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码字发条,思想搅拌机,优质文字工

 
 
 

日志

 
 
关于我

时评写手,无约评论员。天涯网民间语文编辑、凤凰网时评观察员,天涯社区2011年度最佳新锐写手。QQ:25778378

网易考拉推荐
 
 

贾也:新史记“宅男神器”CEO王欣列传——豺狼当道,安问狐狸   

2016-01-10 21:21:01|  分类: 无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也:新史记“宅男神器”CEO王欣列传——豺狼当道,安问狐狸

贾也:新史记“宅男神器”CEO王欣列传——豺狼当道,安问狐狸 - 贾也 -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导语

新史记者,乃观鉴君仿太史公之手法,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供人参考也。如今已集数篇,虽借春秋笔法,言难言之言,然决无史学价值。

 

王欣者,宅男神器快播CEO也,其为郴州人,就学于金陵,弱冠入世。共和五十一年(2000年),南下鹏城,初为程序猿,迹平平,未足道。越二年,乃创业,然颠沛造次,三载而无获,期间得盛大陈天桥赏识,遂赴沪入彀盛大,共谋“盛大盒子”。

“盛大盒子”者,实为贾布斯“乐视盒子”、雷军“小米盒子”之先声,然当是时,其势未兴,故早殇矣。未几,王欣复归鹏城,谋东山再起,独创快播软件,实为视频共享交换之播放器。

王欣欲集搜片、点站、播放于一体,达看片利器也。快播初创之际,王欣流寓乡野,茕茕孑立,架无重采之衣,盎无斗米之储,从者不足五人,然面壁发奋,勉其部属,未四年,声势大隆,竟擅雄名而踞要津,成天下第一播放利器也。

各路播放器如土豆、优酷、腾讯、乐视诸雄,皆欲竞市逐利,唯王欣特立独行,免费且无广告植入,故得宅男之所钟,得“宅男神器”之谓也。所谓“事修而谤兴”,群雄欲共鼎分羹其间,必除王欣而后快,犹以帝都乐视之掌门贾布斯为最。贾布斯欲以乐视取快播而代之,乃勾连西山盟主之弟,借公权之名压之,至帝都有司阴告其“盗版”也。帝都有司欣然衔命,着鹏城开出二点六亿之天价,欲置王欣于死地也!

王欣知大祸已至,惶惶不可终日,甚抑郁,乃亡奔域外避祸,有司乃按缉其部属者数人,欲挟其归案。然出奔百余日,于共和六十五年(2014年)八月八日被有司执之,乃身陷囹圄。至此快播之盛,终成过眼之烟云,世人无不悲之、怜之,皆呼“欠快播一会员”也。

未几,贾布斯之西山后台轰塌,树倒猢狲散,其亦避祸外奔,亦抑郁矣。及至西山盟主落马,已尘埃落定,乃高调复归。此时快播既倒,乐视遂谋局布篇,然雷军之小米方兴,故又视重技术之雷军如仇雠也。

共和六十七年(2016年)一月七日开庭公审。自王欣缧绁至过堂,相去一年有半,世人皆以为有司罗织乃密,罪罚已定,开庭徒是过堂之戏耳,已不足观矣。

然王欣于堂上力争之,极言快播无罪,其亦无罪。“豺狼当道,安问狐狸”,有司若罪我,罪在“盗版”,或罪在“诲淫”欤?至今尚难定论,而观当今之世,播放器诸雄于草创之际,“盗版”与“诲淫”实为原罪,谁又幸免乎?快播若有罪,天下孰能无罪乎?

人皆异其言,亦异其何以缧绁帝都,及至讼师陈述快播案之源起,无意间引出贾布斯阴告快播之旧事,世人之惑乃已自破矣。

如此“豺狼当道,安问狐狸”,豺狼者实为乐视,狐狸者乃是快播也,杀一狐狸以祭旗,实为当道之豺狼欲罪狐狸也。是故,天下汹汹,皆问罪于贾布斯。

贾布斯知其露馅,乃悻悻辩曰:乐视何辜,想念窦娥,心疼薯片!其言亦见心之可诛,欲以祸水引向乐事之薯片。人莫能信之,皆力挺快播,共抵乐视也,遂有“只许权贵搞主播,不许百姓观快播”之说。所谓搞主播者,实指西山盟主也。贾布斯欲辩不能,乃极言今治王欣之罪,非其阴告之“盗版”,实是王欣“诲淫”也,故世人误解而冤我。如此拙劣表现,实是欲盖弥彰。

正有如此之故事,便可解有司为何初以“盗版”缉王欣,而今却以“诲淫”审之,亦正是如此,方有过堂之错乱无章。

有司控方正色厉问王欣:“汝罪在诲淫,快播难辞诲淫之罪也!”

王欣笑而反问控方其一曰:“汝曾用快播乎?”

其对之曰:“未之有也!”

又问控方其二曰:“汝曾用快播耶?”

其对之曰:“有之!”

“既有之,用之观淫乎?”

“未之用也。”

王欣复问控方其三、其四者,皆如其二者之所答也。

问话乃毕,王欣欣然曰:“吾已知快播未曾诲淫也!”

有司惊问之:“汝又以何知之?”

