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码字发条,思想搅拌机,优质文字工

 
 
 

日志

 
 
关于我

时评写手,无约评论员。天涯网民间语文编辑、凤凰网时评观察员,天涯社区2011年度最佳新锐写手。QQ:25778378

网易考拉推荐
 
 

贾也:退休人员交医保并非“挖潜”改革   

2016-01-04 22:21:01|  分类: 无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也:退休人员交医保并非“挖潜”改革

贾也:退休人员交医保并非“挖潜”改革 - 贾也 -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导语:退休人员或将交医保

近日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求是》杂志发文提出,研究实行职工医保退休人员缴费政策,改革医保支付方式,推进公立医院去行政化改革。这次琢磨退休人员也要交医保,是因为我国医保基金入不敷出趋势已相当明显。

笔者发现不少评论文章,虽怒不可遏却未能直击根要,徒徒陷入妄议之境。不妨由笔者摧陷廓清,述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一、医保的差序:不患寡而患不均

医疗保险比之养老保险更为重要,不管男女老少,随时都可能遇到这个病那个痛的,若没有参保的话,小病小痛都让人会感受到“生活中不能承受之重”的。极端的例子就是,庐江男子弄丢妻子剖腹产手术费后跳楼身亡。

楼继伟撰文提出研究实行职工医保退休人员缴费政策,针对的是谁呢?其实,针对的是参加职工医保的人。在分析这个缴费政策之前,有必要厘清一下医保的种类。按缴医保类型,面向公众且覆盖面广的无非两种情况:

第一种是有工作的,如果单位正规的话,是到社保部门参保登记,这种叫“职工医保”,全称一般为“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这种一般是单位交你社会保基数(或称认为定工资)的8%,个人交2%。当然,如果有工作但单位不正规(比如个体户)的话,个人也可以自己交,姑且叫为“个人医保”,交的一般称之为“城镇灵活就业人员医保”,交足年份之后,也可以享受退休之后不交医疗保险的待遇。

第二种是没工作的,如果户口在农村,可以参加“新农合保”,全称为“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如果户口在城镇,就可以参加“城居医保”,全称为“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这两种医疗保险是个人每年交几十元至上百元不等的钱,然后各级财政每年补助几百,因城乡统筹,缴费金额、补助金额和报销政策也基本一致了。

以上二种具有普惠性质的。但是,我们国家制度的特色在于:体制内外,泾渭分明。在体制内的人,免不了国家会额外开小灶的,属于“特供”性质,这里又分两种情况:

第一种是在职公务员的医保。公务员(包括参公的事业编制人员)同样参加职工医保,但他们还额外有一个公务员补助,财政会额外按比例和基数交点钱,所以他们报销会高些,但和社会上的流言不一致,公务员多报销的钱,完全没有挤占普通职工缴纳的医保费,多报销的完全来自财政额外缴纳的公务员补助。

第二种是离退休干部的医保。离退休干部中最好的是离休人员和1-6级的革命伤残军人,他们单独参加离休医保,不仅享有离休高规格待遇,最重要的是医保方面享有特权,基本上是全报全销的,因此这一块浪费了很多财政资金。看过离休干部待遇之后,即使是公务员简直也是浮云,那遑谈普通老百姓了。当然,目前一些高级领导干部也享受类似于离休干部的医疗特权,所以呢,离休干部和高级干部的人生才是“开挂”的人生,是普通百姓无法企及的。

“普惠”性质的医保,因为城乡统筹,目前渐渐并轨,但国家开的“特供”性质的小灶,却没有人敢动一线。诚然,离休干部是越来越少,但退休干部只会见多不见少的,因此财政供养压力也不小。

人们目光所聚的是,医保的不公平,而最大的不公平之处在于,国家财政供养的人享受到了医保特权。最直接的感受,只要你去看看各地一些稍有知名度的大医院,就会被干部病房占用的情况所惊呆。开小灶虽说是国家财政提供,但无疑会增加国家财政压力,更何况,财政支出不正是全民来承担的?退一万步讲,这些特殊干部们即使不占用医保费用,也是占用了大部分医疗资源的

记得在2006年,前卫生部副部长殷大奎披露:2000年中国卫生资源分配的公平性,在世界191个国家中位188位,倒数第四,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主要服务850万党政干部群体,200万名各级党政干部长期请病假,40万名干部长期占用干部病房、招待所、度假村。眨眼间已过15年,这组数字不知有多大变化?人们一直期待有个权威说法。

诚如孔老夫子所言:“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改革之迫在眉睫,就是应该叫医院取消干部病房。提倡社会平权,就应该从医保开始!

