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码字发条,思想搅拌机,优质文字工

 
 
 

日志

 
 
关于我

时评写手,无约评论员。天涯网民间语文编辑、凤凰网时评观察员,天涯社区2011年度最佳新锐写手。QQ:25778378

网易考拉推荐
 
 

贾也:圣斗士们  

2015-07-21 19:39:22|  分类: 无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也:圣斗士们

 贾也:圣斗士们 - 贾也 -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导语:有屁用的文天祥

近来一位“农民大V”咒骂起文天祥来,声称“我们的知识分子之中好多人居然在扯这份闲蛋。还有些人平日花天酒地不思进取,当了亡国奴,才想起说什么‘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有屁用!”事实上,文天祥散尽家产,招募豪杰,起兵勤王,组织义军,算是花天酒地吗?元世祖宋恭帝亲自劝降而宁死不屈,算是亡国奴吗?

笔者不妨从文天祥说起,说说那些充满正能量和战斗力的“圣斗士”们。

 

 

一、从文天祥说起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宋末元初之际,国难当头,文天祥挺身而出,散尽家财,招募豪杰,组织义军三万,起兵勤王,对抗强大的元军,兵败落入贼人之手。身陷囹圄的他,即使是元世祖和宋恭帝亲自出面劝降,仍不夺其志,誓不作亡国奴,最后从容就义,留取丹心照汗青。“崖山之后无中国”,此言不虚,中国从此就缺失一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精神,所以才有满清入主中原,经受一而再、再而三的民族奴役经历。

殊不想,如今竟然有一头充满“正能量”的豕犬,对之唁唁狂吠,妄加评论,称他醉生梦死,不知亡国将至?文天祥最有名的一句并非“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而恰恰是后半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读史幽深之处,恰是悲痛之地。笔者每每读到此,不禁扼腕叹息,许多民族英雄并非死于战场,恰恰死于那些所谓的爱国者的口水之中,乃至刀枪之下。

民族英雄袁崇焕被贴上“汉奸”的标签之后,凌迟处死,那些爱国民众无不狂欢,“以钱争买其肉,顷刻立尽。开腔出其肠胃,百姓群起抢之,得其一节者,和烧酒生啮,血流齿颊间,犹唾地骂不已……”貌似杀了袁崇焕就是大明在战场上取得了大捷。

抗日名将张自忠在七七事变发生后,仍表示“目前日本还不至于对中国发动全面战争,只要我们表示一些让步,局部解决仍有可能”,忍辱负重选择留守北平,既要不失主权,又与要日本人来往折冲,做着不愿做却又不得不做的事。结果被那些爱国者们冠之“华北头号汉奸”的称号,享受汪精卫的同等待遇,时人称之为“张逆自忠”。最终张自忠战死在杏仁山脚下,成为“抗战以来,以上将衔集团军总司令职亲临前线,战死沙场”的第一人,以一死一洗“汉奸”之恶名。

中国自古而来不乏真英雄,也不乏伪爱国者。特别是那些爱国群众,与其说充满正能量,不如说对统治者的至孝纯忠,他们只为皇帝而活,即使没有皇帝,也要虚构出个皇帝来,个个都拥有统治者的思维。更让人感到可笑的是,他们爱国的义举,并不是在战场之上,而是在舆论场中,身披爱国的外衣,张口一个国家,闭口一句皇上,如同在搞“行为艺术”一般,而对那些持不同意见者,动之拳脚,乃至刀枪。

这些爱国者们,不仅自己无思考的能力,而且决不允许他人有异议。强烈的情绪化和显而易见的低智商群体,却能够在爱国的幌子之下,团结一致,制造所谓假想敌来。直到今日,他们还一门心思地想把中国拉回到与人斗其乐无穷的理想状态中。就像韩德强教授上演全武行,当街暴打老人,原因只是那老人质疑他心目中的领袖。

其实,时下之中国,已无太多的“爱国鸡汤”可喝了,相反“爱国鸡精”却充塞其间,作用等同于“大力丸”一般的“鸡血”。如今在互联网里,最为流行的一句话就是“是中国人就转”,若你提出异议,不想转,他们说“不转不是中国人”、“不转滚出中国去”!进行各种爱国绑架,慢慢地已经演变成“爱国主义精神病”,而且时不时会病情发作。就像我们国家,虽然成为世界各国汽车企业的生产基地和销售市场,难免有些沾沾自喜,而那些爱国者们一旦遇到国际争端,就一根筋起来,砸相关国家品牌的私家车来,更重要的是,他们认为砸得理直气壮,是砸在了那些国家的脸上了!这种思维实在是令人哭笑不得。

