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码字发条,思想搅拌机,优质文字工

 
 
 

日志

 
 
关于我

时评写手,无约评论员。天涯网民间语文编辑、凤凰网时评观察员,天涯社区2011年度最佳新锐写手。QQ:25778378

网易考拉推荐
 
 

贾也:素鸡来了,康熙走了  

2015-06-12 01:41:13|  分类: 无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也:素鸡来了,康熙走了

贾也:素鸡来了,康熙走了 - 贾也 -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新近几天被缅甸的某个图腾给刷了屏,明后几天被某个阶下囚的专稿刷屏,真是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中国大舞台,不乏好戏,素鸡来了,康熙走了,时间都到哪儿去了,伊人憔悴损,朱颜凋;罪人黄花残,华发生,尽显岁月沧桑。

有人说这一份民主与法治的拼盘,前者是一份洋快餐,停杯投箸不能食,所以要一台中国国粹变脸来佐佐餐。套用一句媒体札记的话来说,一切都“挺有意思的”。

对此等好戏连连,我却了无兴趣,一眼都不想看。就像康师傅OUT的好戏,诚如徐昕所言“媒体联系采访,我毫无感觉,爱咋的咋的,此事与我无关!”确实,这一切与我们无多关系,我们更关心的还是,贵州毕节的那4个孩子和说了良心话却被关黑屋子的人。

中国式审判从来都是在法庭之外,评价毫无意义。而作为一个人,他“前荣后枯相翻覆”的命运,却让我们回味。

康师傅褪去权力外衣,洗尽铅华,一一还原,最后连平头百姓都不如,只能徒徒地照本认栽。人生如梦,戏一场,梦一场。大权在握之时,仇恨法治,鼻息干虹霓;大权旁落之后,呼唤法律,效蝼蚁偷生。曾为人上人,今为阶上囚;曾我为刀俎,今我为鱼肉,前后落差,恍若隔世,何尝不是自作孽,不可活。

权力古老的游戏,就像国粹之变脸,比翻书都快,几千年都是如此。有人不禁追问,康师傅如此罪大恶极,为何不判他死刑?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所说,他还不是罪魁祸首,真正让人癫狂的,还是权力本身。因此,我倒希望他长命百岁,好好“百感交集,只剩余生”一番。

“前荣后枯相翻覆”的场景,早已不新鲜,二千多年前,李斯在退出历史舞台之前,对儿子李瞻说:“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而当下之康师傅,恶贯满盈,罪有应得,也是惶惶然不知所措,虽想回无锡老家含饴弄孙颐养天年,岂可得乎?

现在,康师傅与不厚先生,在狱中喜团聚,凑欢喜一对,康熙组合,华丽丽地退出历史舞台,正可谓“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在篷窗上。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

好一出红楼梦,只可惜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机关算尽,终是成败转头空。偏偏戏中诸君看不穿,康熙走了,又有多少人在舞台下面,望眼欲穿,候着场想跑上一圈,总以为自己跑得更好。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贾也个人微信号:jiaye4547

公众微信号:meiriguanjian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