 

二、继缴的法理:获得感与剥夺感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求是》杂志发文提出,研究实行职工医保退休人员缴费政策,政策所指,退休职工是很明确的冤大头,也就是上文提及的参加“职工医保”的那部分人。这样问题就来了,笔者认为主要有三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既为退休,何以按职工每月缴纳?

既然职工已经退休了,也就是说从工作岗位退下来了,自然属于没工作的人员,那么要缴费也只能参照没工作的标准来交了,既套用“新农合”或“城居医保”的标准?试问拿什么相关的法律法规,要退休职工去套有工作的职工标准——每月再交180元?再说了,一般的退休职工能有几个退休金啊?再去残忍地扣除8%,此举无异于“鹭鸶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内刳脂油”,这还要脸不?还亏堂堂一个国家财政部部长想得出来的!

退一万步讲,即使参照没工作的标准,也会遭遇很大的问题。因为一旦执行这个标准的话,那么也就意味着退休职工他们以前缴了二三十年的职工医保相当于白缴,那还真不如一开始就不缴,索性参加“新农合”或“城居医保”不就得了。更何况,现在又要开始延迟退休了,至于又要多交五年了。涉及到个人利益的账本难道老百姓不会算?一算心里只会骂娘,哪里容得一个财政部长明里暗里地坑老百姓的?典型地挖了坑把老百姓往里推么!

第二个问题:既为强缴,按何项法律规定执行?

退休人员医保缴费属于国家强制征收的性质,是为“五险一金”中的一种税收。一般而言,国家立税、立金、立费,都需要立法通过的,根据“税收法定”的原则,法定程序是应由通过人大立法来制定的——这跟财政部没什么关系的。难不成楼财神爷在为人大“种田”,要启动修法了?问题是,退休职工不缴医保费已写入《社会保险法》,其中第27条明文规定:参加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个人,达到法定退休年龄时累计缴费达到国家规定年限的,退休后不再缴纳基本医疗保险费,按照国家规定享受基本医疗保险待遇;未达到国家规定年限的,可以缴费至国家规定年限。

楼继伟说要研究职工医保退休人员缴费政策,明显与现行国家法律相违背的。习惯经验告诉我们:每当一个政策的出台,前期都会有一个预热阶段,说是研究,或许已经着手在做准备,当问题遇到法律干涉时,根本不想有一丝一毫社会契约精神,往往会选择将法律这块碍脚石移开,然后堂而皇之地继续他们的人治,这种行径绝非依法治国的理念。种种行为绝对是视法律不是儿戏,视民众不是乳儿!楼继伟开出这种不符合法律的强缴医保的馊主意,还真不如直接降低退休金发放标准来得更合法一些。

第三个问题:既为改革,何以频频向民众开刀?

刚刚媒体称社保缴费降低成定局,生育医疗保险将合并,殊不知十天之内,就突然来了个大变脸。而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的要让人民群众有“获得感”,余音未绝,听听也鼓舞人心,许多人差点又要感动得叫爹喊妈起来了。所谓“听其言必责其用,观其行必求其功”,然而,人们看到了是什么?社保之“养老”有缺口,强行通过延迟退休来解决;社保之“医保”有缺口,又打起让退休职工继缴医保的鬼主意,老百姓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改革的对象改革的目的是什么?难道就是一而再、再而三地牺牲民众的利益?这哪里来的“获得感”,是再真切不过的“剥夺感”。

社会保障应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实现全民公费医疗,如今倒好,退休职工医保要改不缴费为缴费了,令人不禁要质疑:国家财政就不能为全民公费医疗担当一点吗?不是说国家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吗?这是一种社会保障的进步还是倒退呢?不减少政府庞大的开支,不堵住盲目的投资,而只专门盯着基层退休人员的口袋,想方设法多榨取一点是一点,总想着让老百姓做最后一根稻草?

