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码字发条,思想搅拌机,优质文字工

 
 
 

日志

 
 
关于我

时评写手,无约评论员。天涯网民间语文编辑、凤凰网时评观察员,天涯社区2011年度最佳新锐写手。QQ:25778378

网易考拉推荐
 
 

贾也:别了,卡斯特罗——心向“人间天堂”而身在“动物庄园”  

2016-11-28 21:10:22|  分类: 无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也:别了,卡斯特罗——心向“人间天堂”而身在“动物庄园”

 贾也:别了,卡斯特罗——心向“人间天堂”而身在“动物庄园” - 贾也 -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导语:导语:别了,理想,别了,强人!

20世纪是一个政治强人辈出的世纪,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无论是民族还是信仰,或民族独立或国家富强,都需要一位政治强人的带领:他们有的带领资本主义世界度过危机;有的领导社会主义运动;有的争取亚非拉民族解放……如今一个又一个政治强人或站起或倒下,而是卡斯特罗的离世,代表着一种社会革命理想的落幕,一个政治强人时代的终结!

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英雄辈出并非是庶民的胜利!这是我一而贯之的态度!

 

一、真假革命

理想主义年代,渐行渐远渐无声!

在那充满激情的年代,红色理想的旗帜高扬,催人奋进,令人肾上腺素飙升,处于现实硬壳之中的人,不满足于现状,急于改变命运,在革命神谕之下,纷纷以革命者自居了。

在一个几近溃烂的国度里,必然是革命者泛滥成灾,言必称革命,最终庸俗化到纷纷陷入“因反对而反对”的政治正确的“泥淖”之中。因为在现实世界中,总是不符合人们理想生活,革命成为热血青年和流氓无产者的必需品,他们都在寻找着改变命运的机会,因此,他们充当了革命最好的“炮灰”。

革命力量无疑被动员了起来,而那些革命者、解放者又不遗余力地描绘人间天堂的盛景,同时把自己包装成为“救世主”的形象,恍似“基督重临”,最终,一呼即应,摧枯拉朽,通过一阵“群殴”后,迅速打破了一个旧的世界,并竖起巨型“人肉绞肉机”,逐渐唤来一个新的世界。

旧世界已经打破,但到来人们身边的新世界,究竟又是怎样的一副景况?

人们满以为在自己的“大救星”带领下,可以建立起“人间天堂”式的乌托邦,但结果往往迎来却是“动物庄园”式的大丛林。

革命荒诞化的结局,并非只有零星几个国家脱轨,而是演变成众多国家的共同命运了。也就是说,生活在水深火热的民众赶走了一个邪恶的大BOSS,迎来却是升级版大BOSS,他更为凶残,更具欺骗性。他往往以“人降伟人”来标榜自己,用一种遥不可及的理想来迷惑、麻醉民众,让这个国家变成他们的私财,继续演绎“朕即国家”的春秋旧梦。

读史使人明鉴,乌托邦永远是野心家和革命家煽动乌合之众最好的“春药”,就像我们国家的洪秀全利用了“拜上帝教”,试图建立一个“无处不均匀”的“人间天国”,但在目标远未达到之际,洪教主就急吼吼地想实现自己的“天国”:盖更多的寢宫以便睡比满清皇帝更多的女人!

正因为如此,天降伟人,革命成功,往往是民众的生活却没跟着他成功,甚至因为他的成功将民众的生活带来万劫不复的灾难。

虽然我们不能怀疑革命和革命者,但是99%的人打江山,就是为了坐定江山的,这是人性的必然。当然,不排除有0.999999%的人打江山就是为了释放其革命的激情,但是,这种激情似乎显得唐-吉诃德的,比如在第三国际早期,不乏这样的革命者,但阻力越来越大,理想色彩渐渐褪去,而红色的激情慢慢变异红色血腥,最终迎来了一个具有苏联特色的帝国主义。

