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码字发条,思想搅拌机,优质文字工

 
 
 

日志

 
 
关于我

时评写手,无约评论员。天涯网民间语文编辑、凤凰网时评观察员,天涯社区2011年度最佳新锐写手。QQ:25778378

网易考拉推荐
 
 

贾也:该不该感谢号贩子——重申规则的价值  

2016-01-28 23:09:36|  分类: 无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也:该不该感谢号贩子——重申规则的价值

贾也:该不该感谢号贩子——重申规则的价值 - 贾也 -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导语:科学地排队与合理地诊疗

人家姑娘在视频里怒斥的是票贩子不正经排队,就用一张小马扎代替10多个人,保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医院默许纵容的行为,跟一些专家学者嘴里的市场“价高者得之”有神马关系,不就是破坏了遵守游戏规则。

女孩子怒斥号贩子事件的焦点,并不是号贩子有多么可恶,如果就号贩子而号贩子,那就是回避问题,根本无益于问题的解决。笔者认为,解决这个事件的突破口,无非有二:一是如何科学地排队,体现公平;二是如何合理地诊疗,体现效率。

 

一、症结:到底是秩序,还是市场?

某些专家学者包括媒体评论的逻辑真可以狗带了,在这条新闻里向我提示的是什么?是秩序!秩序!秩序!结果被这帮缺心眼的人彻底了带歪了路,市场!市场!市场!进而为“医疗涨价”、“黄牛合理论”等“自干五”起来。你们这般带路,还能正确面对这个问题吗?还能愉快地解决这个问题吗?

中央财经大学的经济学家王福重教授真是语出惊人,经济学“真功夫”实在“人至贱者天下无敌”,竟然称号贩子没错。那么,怎么才能让专家号到达需要人的手里?王福重说:“提高挂号费!”甚至鼓吹起“全社会应该感谢号贩子!”砖家抛砖,砸中自己脑门,直接砸成脑残,在无知与无耻之间,从来就是没有鸿沟的。

什么是市场?这是救人命的医疗资源,号贩子就是利用病人的危急情况,可以无止境地提价,你现在300元的号卖到4500元。好,那就遵循市场经济的原则,把挂号费300元直接涨到4500元。

单纯地提价是可以排挤一部分非理性的就诊需求,但作为重症病人的“刚需”的你呢?你依然还是拿不到号啊。能拿到号的还是号贩子们。因为还是他们通过各种渠道、各种方法拿到号的。你根本没法跟他们比:一则他们是职业排队的;二则他们跟院方一定某种勾连。他们的存在就纯粹来挤压你拿号的资源的。这个时候,号贩子完全可以这么说:“你看挂号要4500元了,涨到2万也就涨4倍左右,合理吧?你应该感谢我们号贩的子!”他们不折不扣地跟你讲市场“价高者得之”的理论,你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这价格根本就不是在于衡量医生的劳务价格,而是在衡量你愿意花多少钱活下去。请问在这个交易中间产生这样一个问题,这还是一个正常的供需关系吗?

告诉你们,女孩子怒斥号贩子事件是一个秩序的问题,有人在公然地破坏秩序,一个小马扎甚至一个小纸板来占你位,一下子插进10多个人,然后又因为他们与院方有着某种默契,他们就可以肆无忌惮地破坏排队秩序,你就没了失去了排队拿到号的机会。

号贩子属于半路抢劫,而且是趁火打劫的,各类专家学者为票贩子站台,简直是在胡扯,扯蛋扯到了空档了——因为你们做太监做久了,早就没了蛋蛋的。

这个问题确实跟医生没多大关系。医生又何辜?号贩子的钱真正能够到医生哪里了吗?是有这个可能,但不是全这样的。医生治病救人,就是以看病为正职的,一天能看几个就是几个,数量是限额的,你们总不能要求医生一天二十四小时,一周七天,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地看病。

 

二、坏局:金钱作恶和权力作祟

号贩子是怎么存在的?从某种意义上讲,确实是市场需求,但这种是扭曲的市场需求罢了,是以破坏市场秩序付出代价的。主要源于某些人到医院挂号看病,一看挂号队伍排得老长老长的,就不想老老实实地排队了,于是就拨通了号贩子的电话,想多花点钱“插队”。这个需求越来越大,大到人们正常排队得号的需要。

因此,号贩子就是打着“价高者得之”的市场秩序破者。他们是职业“排队”者,甚至可以说是专业“插队”者。他们在医院挂号附近活动,发放名片,并且抛下一句“反正你自己也挂不上号”之类的话。按秩序排队,你辛辛苦苦地排队是排不到的,也就是剥夺了你辛苦排队得到门诊号的权利。

更可笑的是,号贩子援引王福重的话称,“全社会应该感谢号贩子!”因为是他们指出了看病难解决方向。如此看来,号贩子真要得搞个烧香火的贡台了,天天给王福重上上香什么的,虔诚地跪拜一番,祈求他保佑这样发家致富了,让王福重也享受一下行业祖师爷的待遇,哀哉尚飨去。

“全社会应该感谢号贩子”到底是怎么样的逻辑?市场!市场!市场!哦,如此解读,岂不是“全世界应该感谢毒贩子”、“全世界应该感谢枪贩子”……因为市场有大量破坏社会秩序的需求。试问在这个市场行为之中,难道他们创造了价值?他们只不过是通过刻意提高交易成本获利而已,是典型的“吸血鬼”。

正因为如此,笔者认为,号贩子的存在,只不过满足了人们用“金钱”来破坏社会秩序需求罢了。

当然,目前中国社会,除了金钱破坏我们社会秩序规则,还有权力。

众所周知,中国社会是人情社会,而在这样的社会里,权力才是真正的“硬通货”,官员们只要有点关系,就基本不用排队了,一个电话就可以私下约见。当然,作为政府垄断的医院方面也是心领神会,专门开通干部绿色通道和设置干部病房什么的。

不信,你跑到一些地方医院大厅的楼层指引图一看,都有“干部病房”还有“干部门诊”的。请问这些干部们有什么丰功伟绩?需要国家给予这般特殊照顾?他们这部分人要占去多少人的医疗资源?有些老干部甚至将病房当作了疗养院,这叫外面排着长队等着救命的人情何以堪?