这根本不是“挖潜”改革,完全蜕变成“挖坑”改革了,挖了一个又一个坑,将老百姓往来里面填。既然说到社保改革,不妨说说其中的改革逻辑。

 

三、改革的逻辑:损不足而益有余

老子在《道德经》中有言曰:“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益有余”。

针对近期国家提出的“养老”和“医保”改革,都在一个劲地喊缺钱,貌似国家严重闹“钱荒”了。有人说,国家为何“拔一毛以利天下而不为”也?完全可以从庞大的财政收入中切割出一部分来补充社保亏空,毕竟中国财政收入已经超出10多万亿的规模了。

有经济专家估计。中国2015年的财政收入很可能超过15万亿,宏观税负已达37%的高点。这一方面意味着,中国13亿人的人均税负已经超过了1万元,同时,37%的宏观税负也远高于很多发达国家,可谓赶英超美。然而悲催的是,民众在承担税收的“高税负”的同时,又承担了社保的“高费率”。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白重思曾撰文指出:我国五项社会保险(即大家熟悉的“五险”)法定缴费之和相当于税前工资水平的40%,有的地区甚至达到50%,如果再加上公积金(即大家熟悉的“一金”)缴费,则可能超过60%,数倍于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

无论是高税负还是高费率,钱谁来承担?不正是企业和个人承担吗?但归根结底,还是要从老百姓的腰包里掏出来的。而这些钱都是国家收走的:高税负国家收走后,名正言顺地成为国家财政收入,而高费率国家收成后,却国家名之曰“代管”,即为“代管”就不想承担贴钱进去的责任。

这正是笔者认为的“拔一毛以利天下而不为也”。

老百姓想法比较单纯,国家财政收入是老百姓交的钱,就应该以花在老百姓身上为主,这也是名正言顺的。但中国的财政支出中,行政管理费用绝对占大头,2006年为例,我国政府的行政管理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重高达18.73%,而同期的日本行政管理支出比重为2.38%,英国为4.19%,韩国为5.06%,法国为6.5%,加拿大为7.1%……美国最高,也只有9.9%。中国2014年一度的比重据说更是达到25%,也就是说1/4的财政收入被政府支出切蛋糕一样无声无息地切走了。而有些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甚至有50%都列入“其它支出”,如果真正支出于社会事业,早就拉清单列明去处了,不得不让人怀疑这50%是不是成为地方政府的行政管理费用。

放眼寰球,国家的财政支出一般主要用于两大项:医疗和社保。毕竟这两项才真正体现“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财政收入“二次分配”的精髓。

不妨拿2010年中美两国中央财政支出作个比较:中国这两项支出比例是多少?仅有可怜的3.4%,典型的“九牛一毛”;而美国这两项开支是多少?达到46.6%,如果计上劳工部支出(主要提供失业保险和岗位培训),则达到51.6%,如果再计上退伍军队事务部给退伍军人提供的医疗保障和津贴,那么这个比例达到54.7%。一经对比,绝对是到了欲哭无泪的程度。

我们国家现在一看代管的“养老”、“医保”有支付压力,但又不想从财政收入多切出一部分补贴空缺,也不愿压缩行政管理支出,实行精兵简政,剩下的途径只有让老百姓多交点钱了。

问题是让老百姓多交点钱是比较麻烦的事,为什么呢?税负都这么重了,更要命的是社保费率高到了占尽工资的一半了,你再他们多交,简直到了杀鸡取卵的程度了,无异于在试探民众的容忍底线,完全有可能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怎么办?必须通过改革来解决这个迫在眉睫的问题,改革的一句“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还难”的话一直被引用。触动谁的利益最难,当然是既得利益者们;而触动谁利益最易,自然是普罗大众。众所周知,“五险”中“养老”和“医保”是占了大头,“养老”占工资的20%,“医保”占工资的8%。好,改革就这从这两个费率着手,咱不好意思叫你们多交了,那就是让你多交一段时间:养老金有缺口,那你就延迟退休吧,再多交几年吧;医保有缺口,那你就终生缴费吧,交到进坟墓为止。这分明刀刀向民众开刀的节奏。

经笔者如此分析,社保改革逻辑已经了然。

 

结语

一直在热炒“供给侧改革”,“供给侧”难道不正是针对民众的“需求”来定制“供给”吗?现在民众最需求的是什么?不正想获得优质的社会服务产品吗?能生得起娃、能读得起书、能住得起房、能看得起病、能养得起老……而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大量的社会服务,而恰恰也是这些才能给民众有“获得感”。老百姓太需要这些“供给”了,但他们埋得起单吗?与其说太多的梦,不如让梦想照进现实!

个人微信号:jiaye6108

公众微信号:meriguanjian(观鉴)

  评论这张
 
阅读(13190)|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