剩下的凤毛麟角的革命者,依然抱着解放全人类的革命激情,在历史上卡斯特罗的战友切-瓦格拉属于独一无二的,他继续怀揣着唐-吉诃德式的理想,不断去浪,抛弃个人的荣华富贵,试图点燃整个世界,愈挫愈勇,生命不止,革命不息,直到自己肉体被人毁灭的最后一刻。

像切-瓦格拉这类纯粹的革命者,客气一点,可以称之为革命浪漫主义;严苛一点,可以称之为花样作死主义。只不过,切-瓦格拉作得如此富有传奇性,作得如此地有声有色,作出了风格,作出了境界,最终成为反抗现实硬壳的一个“图腾”,象征一个非凡的榜样,一种不可摧毁的精神力量。

作为切-瓦格拉的好基友——革命者卡斯特罗显然走了另一条道路,他领导古巴革命成功后,他相信,他就是古巴的救星,身负一种必不可少的力量,具有上苍赋予的控制古巴这个国家、古巴这些民众的权力,开始将古巴这个国家当作理想的实验田,将古巴那些民众当作实现理想的工具,试图在建立起一个人间天堂。

这个革命者近乎像暴君一样行使这种权力,掌控着岛上万物的方方面面。整个国家不计其数的细节由他来裁定,从选择古巴士兵在安哥拉穿的军装颜色,到领导一个培养超级奶牛品种的计划,他亲自制定蔗糖的收成目标,又亲自把无数人投进监狱……

他为所谓有革命事业,日理万机,到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程度,然而,他只不过是另一个唐-吉诃德罢了。最终,他把一个资源禀赋丰富、美丽繁荣的国家,几乎被他的理想烧成了一片灰烬,民众被折腾得一贫如洗,国家被折腾得濒临破产。在他统治古巴的50多年里,超过150万民众逃离了古巴,这些逃亡者包括他的妹妹和女儿。

卡斯特罗为自己的一生信念与理想奉献了自己所有的时间,直到身体达到极限了,依然对权力恋恋不舍,最终将国家的命运交给了自己的弟弟!难免有人会说,像这样的国家领导人,要使一个国家出现转好的迹象,只有等他乘鹤西去,卡斯特罗只不过是古巴版的“庆父未死,鲁难未已”。

诚然有人会说,古巴才是最纯正的理想国,离人间天堂靠得最近,认为卡斯特罗集中精力发展民生领域尤其是教育和医疗产业,这些足以让一些所谓的民主国家、发达国家汗颜!而恰恰正是这一份复杂的成绩单,让很多人不知道该如何评价卡斯特罗。

但是,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很多监狱都有良好的医疗设施和教育计划,难道这就改变其禁锢人的监狱的本质?它始终都是一座监狱!从这个意义上讲,古巴革命虽然成功地迎来了国家的独立,但让古巴民众失去了应有的自由!

 

二、真假反美

向来以正民众“三观”的某时报刊文说,在中国,骂卡斯特罗的是些什么人?声称正因为卡斯特罗长期“反美”,才得到了中国很多抨击,认为他是独裁者,根本“不是好人”!

文章立意高标,似乎要摆明这样的观点:“反美”是人们评价卡斯特罗的“分水岭”,我们应该保持正确“姿势”就是向“反美”的卡斯特罗献上双膝。

环伺世界诸国,“反美”斗士多了去了,卡扎菲反美、萨达姆反美、穆巴拉反美、穆加贝也反美……很多独裁者都是以“反美”斗士自居的,但他们真的是英雄吗?根本不是!

可以这么说,卡斯特罗的“反美”才是某时报一而贯之地喜欢这类人的根本原因,甚至不惜以“老朋友”相称的根本原因!

我的意见就是:评价一个国家领导人跟反不反美根本没关系,关键在于能不能在他的带领下,能不能让人们过上有尊严的生活!相比低调的多米尼加共和国,虽然这个国家没有伟大的领袖没有伟大的人民,但是幸福指数恰恰属于全体多米尼加民众,我更相信多米尼加式的“政治正确”!

