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码字发条,思想搅拌机,优质文字工

 
 
 

日志

 
 
关于我

时评写手,无约评论员。天涯网民间语文编辑、凤凰网时评观察员,天涯社区2011年度最佳新锐写手。QQ:25778378

网易考拉推荐
 
 

贾也:科技女骨干死亡引发“发文大战”,舆论狂欢下的真相隐遁  

2016-01-20 00:01:31|  分类: 无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也:科技女骨干死亡引发“发文大战”,舆论狂欢下的真相隐遁

贾也:科技女骨干死亡引发“发文大战”,舆论狂欢下的真相隐遁 - 贾也 -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导语:科技女骨干死亡引“发文大战”

14日,网上传出中科院理化所发表的一则公函,要求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对该所科技骨干杨冰在医院离世原因作出调查;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回应死者因主动脉夹层破裂猝死,并称死者家属严重扰乱医院医疗秩序;而后,中国医师协会发声,质疑中科院理化所发声的程序合理性。

于是乎,舆论呈现“一边倒”的趋势,对理化所及上级中科院大肆抨击,说动用公权力为医闹站台背书;对患者丈夫及其家庭进行更是深扒攻击,。问题焦点在哪里?无论是理化所还是患者家属需要只是一份公正、透明、翔实的调查罢了!在整个舆情之中,医院和媒体的表现确实值得我们玩味的,显然已经偏离问题本身。

 

一、院所发函,无可厚非,点赞!

中科院理化所发函关注一下所里的科研人员,并无大错,相反让人感觉理化所满满的人情味。

如果说,中科院理化所是强势单位,那就大错特错了,理化所,理化所,理化所,并非是中科院,而是中科院二级所罢了。其实,发函恰恰反证中科院理化所不够强势,没有足够的协调能力。如果是中央部委办的一名干部,正常程序用得着这么复杂?只要该干部家属得到分管领导批示,机关工会及所在司局直接电话卫计委相关司局进行沟通,由卫计委相关人员陪同到医院了解情况并做好后续工作,该如何走就如何走,医院方面总会给出个一个较为满意的答复。

大家对一封单位间正常往来的信函,不分青红皂白地狂加吐槽,其实根本没必要,这封信函只不过是希望推动有更多细节披露而已,除此又能解读出什么?

首先看看这公函的性质,它并不是红头文件,也说不上什么“仗势欺人”。众所周知,“公函”需要函题的,红头文件需要文号的。这个被网上妖魔化了好几天的理化所文件,实际上只是两个法人单位之间的文字往来,更何况,中科院属于事业单位,并非行政单位,何来公权之说?更何理化所还其下属的单位,北大三院对中科院理化所这样公函,可以回应,也可以不回应的。毕竟两个单位处于平级且互不同属的地位,谁也管不着谁的,根本没大不了的事。

再看看公函的内容,措辞可谓四平八稳,用意明确是需要真相,并没有颐指气使的霸道。第一段,陈述事实,哎呀我的科研工作者死了;第二段大概是研究所常说的那种,对于死者的去世,一般经常提及生前贡献,特别是风华正茂,表达惋惜也属常理。然而,此处被大多数人认为强调精英骨干,就在搞“身份特权”了,这只能说我们想得太多了。在笔者看来,前两段无非就是理化所在对其员工去世表示哀悼而已。好,现在我们再来看第三段,“本着尊重生命、实事求是的原则……作出公正、透明、翔实的调查……给一个明白、公正、合理的交待”——这一段也根本没什么任何问题的。如果没有所谓的“医患矛盾”这回事,这也不过是单位关心职工的一封普普通通的信件;至于出了“医闹”这回事,这个事情就好像有些开始变了味道。于是,“奉旨医闹”的话就给祭出来。

然而,中科院理化所的行文间,可谓滴水不漏的,并没有哪句说支持“医闹”行为,只是单纯的就情况进行询问一下,北大三院觉得当回事吧,给出回应发回去,或者如果按规定不需要特别给单位交代不回复也行。只要医院与患方互相配合,该调解就调解,该诉讼就诉讼,不该赔偿就不赔偿,不正是理化所要求的一个“明白、公正、合理”的交待吗? 