“快播人所共闻,是为天下第一播放利器,汝等皆曰天下用者四之有三,吾问上座四人者,有三人用之,已证用之四之有三也,然用之者三皆未观淫,故以此推之,快播未曾诲淫也!”

有司欲驳无辞,乃续斥之曰:“吾等观乎快播服务器,其多有淫片也,此为罪证!”

王欣曰:“天下服务器悠悠,为者众也,汝等何独取快播之服务器?岂非欲专罪于吾哉?”

王欣所聘讼师为之辩,乃问有司曰:“既为罪证,谁以观之鉴之?可上堂作证乎?”

有司乃请鉴黄师上堂。

讼师问之:“汝以何种播放器观之鉴之?”

鉴定师对曰:“完美解码。”

讼师乃曰:“如是甚好,实证完美解码与快播无异矣,亦可观淫也!容吾再问,汝一人观之鉴之,抑或几人共赏?”

鉴黄师对曰:“共两人鉴之。”

讼师乃曰:“汝两人皆共鉴而后签字乎?堂上不可有戏言。”

鉴黄师稍踯蹰,乃忿然曰:“淫片过多,偶有代签之事。”

讼师乃曰:“如此鉴定,岂非儿戏?若以此定罪,恐为天下笑!”

有司显绌,复控王欣曰:“吾等搜淫片加快播,尽显淫片,此有目共睹,天下共知,汝等又作何辩?”

讼师笑而应之曰:“既是如此,汝等何不搜淫片加QQ?若无则吾等息讼认罪,若有则敢问汝等何以问罪?”

有司愈屈,遂怯曰:“吾谓快播屏蔽淫片不力也!”

王欣肃然对之:“若论屏蔽淫片,吾何曾不力乎?鹏城有司曾因快播善蔽淫而赏之,此又何讲?天下所共闻者,陌陌有约炮之诟,淘宝有假货之疵,汝等何不问陌陌反淫不力,又何不责淘宝打假不力乎?虽则如此,吾犹恨淫也,故向来屏而蔽之,只惜奈之不何。淫片或广布网络站点,或匿于人之私藏,快播既为播放器,无非播之器也,岂能尽束其用?而是播放器者,可放淫片亦可放雅片,而片非吾所能控,亦非吾所制也。世人用快播者,与用菜刀何异?菜刀者即可用之切菜,亦可用之杀人,利弊所别,非在于刀,而实在于用之人也。若欲以快播问罪于吾,何异于问罪于锻刀者?唯嫌锻刀者锐其锋也。是故技术无罪。况乎,快播若有罪,岂非天下播放器皆有罪?快播若有罪,岂非陌陌、淘宝能免罪哉?既是天下皆有罪,奈何以吾一人当之?”

有司闻之竞顿时语塞,无以言对之,乃支吾其辞曰:“汝既知难以蔽色情,何不速转型焉?”

王欣笑而应之:“此言又差矣,以此推之,若讼师既知败诉难免,何不速转型炒菜焉?汝等如此问话,徒令天下人笑耳!”

……

有司过堂审王欣,处处被打脸,且掌掌皆见血。于是乎,坊间流传各种段子。有一段子编颇具神韵,讥尽有司颟顸敷衍之态。曰:“一捕快见男女于街上,乃执其男曰:‘汝强奸矣!’男子恚曰:‘证据安在?’捕快曰:‘汝胯下有淫具也!’男子曰:‘此物既可做爱,亦可小解也,且做爱亦非能定奸情也,若发乎于情合乎于礼,又何以强奸论乎?’捕快语塞乃狡曰:‘何不变性哉?’男子笑曰:‘变性又何易?岂非逼吾成人妖哉?’”人闻之,皆忍俊不禁矣。

故有人观快播案过堂评之:“公审过堂,王欣所辩甚精彩,得之十分!”有人附议曰:“王欣得之九分,而有司所控得之一分!何也?若有司不捧哏,王欣何以出彩?”

民间皆以王欣辩之绝伦,于庭堂间尽数驳回,理应当庭释之。然则,世人未知王欣之势危矣,打脸有司,虽是过瘾,实则大险。何也?有司欲治王欣者,法也;王欣欲驳有司者,亦法也。然此法,实为有司之工具,欲罪之,何须理直!事后,有司扬言欲以十余年重判之,而后喉舌人民日报亦著文:快播虽能极辩,然不配鼓与呼也。其欲罪王欣之心,实已昭然若揭矣。

观鉴君贾生曰:天下作器者多哉,供人之所需耳,礼记曰“化民成俗,在教不器焉”,向使一国之民不好淫,则快播之盛无关淫也;向使之国之民皆好淫,其罪何在一快播乎?快播何辜?若问其罪,何能“豺狼当道,安问狐狸”?

 

索隐述赞:悲乎,人皆言国之精英俱入彀体制焉,观夫快播案,立案已有三年有余,王欣缧绁亦是一年有半,然有司控方竟如草台班子,法之常识皆失,证据之链皆不继,而急欲照本宣科,一槌定音,其智商其逻辑之颟顸,令天下人无以直视。不正义之王欣,以不正义之审判过堂,何显司法之正义哉?如此司法,细思极恐,为之一叹。

 

 

个人微信号:jiaye6108

公众微信号:meriguanjian(观鉴)

  评论这张
 
阅读(7003)|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