、张颐武等人为代表新儒学代表极力鼓吹:旧时代的药方可能更有效!于是,旧乡贤改头换面,重新包装一番,并冠之以一个“新”字,“新乡贤”概念就应运而生了,与相呼应的就是“孝道”也再次被高调祭出,这样一来,全社会弥漫起一股浓浓的复古的思潮,让人们发现“他们的臀部带有旧的封建纹章”。

 

二、“带有旧的封建纹章”

还是重点回到“乡贤”这个议题上来。

“乡贤”无非就是古代社会士绅阶层,在中国历史进程中,当然有其正面意义。笔者一度花一年多时间来研究晚清至民国期间地方精英——士绅阶层。辛亥革命之所以能够成功,就是地方士绅阶层的崛起,最终抛弃了满清中央政权,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地方割据势力的形成,导致中国出现少有乱世局面。任何东西都是“一体二面”,可以这么说,乡霸是乡贤“一体二面”的表现。

士绅阶层是怎么形成了?在中国古代基层社会中,相同姓氏的会基于血缘关系形成宗族,宗族形成一个地方基层,宗族中会出现有声望、有财富、有智识的人,往往会成为宗族的领袖(如族长),这些宗族领袖或者是科举及第或落第士子、或者当地较有文化的长者、或者退休回乡和长期赋闲居乡养病的官吏、或者是宗族元老等等。由于相同姓氏的归属感,这些宗族领袖们操控了宗族内部的“执法权”。这样各个地方的宗族(主要是大宗族)的领袖们形成一个庞大的阶层,这个阶层形成了士绅。

古代社会,由于物质力量的局限性,官府对基层控制太难,也乐得把基层的控制权转移给士绅。这样一来,整个国家是皇家的,是一姓之天下;而地方基层是宗族的,是一姓之地方,中国到处都是山头、土围子,即一个大皇帝之下拥有无数个“土皇帝”。正因为如此,中国社会直到现在为止,还是带着“家天下”的色彩。可以这么说,中国长达二千多年的封建帝制,由于“皇权不下县”,形成一个“官府与士绅共治”的局面。

对于一个国家政体而言,这种官绅共治,优点在于当政治稳定时,士绅和官府谐共处,显示出社会井然有序的感觉;而缺点在于到政治动荡时,士绅和官府分庭抗礼,士绅可以组成一支小武装力量(即家兵),魏晋时期的坞壁就是著名代表,中国史上有很多军阀多起于家兵,近代以来,曾国藩的湘军团练也是这种地方基层武装的一种代表,恰恰是一种地方割据的分裂力量。

对于一个农耕文明而言,这种官绅共治,优点在于开明的士绅是农村良性文化的组成部分,起到协调宗族内部、宗族之间的矛盾,维系基层的稳定的作用,同时可以宣传科举与教育,使农村基层实现文治,以配合官府,近代以来,地方士绅投资铁路、实业,获得美名。缺点在于劣绅土豪推行基层的陋习,管理不公混乱,有时会鼓励宗族械斗,成为地方不稳定的因素,在动乱时,士绅可能组成武装,使乱象更乱,社会更为失控。

乡贤或士绅治理的方式,从根本上说,不是社会契约式的现代文明,而是身份依附式的封建传统,强调的是道德,皇帝就是最大的道德的化身,而是士绅则是地方的道德化身,而所谓德治就是人治,是典型的宗法制社会,而非我们提倡的法治和民主社会,从某种意义上说,提倡“新乡贤文化”与中国的法治化、民主化道路背道而驰的。

 

三、“乡愿,德之贼也”

让历史照进现实,现在重提乡贤文化,只是“田园挽歌”罢了,目前农村面临最大问题并不是治理的问题,而是日益“空心化”的局面,不少农村早已人去楼空,成为被国家遗忘的角落。

“乡”早已不是那个“乡”,“贤”早已不是那个“贤”了,大量乡村精英纷纷涌向城市,给中国城市化进程在努力“输血”,而农村成为权力社会的残羹冷炙,剩下的是留守儿童、留守老人、留守妇女等人口资源,乡村衰败到无以复加的程度:基础设施落后、法治状况堪忧、高毒农药泛滥、三无产品盛行、教育事业衰落、骗领国家惠家资金盛行,已然混乱如中东,落后如非洲。许多带有黑社会性质的“乡霸”已经窃取了基层政权的职位,或者说是,乡村基层政权“无政府化”和“黑社会化”现象十分突出。

如今所谓的“乡贤”,要么当地强势家族的“强人”,要么就是重商主义下的暴发户,已然不是古代意义上的“乡贤”了,或者直接说,传统士绅的文治局面荡然无存,正因为如此即使通过政治游戏的安排,刻意复活起来,也只是“乡贤怪胎”。国家想靠这批城镇乡村的“乡贤”来维持乡村治理,实际上是支持“土皇帝”的合法性,似乎显得不那么光明正大了。

对此,中央国家机关党建宣传网——“紫光阁”表示担忧:“恢复乡绅制度是逆民主法治潮流而动,乡绅阶层的形成是由于国家权力无力深入到基层,国家需要乡绅这样一个社会群体来补充国家对基层社会的管理。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乡绅大多出现在古代或中古时期,一旦社会进入现代化进程并建立起现代化的法治国家,乡绅阶层就很难再有生存的空间。”

大概基于这方面认识,国家再提“乡贤文化”,只希望通过重新“引进”和“扶植”一批“新乡贤”来现实的。这批“乡贤”的认定,自然就带有浓重的“钦定”色彩了,也就是各大主流媒体宣扬的“返乡团”——离退休干部、企业家、知识分子、优秀农民工等等。

众所周知,离退休干部是官僚,不乏人脉;企业家是资本家,手握资本;知识分子拥有话话权,而优秀农民工则是贞洁牌坊,更重要的是,这种回归的试的路径似乎也很明确:以官僚为核心,以资本为助力,通过掌握话语权和价值观为手段,在乡村建立起独立而稳固的“新利益阶层”。正因为如此,很有可能继续扮演吸骨敲髓的“殖民者”的角色:一头扎在乡村吸血,而另一头则向城市输血,很可能将整个乡村变成某些权贵的“私家农庄”,恰恰会进一步加速农村的“空心化”。这是一种政治春药,药效一过必然引起强势反弹,相反会导致基层政权的进一步恶化,权力和资本的衣锦还乡,使得农村问题更为复杂,更重要的是,还会产生诸如广东陆丰毒品村、福建莆田系医疗等“乡贤怪胎”。

笔者始终坚持真正要想农村告别“空心化”状态,必须与时俱进,革掉“田园挽歌”式的旧梦,让热爱生态、热爱农业来的人,扎根农村,从事农业生产,由他们通过资本运作,引进资金,引进人才,真正实现农业的现代化,实现人与自然的融合,最终产生新的乡村生态、乡村法治、乡村文化等新的局面。当然,这部分人已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农民,而是真正意义上新农村新农业下的新农民。

 

 

结语

如果指望着这一批人来治理好乡村,完全是一种乡愿罢了。子曰:“乡愿,德之贼也。”最终促成的是乡村“新利益阶层”,催生新的宗族和乡党,根本不能指望他们回到农村重塑“田园挽歌”式的王道乐土。

个人微信号:jiaye6108

公众微信号:meriguanjian(观鉴)

 

 

  评论这张
 
阅读(5758)|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