卡斯特罗确实非常胜任“反美”的这一角色。

标志性的大胡子和一身染绿的军装,塑出一种“叛逆”的形象。在国家面临种种威胁时,便煽动民众对美国的敌意,古巴在他的领导下,就一直为美国下一次入侵做准备的,然而,这样的入侵一直没有发生过。在“反美”事业中,卡斯特罗在巩固其权力方面是非常成功的,他把自己对西方资本主义的蔑视当作是一枚荣誉勋章来佩戴,成为古巴人们的精神领袖,完成了在苏联解体20多年后灯坚持共产主义不倒的不可能的壮举。他于是幻化成为一个民族主义者,拥有睥睨强大美国的“骑士精神”,让自己成为美国眼中一根刺,这一点作为个人他又是胜利的。在他的统治之下,古巴被发展中国家很多人看作是革命中心,他在20世纪后半段横扫全球的反帝国主义和反殖民主义运动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但是,在我们热血之后,仔细一想,他的一生不过是在美国和苏联“两大流氓”棋手不断变换角色,绝望地为了苟延残喘而争取一丝生存之地。关于这一点,卡斯特罗对对中国的态度最能说明问题。

众所周知,在六十年初的时候,作为革命同志的中国在自己吃不饱的情况下也要援助古巴,可惜苏联财大气粗给的援助更多,结果需要在中苏之间站队的时候,卡斯特罗毫不留情面地说:“中国正用所有自阶级社会产生以来由奴隶主、封建主、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所采用的最恶劣的海盗、土匪行径压迫古巴这个小国。”当然,我们那个领袖也不是吃素,毫不留情面的回赠这位革命同志:“叛徒、工贼总是反华的,我们旗帜要鲜明,不要拖泥带水,卡斯特罗无非是豺狼当道!”在1966年的12日卡斯特罗在纪念古巴革命胜利7周年群众大会上,借口大米问题,还指责我国参加了我国参加了美国对古巴的封锁,掀起了反华浪潮。

可以这么说,“反美”或“反中”只不过卡斯特罗维持其统治的有效手段罢了,甚至可以这么说,卡斯特罗在“亲苏”之前,就是因为想“亲美”不得而选择的报复性手段。

在国际关系之间,卡斯特罗反复无常,但是有一点却是始终如一的,那就是他对于民众权益的蔑视,对于古巴国内舆论近于窒息的控制,处于权力紧攥手中不放的疯狂欲望,甚至不惜兄终弟及的权力布局方面,这些现实都超过任何对其“伟大”形象的幻想。

最终卡斯特罗以“反美”的姿态,稳稳地占据古巴独裁的宝座五十多年,做到五十年始终如一,特别是经济和政治上的五十年始终如一:那就是实现了古巴物质上的穷困潦倒,文化和思想上更是一穷二白!

可以这么说,“反美”历来只不过是卡斯特罗的一个“障眼法”,实则是化解国内矛盾的“葵花宝典”,让一些吃瓜群众高喊一下“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之心,慢慢地安于现状,貌似他们生活不幸的总开关,就在或远或近的美国,而不是在于自身。

这几年,我们送走了金正日,送走了李光耀,送走了卡斯特罗……然而这些国家,却以封建王朝传承方式,或父死子继或兄终弟及,其它好像没有更好的方式了,或许这才保证这个国家免于更大灾难,但是这类国家始终是一个充满变数的国家!

 

结语

卡斯特罗辞世,作为“反美”的符号,怆然隐退;作为“革命”的旗帜,轰然倒下。奇怪的是,某人些将“反不反美”作为评判他人格高下的“分水岭”,孰是孰非,确难定论,那就是停止争论,为早日实现财务自由努力工作,这才是最好最正确的姿势!

个人微信号:jiaye6108

公众微信号:meiriguanjian(观鉴)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