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码字发条,思想搅拌机,优质文字工

 
 
 

日志

 
 
关于我

时评写手,无约评论员。天涯网民间语文编辑、凤凰网时评观察员,天涯社区2011年度最佳新锐写手。QQ:25778378

网易考拉推荐
 
 

贾也:质疑英雄并不是件坏事   

2015-04-20 21:32:15|  分类: 无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也:拯救大兵邱少云

贾也:质疑英雄并不是件坏事 - 贾也 -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导语:邱少云再次过火

《环球时报》418日的消息称:凉茶企业加多宝与大V“作业本”在微博上的一则互动,引发了绝大多数网友的愤怒。在这个名为“多谢行动”的活动中,加多宝恭喜作业本与“烧烤”齐名,表示若作业本开烧烤店就送10万罐凉茶。而早在2013年,“作业本”曾在微博上戏谑“由于邱少云趴在火堆里一动不动,最终食客们拒绝为半面熟买单,他们纷纷表示还是赖宁的烤肉较好。”

4月以来,邱少云无疑火了,火在一把火,烧死了邱少云,又蔓延到网络,出现两种声音,一种抹黑,一种是洗白,两相对峙,呈胶着状态,而且愈演愈剧,无休无止。该如何认识这场对英雄的质疑?不妨由我献上一家之言,对与否,仅供大家参考。

 

一、过火的消费

对于邱少云,有人抹黑,也有人洗白,大家各说各的,这锅粥乱炖到胶着状态了:有人质疑他烧死一动不动违背生理学常识,有人回应称那是因为大火烧着不久就吸入大量浓烟窒息死亡了;有人质疑他携带的炸弹怎么没爆炸,有人回应称子弹手榴弹是被遗体死死压在泥草地上所以没能引爆,更有人则回应他这次执行任务根本就没带炸药……

面对这种无休无止的质疑,官方已无法置身于外,连续抛出好几篇文章,但免不了走入上纲上线进行定性的窠臼:一边是说一小撮不知天高地厚的敲键盘的“小圈子”既狂又二,根本无法理解人在信仰的作用下会超越生理极限的;另一边又指责一些无良媒体造谣成性,在散布妖风毒雾,叫嚣着必须要让他们付出沉重的代价……如此看来,还真有一种定性为“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在搞“非组织政治活动”的趋势。

在我看来,官方特别是军方的反应无疑有些应激过度了。这情景让不禁让人有种常识性认识的撕裂感:之前是秀才遇到了兵,有理说不清,而今与时俱进了,是兵遇到了键盘客,大有法海不懂爱的况味。

凭心而论,围绕着一个被活活烧死的烈士,展开这场口水对决,确实有些残忍,属于过火的消费,无疑是让邱少云再烧一次。我一直置之度外,但难免有些人来问我这个资深看客,“贾也你怎么看?”实不相瞒,乱花迷人眼,我也不知道该听谁的,兼听则明,偏信则暗,我想上微博去搜邱少云这个话题,进行自我甄别一番,殊不知傻了眼,原来邱少云竟也杯具了,成为网络易碎的瓷器——敏感瓷。一直欲说还休,今天却有一种一吐为快的冲动了。

诚然“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民族,而一个拥有英雄而不知道爱戴他拥护他的民族则更为可悲!”我们确实需要英雄,而且真正的值得我们膜拜的英雄。但是,我们需要的不是塑造出来的那些英雄。邱少云再过火,核心的问题,还是邱少云到底是不是英雄,值不值得我们去敬仰?

客观而言,邱少云算是一个比较不幸的人,他的一生是时代悲剧的缩影:先是被抓壮丁成为国民革命军(国军),再被收编成为人民解放军,最后被派往朝鲜战场并死在异国它乡。邱少云在牺牲之前,找不到什么可歌可泣的事迹,没上过学属于文盲,生前没留下一张照片,可以这么说吧,基本上是烧死了才换来这一切——追认为党员,并换来了战斗英雄的称号。

其实,邱少云就像当时众多穷苦大众,被历史洪流所裹挟,身不由己,充当了时代的炮灰:一会儿跟人民解放军打,一会儿跟国民革命军残部打,一会儿在国内打,一会又跑到国外打,命运根本不在他手中,即使牺牲了,也死不安宁,因为他已经被塑造成为神,谁走上了神坛谁都将面临被请下来的风险。如果我们的想象力足够丰富的话,邱少云在朝鲜战场上活下来,后果会怎么样?曾经国军的身份或许在日后还有更大的不幸等着他,在文化大革命时被揭老底,拿出批斗那也是不一定的事。

一个人的命运,确实有的时候就像一部荒诞剧,生与死根本是自己无法掌握的。邱少云如果早生几年,像川军的前辈一样牺牲在抗日战场,在民族大义面前,为国捐躯,死得其所,估计也毫无争议。如果是这样的话,作为国军的邱少云再是有惊天动地的英雄之举,当局也就不会把当作典型来包装,追认一个什么身份的,更不会大书特书,写进教材,让人们永远缅怀的。他的命运又是另外一种,只会默默无闻地牺牲,成为一寸山河一寸血里那沉默的一寸血。

站在人本主义的角度,在我眼中的邱少云,与其说去尊敬他,不如说去怜悯他。

大浪淘沙,淘尽千古英雄,英雄从来都是需要接受历史的检验的。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英雄,但这些只属于那个时代。而那些超越时代,能够沉淀下来的成为真英雄,更多地是基于国家、民族、人性等层面进行认定的:英雄往往是在对外时能抵御侵略,体现慷慨赴死的毅然决然;对内时能反抗暴政,体现不畏强权的奋不顾身;对己能超越自我,体现天下为公的超然远览。从这个角度来论证邱少云是不是英雄,确实傻傻分不清,因此,更多的我愿意邱少云他列入好战士,一个在战场上有表现突出的好战士。