北大三院却存在把这件事搞大之嫌,弄得很悲情的样子,真当了一回事,要跟中科院理化所死抠起来,你理化所算老几啊?想来压我是不是?好,那我搬出了中国医师协会,叫全国的医生来声讨你,用“医闹”的罪名震慑你们!

“公文大战”就这样轰轰烈烈掀起来了。不过呢,北大三院似乎要将死者家属往“奉旨医闹”里套,此种做法绝对是在找开撕的舆论制高点啊,进行舆论审判。

正因为如此,在笔者看来,北大三院倒有操纵舆情之嫌。

 

二、家属反应,反应过激,理解!

凭心而论,妻子怀孕死了,换谁谁都难以接受,情绪失控,是人之常情。正因为如此,医院方面确实应该给予一份死亡原因报告予以说明,而且还要组织心理医生进行必要的疏导。再说了,北大三院给出的主动脉夹层破裂这个病例,别说是妇产科医生,就是有些内科的医生也不见得都十分清楚,一时难以理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更何况是患者是在刚失爱妻之际。

现在舆论导向,目标一致,众口一词,向患者的丈夫狂轰乱炸。是你,是你这个渣男,不顾风险非要生男让老婆怀孕、之前多次医闹北大三院、蹭风老婆论文……然后定义了“渣男”、“凤凰男”、“吃软饭男”等等各种污辱性称号。医患矛盾所起在于什么?患者家属在质疑的是,患者杨冰离世是因为长时间没有医生到场救治,而批判患者丈夫跟这个医患纠纷有一毛钱关系吗?

显然舆论导向完全偏离了。即使指向了这对夫妇。难道一对夫妻因女方习惯性流产,就不配拥有孩子了吗?要孩子是没有错的,如果此事件塑造成丈夫逼迫妻子生产,传宗接代意识太强,可以说是典型的网络暴力。

需要明白的是,有些夫妇就是如此:越是流产之后,越是想让自己怀上的,因为实在担心自己从此没了孩子的可能。如果能够意外怀上一个,那绝对天大的事,一定会想方设法把胎儿保下来的。笔者就有这样的经历,想当年,我爱人怀上了一个,三四个月后却莫名奇妙地流产了,于是就很担心习惯性流产,后来一有孩子,我马上安排妻子住医院保胎。这种心理并不是一般人能懂的,并不是笔者一定要孩子,那是我们夫妻共同需要,也是我们双方父母共同需要,孩子真的很重要——当然,如果危及大人生命,我的意见就不要也罢。比如说,当我们得知孩子唐筛时高风险,我们夫妻有多少紧张?那是抱着要哭啊。对于,现代的年轻人而言,造个人还真容易!现在我总是对女儿说:母爱真很伟大,要知道你来到这个世界,你母亲付出多少啊!

当然,张自强、杨冰夫妇要孩子绝对是冒险的事,那简直在玩命啊。其实,有些夫妻虽然是“高知分子”,但对于生育风险确实属于白痴性质,但是,患者无论出于何种原因要怀孕都值得尊重——这也显示了母性的伟大,你能说,患者杨冰不想要孩子吗?