而这类人如今竟然在官方场合登堂入室,在主旋律媒体日益走红。这是不是代表一种更可怕的价值认同?因为这不但将在文人学者中带来恶劣的榜样示范效应,更必将在言说者中造成万马齐喑、噤若寒蝉的局面。

 

二、圣斗士们

这些人穿着爱国的外衣,一边兜售自己;另一边则起底别人,无非就是贬低别人,拔高自己。最重要的是,消费爱国,绝对是包赚不赔的买卖,俨然成为“正能量”的化身,成为光彩夺目的“圣斗士”。

现在这类“圣斗士”人数众多,呈集体出笼之势,其中典型的代表,自然是周某人和花某人:一个面貌如玉,一个文威如虎,堪称天下无双,珠联璧合,号称“南周北花”,或“一带一花”。

周某人高中文化层次,是来自四川的打工仔,历经江湖生涯的摔爬滚打,已深谙自我营销之道,杜撰出一个报纸,好像叫东方今报,他喜欢和沉船派的公知们针锋相对,整盅讲段子特来劲。与他类似的,还有王小石之类的“小”字辈们,后来又有点子正、老左识途、千钧客、染香等体制内的人士披上马甲前来助阵。他们互为呼应,辟谣打脸,冲锋陷阵,像志愿军一样,把所有对政治的评论,对执政党、政府的批评和监督意见,都认定为居心叵测、大逆不道的阴谋,无不想打倒在地,再踩上几脚。

后来,花某人也加入了这个阵营,使得他们更显得有了群众基础。

花某人初中文化层次,是辽宁的种地农民,当过养鸡专业户,作过网络写手和论坛斑竹。作为后起之秀,更是孔武有力,特别能战斗,声称要击溃那条抹黑中国的战线,大有马革裹尸还葬的霸气与决心,用自己的人生经历说明“如果可以,我愿下辈子还做一个中国人!”说得如此有血有肉、义正辞严、大义凛然、激情澎湃、语重心长、情真意切、含情脉脉、感人肺腑、催人泪下……简直是白毛女式忆苦思甜的翻版,高玉宝版智斗地主的续篇,自然让一些资深的“圣斗士”自叹弗如。

周某人和花某人没有后台支持,属于被媒体人打压的那一群,本该自生自灭,如今能在网上开辟出好大一片拥趸者,凭心而论,实属不易。他们的文章粗犷有力,谈不上精品,乃至漏洞百出,违背人类常识,学院派压根就看不上,即使稍有些常识的人也嗤之以鼻。客观而论,周花两人所用手段无非就用旧时文革的方式,起底李开复,起底茅于轼,各种起底,刨坟掘墓,问候母亲痛骂祖宗,无非就是想给假想敌扣上一个“汉奸”的帽子。

问题是,这种文革的批斗方式不仅通过了网络封杀,而且还延伸到了现实生活之中,甚至得到了高层的认可。就像周某人和花某人,已跻身文艺座谈会的“七十二贤”之列。

周花两人,如同地方武装遇上了中央红军,会师于井冈山,得到国家权力的“加持”,取得让人们仰视的高度。为了给他们“加持”,官媒也是蛮拼的,大有毕其功于一役,非要造出新时代的大神来不可:环球时报的胡锡进著文叫好,新华网的王德华撰文点赞,青年网李肖含码文力挺……当然,这些还只是毛毛雨,终级力量还是最高领导人,他开口说“希望你们创作更多的具有正能量的作品!”

那么,他们身上到底有什么,让庙堂如此青睐?原因其实很简单,他们身上有着符合政治需要的“正能量”,有着坚定的“政治正确性”,也就是无条件地站在了国家这一边。当然,他们还代表巨大的“民意底盘”,喊出了“沉默的大多数”的心声,代表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不过想想也是,其实周花两人登堂入室,也是有现实土壤的。既然大学教授级别有韩德强、孔庆东、张宏良之辈,网络大V级别有司马南、方舟子、宋鸿兵之流,那么,难道就不能有代表广大群众基础的周某人、花某人等人?一个是代表打工阶层的,一个是代表农民阶层的。国家就是想把他们当作爱国主义文艺有生力量来培养的,想发挥起延安文艺的一大优良传统,就是把草根人士带入作品书写的世界,登上大雅之堂,让他们可以发声,即便是按照国家的指导发声——所以,他们才有了作协主席之身份的“加持”。

 

三、星辰大海

国家认为“圣斗士”们有“民意底盘”,而对“圣斗士”们得到国家的“加持”,自然就觉得身后有“国家底盘”了,自然就有些飘飘然,俨然以网络大V自居了,每每都有阳春白雪之论调,释放他们认为国家需要的“正能量”。