国家的钱不是这样浪费的,目前除了解体的前苏联等国家之外,还有哪个几个国家能够这么明目张胆地这么做?这种孤立群众标榜自我的做法,不是搞特权,搞什么呢?

在金钱和权力或二者结合的形式,将中国医疗产业扭曲到了面目全非的状态。而人们在双重不公平的碾压下,异常痛楚,这一种实实的相对被剥夺感——这才是问题的实质。

“不患寡而患不均”,甚至可以说,“不患不均而患不公”!是社会不公导致社会戾气越来越浓重。

 

三、应对:科学排队与分级诊疗

当我们没有特权时,我们痛斥特权;当我们拥有特权时,我们选择沉默。

我们为什么不集思广益想一些切实可用的方法来解决看病难的问题,其实,抓号贩子是抓不完的,抓了也没多大意义,主要应对办法,就是要解决如何科学地排队,如何科学地诊疗而已。

首先讲讲排队秩序的问题。

排队秩序的问题并非不能解决,要做有秩序,而且不那么辛苦,完全可以通过许多技术手段来解决。

大家都的进餐馆吃饭的体验,虽然吃饭的餐馆多了去,但是大家都会奔着口碑好的餐馆去的。对于口碑好的餐馆,当然也要遵循“顾客是上帝”的原则,问题是顾客实在太多,只能请大家老老实实拿号等翻桌了,于是就推出几种类型的桌号——四人以下的“家庭桌号”,有四人以上八人以下的“集体桌号”,还有是八人以上“超大桌号”。餐馆单号通过屏幕显示出来,并通过手机APP及时推送到你,告诉你现在排在的位置,前面还有几桌,大概还要等多少时间。而你呢,大可以利用这个时间,到商场里逛逛。如果开通网络预约的话,还可以在家里休息,掐准时间赶过去,就免除了就餐者排队的困扰。

把这个社会经验应用到门诊挂号,就是可以预约取号,今天排不到,明天再来排,总有排到你的时候。有人说,到医院看病又不跟到饭馆里吃饭那么简单。但是,我只是要强调:排队,排队,排队……强调的是排队的秩序。至于病情比较突发性,性命攸关的,那也是采取分流机制,关于这方面的瓶颈我会在下文进行分析的。

基于此,医院就应该充分地借用互联网技术的力量。你想进这家医院看病,那就先到医院办一张实名制医院会员卡,然后你下载手机APP,当然要实名制,然后输入身份证号,进入医院的诊疗系统,选择你要挂的科室和号类型就可以了,医院的诊疗系统会把你的信息发到目标科室的目标医生那里,然后系统给出你排到的号,今天挂不上号,或轮到明天或明天重新排号。如果你实在等不及,那就到其它医院去挂号。如此这般后,你只要空着手去科室面诊就可以了。

再次讲讲分级诊疗的问题。

有人说:排队!排队!排队!那排到何时休?是的,这确实是个大问题。中国人其实很符合乌合之众的特色,从众心理异常突出,既然如此,需要应用一定的技术来处理,比如建立“分级诊疗制度”。

目前大家都迷信跑大医院的,一旦偶染微恙,哪怕是小感小冒的,就直接跳过社区医院,一股脑儿地往大医院奔,这样就导致本来就缺乏的医疗资源分配更加不合理。插一句话,在花差不多的挂号费作为患者的人,谁不更喜欢找专家看?所以,建立一种科学的分级诊疗机制是多么地迫在眉睫。通过分级诊疗制度来体现专家的价值,让好钢用在刀刃上!

具体的分级诊疗制度可以设定:先由家庭医生或社区医生诊断,如果实在诊断不出病情或医疗水平限制,再开出转院由上级单位来处理的意见,然后去大医院诊疗。当然要做到这一些:一方面要对病人建立起医疗跟踪制度的;另一方面上级单位对家庭医生、社区医生服务建立监管制度。如此一来,病人自然就处在“分级诊疗制度”之中,能够有效地杜绝人们一有小病,就纷纷冲到大医院里去争取有限的资源,直冲北京,冲到了北京,又直冲进协和医院。如此一来,就可以有效地优化医疗资源的配置了。

建立这种分级诊疗制度,那些相对大医院可以开通两类门诊,一类是普通门诊,面对全社会开放的,另一类是特需门诊(特色门诊),面向特殊病人的。众所周知,特殊病人分两种:一种属于重症或疑难杂症的,而另一种是属于有钱没处烧心里发慌但又特别怕死,所以呢针对这两种需求,再作一个细分,重症或疑难杂症的由社区医院或下级医院医生开具证明(附有检查单),而有钱没处烧心里发慌的,就放出这么几个号,遵循市场经济么,“价高者得之”,4500元,哪怕4500万都是他们的事。这样大家都满意了。

 

结语

4500元挂号费是买命钱,这能套用到正常的市场经济规律中吗?4500不是买个手机,不是买件衣服,而是看病的机会,这是性命攸关的刚需。

市场经济的理念当然没有错,但它成立有前提:医疗是个市场化的行当。但是,医疗恰恰不是,它具有公共利益属性,对一个国家而言,医疗是道德,更是政治!

个人微信号:jiaye6108

公众微信号:meriguanjian(观鉴)

 

  评论这张
 
阅读(32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