患者家属要求一个明白、公正、合理的交待,根本不过分,医院是应该给予一个详细的解释,特别是为什么长时间没有医生到场救治,不能够听之任之。如果听之任之的话,那无疑会激化矛盾的,导致非理性的事件发生。谁死老婆谁心里不难受,谁死女儿谁心里不难受,如果真当没事一般,心里直想着如何赔偿,那才是恐怖了。

种种迹象表现,患者家属只想要一个说法,并非为闹事而闹事的,更何况,患者杨冰的丈夫声明也希望看看监控的。所谓的“医闹”,大家都有一定的印象,一般都是搞规模化声讨的,拉横幅、披麻戴孝、堵在医院门前的,或者叫了一大波人冲进去打这个砸那个,追来跑去,严重威胁医院工作人员的人身安全,影响医院正常秩序……出现这样的情况,现在是“医闹”要入刑的,医院完全可以报警的,反正医院有视频,患者丈夫那是要面临最高7年的刑期,有什么好害怕的?

 

三、医院应对,应对过激,欠妥!

在这个世界上,诚然医生和医院是最不希望出现孕妇死亡情况的,我们也理解医院在这方面的委屈。但是,笔者认为北大三院的做法绝对欠妥的。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北大三院因为疏忽出了个医疗事故,导致失去最佳救治时机,家属难道也只能忍气吞声了?我们总不能病患家属稍有质疑,就将“医闹”罪名加在他们头上,立马由受害者变成罪犯吧?

如果院方这般强硬处理,那么“医闹”入刑,岂不是对患者维权一棒子打死吗?

现在,院方发动了很多舆论力量,口口声声咬定“医闹”、“医闹”、“医闹”,我们是王牌妇产科、王牌妇产科、王牌妇产科。其实,是不是“医闹”,如果院方想证明对方是“医闹”的,完全可以公布视频的,如果声称是“保护死者隐私”,那么大量只有医疗系统方知的死者隐私又怎么传播在外?如果院方担心自证缺乏公信力,那么就是由警方来核定,毕竟双方产生矛盾的时候,双方都报了警,医不医闹,警方或多或少,掌握了一定的线索的,基本可以作裁定的。

问题是,北大三院对外宣称的一句话:“经上级主管部门及各级公安机关介入,患者家属离开产科病房,医疗工作秩序得以恢复。”你如此咬定“医闹”,为何警察没有把他们抓起来?有50人的规模,叫了“职业医闹”,甚至出现打砸医院公私财物现象,完全可以抓起来了。这绝对要大家进行脑补一下了,是不是患者家属有背景?由死者科研工作者背景开始声讨知识水平不等于素质……

更令人感质疑的是,院方通过各种渠道公布患者家属要求1400万的赔偿。典型的“数字不嫌大”,越大越说明患者丈夫是“渣男”无疑,是“医闹”无疑。回到“公文大战”本身,患者家属需要的是什么?不就是一份公正、透明、翔实的调查。问题是,目前连情况都未明的状态之下,谁会脑缺到扯到赔偿的问题了?而且一开口就是1400万。这符合常识吗?医疗赔偿的事,大家都懂的,根本没这么简单。据患者丈夫张自强的申辩:对赔偿之事,至今从未向院方提出过涉及赔偿金额的要求,现已请律师介入,一直在理智地处理些事,最主要的诉求是公布事实真相,以告慰亡灵。

有争议,那就尽快上法院吧,何必各叫各的媒体,打起无休无止的舆论战呢,千万别让法治成为笑话啊!

从来院方的种种表现来看,确实要让人要打上问号的,倒是让人感觉:医院是否故意发出这个以示弱者身份来掩饰自己某些可能存在的过失? 

现在是谁的错?确实谁也说不清楚。好像患者家属觉得你北大三院有问题“导致”了患者死亡,我就“有权”找医院找医生来发泄;而北大三院则认为,因为你是“罕见病 ”,且死亡率很高,所以我没注意没发现你问题也就没错,这两种思维其实都存在问题。

在这个事件上,法律归法律,而医疗行为责任的判定,应交由双方都认可的第三方来判定。问题是,中国医闹的症结所在,就是“第三方”从来都是神秘兮兮的,处于缺失的状态。笔者再次重申,法律严厉打击暴力影响正常医疗流程的“医闹”行为,但如果真的出现医疗事故,维权并无错,质疑也并无错!