正因为他们既有 “国家底盘”,又有“民意底盘”,所以评论这些“圣斗士”,恐怕没有比这更冒险的事了,这就要求笔者必须在最谨小慎微的地方进行拿捏,在细枝末节上下足功夫,稍有不慎就会把自己也卷进纷争之中,甚至被有关部门特殊料理一番。不妨以花某人来例,就事论事地评价一番令人无法仰视,只有佩服到五体飞天的逼格。

在乌镇互联网大会上,花某人和周某人的加入,让吴晓波等人感到如鲠在喉,不吐不快,满腹牢骚地发表一番语焉不详的怪论。而花某人则倍感荣幸,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发微博赞叹道:“中国引领信息时代的决心,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这种高大上的逼格,简直是屌爆天了,这岂不是在肆无忌惮地抹黑乌镇互联网大会?实在是令人大跌眼镜。然而,面对质疑,花某人似乎还占了理,狡辩道:“司马昭之心只是说明这事还办成。”问题是,历史上的司马昭到底办成了什么事?按常识而言,“司马昭之心”是包藏祸心、其心可诛之心;而“办成的事”是谋朝篡位、阴谋夺权的坏事。但是,笔者不想鄙夷他,更不敢嘲弄他,毕竟他是“正能量”的化身,是一面又红又专的网络旗帜,得到了当局最高的“加持”,对他的质疑就是让自己走向反面,是满满的“负能量”的表现,如果有不当的评论,不仅文章有封杀之险,而且人身还有安全之虞。

在香港问题上,也少不了花某人的积极插入。他大放厥词,痛骂香港和台南民众“有娘奶却不认娘”,个个都是不孝子孙?言谈间,张口闭口一个“土共”,叫得如此朗朗上口,叫得如此亲切可爱,叫得如此理直气壮,听听也是一种醉,这又不禁令人大跌眼镜了。笔者在想,这“土共”是指我们执政党呢,还是土耳其那个党?是抹黑之词呢,还是褒奖之词?估计也无法考证。花某人三观如此之正,震得某些人都蛋疼不已。但是,笔者又不敢枉加评论了,首先花某人是在向港台青年释放“正能量”,其次他代表着广大爱国青年的意见,你若提出反对意见,就是跟香港和台湾的负心之辈狼狈为奸,是要被扣上“汉奸”的帽子的,而且花某人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们有“民意底盘”啊,会受到爱国青年的口诛笔伐的,足以让自己淹没在口水之中。

现在,花某人又在一个“寿”字面前玩弄风骚,且不说把陈抟老祖,写成陈“传”老祖,把寿字看到了“富弗林”,简直险些笑成内伤,笑歪了嘴,想想还有意思,幸好没有往“富兰克林”,“扶他林”方向走!真是“山外青山楼外楼,一花一带欲封侯。暖风熏得千芳醉,直把陈抟作陈传。”当然,花某人在“说文解字”之余,也不会忘记释放一下“正能量”,竟然说“有些人平日花天酒地不思进取,当了亡国奴,才想什么‘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有屁用!”听到如此高妙的论调,民族英雄文天祥若地下有知的话,想想自己散尽家财,招募豪杰,起兵勤王,最后誓死不降,却这个蠢如豕犬的青年才俊评价“有屁用”,估计上要死不瞑目的了。但是,笔者面对花某人的反智言论,不敢据理力争对之进行常识扫盲,只有五体飞天的佩服,毕竟人家万般错误,也是有释放“正能量”。再细细想想,对比一下耒阳文联主席精妙绝伦的诗作,显然花某人还算有具备一定的文化素养,这样心理就平衡了。

当今之中国,文艺圈多奇葩,爱国者中多妖孽。每每看看都是醉,其实看看都醉,说不定也是一种罪,毕竟这也算心有腹诽啊,身上充满“负能量”。最好的方式就是沉默,沉默是金,沉默可以一生平安,沉默可以长命百岁。如果不想沉默的话,也可以学学周某人和花某人,作唁唁狂吠之状,只要拥有统治者的思维,只要站队有“政治正确性”,只要记着自己在为谁鸣叫,就可以了,说不定也会得到国家的“加持”,自然就可以活得滋润、风头正健。

说白了,花某人就是个符号,就像高玉宝和赵树理一般,是符合这个时代文化的一个符号。面对这个符号,我们不服也得服,可惜的是,如此高调的反智符号,只适合低端客户使用。

 

结语

看那文化大繁荣,一带一花一世界,星辰大海竞奇葩,满屏尽是正能量。此情此景亮瞎眼,看看也是一种醉,只是问天天不语,徒自望洋兴叹中。

 

 

贾也个人微信号:jiaye4547

公众微信号:meiriguanjian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