所以,北大三院应对此次事件,最关键是要给出患者家属要求的一份公正、透明、翔实的调查报告。

 

四、媒体表现,炒作至死,恶心!

媒体总是为了抢占眼球,也是不嫌事大,表现出其“媚众”的一面。

现在的媒体越来越缺失新闻职业操守,动不动就贴标签,在这个事件里根本不是在新闻调查,完全是标签,撕裂社会,什么“中科院”背景、“高知分子”身份,什么“五年四次怀孕”等等……联想到其它新闻,各大媒体也基本落入“标题党”的窠臼。比如说各种犯罪新闻加上省份,各种车祸加上女司机、宝马、富二代、公务员等标签,还有一些新闻则加上“大学生”,特别是“女大学生”……

这样的新闻,一看标题,就会引来一大批人来声讨,而这批人群看中的只是“标签”而已,根本不会顾及事件真相。民众就是爱看大新闻,最好的结果就是两大机构互相打脸,比如两岸之间互相打脸,甚至两大国之间互相打脸,典型的看热闹不怕事大。正因为如此,中科院理化所和北大三院结果打起脸来不过瘾,最好演变为中科院与北大(或医师协会)打起脸来才过瘾!

关注这则社会事件,媒体已然不关注起医患矛盾本身,而是关心起“中科院”、患者“家庭隐私”起来。本身中科院理化所,只是中科院下的二级所罢了,被媒体贴上“中科院”标签之后,舆论矛头直指“中科院”。屠呦呦得诺奖,把“中科院”拉出来狠狠吊打一番,纷纷叫着嚷着,中科院为什么不让屠呦呦当院士?问题是,“中科院”根本不是负责批发院士帽子的机构,评不评院士要找学部去的。现在中科院下属的理化所表示一下关心员工,结果“中科院”又被拉出来吊打了,“拿不到诺贝尔奖”、“贪污科研经费”等评论比比皆是,满足一下大家痛骂社会的心愿。

如此舆情,“中科院”俨然也成了“背锅侠”。民众有情绪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你情绪不能这么泛滥啊!笔者在想如果一位不幸去世的产妇,是位没有任何背景的平头百姓时,发泄的目标是不是又该回到医院身上了?那是铁定是医生和医院的错了,绝对是“死咬青山不放”的节奏。

除了骂“中科院”之外,有些人借机发泄着“读书无用论”,发泄着对知识分子的不满,高知识不等于高素质……有些人则借机发泄着之前被公权打压的不满,中科院这个官僚机构就是这么无耻的,公权滥用啊!有些人发泄着对于社会上一些将女性视为生殖机器的观念的愤怒,你看这个渣男,只想要孩子根本不顾老婆死活……

舆论方向已偏离,真正关心“医闹”的又有多少人?这件事媒体倒的确搞了个大新闻,各种话题点满足各类人的情感发泄需求。

笔者真希望望部分无良媒体、朋友圈不要再继续用此类事件无情地消费着本就脆弱的医患关系。那些新京报等媒体,根本没有一丝职业操守的,什么独立、专业、理性的媒体?简直是在一如既往地拉社会仇恨的!

笔者甚至在怀疑,某些新闻采访记者本来就是恶意满满的,明明要锁定是不是医疗事故,偏偏联系到家人和博士和婆婆,超越了就事论事的范畴,去意淫患者家庭以及充满恶意的揣测了。

 

结语

好像患者家属觉得你北大三院有问题“导致”了患者死亡,我就“有权”找医院找医生来发泄;而北大三院则认为,因为你是“罕见病 ”,且死亡率很高,所以我没注意没发现你问题也就没错,这两种思维其实都存在问题。

而我们这些旁观者,在没有事实真相面前,就不要匆匆站队,更不要抱着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心理了。

个人微信号:jiaye6108

公众微信号:meriguanjian(观鉴)

 

  评论这张
 
阅读(82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