当然,作为好战士可以成为老蒋的好战士,也可以成为老毛的好战士,当然可以成为希特勒的好战士,也可以成为斯大林的好战士,是不是国家的、民族的好战士,那就很难界定,这就是为什么英雄需要经过大浪淘沙的原因。

基于这些常识性认识,好战士从来就不能与真英雄划上等号。好战士的牺牲很有可能就是炮灰的存在,成为某种政治力量摆布的棋子,而真英雄的牺牲却是一种自决行为,是基于民族大义的考虑。更重要的是,英雄还需要历史考验的。而现在呢,邱少云正接受历史考验。

即使邱少云被请下了神坛,也并不是一件“礼崩乐坏”的事,相反我们还要积极地看待。

 

二、质疑的背后

邱少云这个好战士,也是塑造出来的战斗英雄,之前的刘胡兰也一样,塑造出来,难免让人产生质疑。

我们只知道刘胡兰大义凛然地说“不知道”,只知道刘胡兰被叛徒出卖的,但并不知道“阎匪军”为什么偏偏要跟这个15岁的少女过不去——毕竟“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刘胡兰与邱少云一样,也是她牺牲之后,被追认为共产党员。问题是,一个15岁的少女,文化层次又不高,她能理解马克思主义吗?能称得上共产主义信徒吗?笔者觉得充其量,她和邱少云只不过是共产党的粉丝而已。他们就这样一个赴枪林蹈火海而视死如归,一个抛头颅洒热血地而慷慨赴死,难道他们这么做,真的是因为信仰的力量?我真的有些困惑——要么我真的不理解这种信仰!

我们曾经塑造了太多的时代英雄,用了太多的艺术手法,把他们神化之后,再推到广大民众学习的楷模,这些例子不仅在于邱少云和刘胡兰身上,在雷锋身上如此,在申纪兰身上也是如此,直到今天也没能改变多少,就像“最美妈妈”吴菊萍。

诚然吴菊萍是做件让人感动的事,但不能排除在突发事件面前做出的应激反应,而且,这种应激反应估计很多人都具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要不然就不会涌现出许多“托举哥”了,吴菊萍只能机缘凑巧做了这件事。但接下来的官方宣传,总让人觉得就像是在精心包装做了太多的锦上添花的肉麻之事:给予她“最美妈妈”的称号,到处都是向吴菊萍学习的专题报告,把她所在的社区广场改为“最美广场”,然后把她推选全国党代表,走向人民大会堂……她渐渐地又变成一个不是普通的人,已经请上了神坛。

而在塑造反面人物方面,又是走上了极端,比如文盲高玉宝塑造出来的地主周扒皮,杜撰出一个“半夜鸡叫”的典故,问题是半夜里叫佃农到农地里干活,黑灯瞎火能干成什么活?如果连这一点常识都不懂,周扒皮还当什么地主?再比如恶霸刘文彩,虽然他做的坏事罄竹难书,但也不是一无是处,比如修公路造学校等善举,然而官方添油加醋地进行“被创造”和“被发现”,搞出根本不存在的“水牢”、“地牢”、“行刑室”来,不遗余力地制造出一只“政治恐龙”来。

更令人感到吃惊的是,有的时候为塑造反面人物已经罔顾事情真相。比如草原英雄小姐妹了,明明救人的是老牧民哈斯朝禄,却因为他被错误地划为“特务”成为“管制”人员,救人者被塑造成“偷羊者”、“杀人未遂”、“反动牧主白音”,让他蒙冤二十载。

其实,这种塑造人物的手法,一会儿是神,一会儿可能就是鬼了,就像落马前的王立军和落马之后王立军,总是两张格格不入的脸谱。

从根本上讲,邱少云根本不是民众想诋毁的对象,诋毁的应是卓劣的包装手段和宣传主旋律的目的。

 

三、宣传与教育

我始终认为,质疑并不是件坏事。质疑与解构已成了时代进步的重要推动力量,有利于我们更接近真相,也就更有利于发现真正经得起推敲的值得学习的人。

时光不可能倒流,社会永远向前发展,人们看待一些事物的理念、角度、认识水平也在变化。一些之前被认为正确的事物,在今天看来就可能是值得怀疑的;一些之前被认为是错误的事物,在今天看来就可能是正确的。就像我们已经不可能回到六十年前的中国,也不可能回到三十年前的中国;我们不可能永远停留在阶级斗争的仇恨之中,一心搞内斗;也不可能永远限于意识形态的对立之中,专门树外敌。世界发展到今天,我们应该看到更为积极、更为阳光的一面,友好永远优于仇恨,改革永远优于革命,合作永远大于对立,宽容永远大于偏执,毕竟人类的精神最为闪光的还是自由、平等、博爱、理性等的追求,而所谓的革命精神只是某一个时段的间歇性癫狂或者说是群体性应激反应罢了。

不畏浮云遮望眼,风物长宜放眼量。我们不能用今天的标准来评价千百年前古人的是非得失,当然也不能完全以今天的标准来衡量三十多年前、六十多年前的英雄们。英雄必将大浪淘沙,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作为英雄的邱少云,迟早会告别神坛的,这是必然趋势,毕竟邱少云只是属于过去某个特殊年代的英雄。

我甚至认为,对于邱少云的质疑,根本没有必要去过分地解读,特别是军报斩金截铁不容腹黑的叫板和环球时报的那种骂街式的反应,其实根本无益于事件的解决。

更重要的是,我们要明白这股质疑之风并不是平白无故吹起来的。其实,大家其质疑的并不是英雄,而这种官家用英雄主义的宣传取代对民众的国民教育。

宣传与教育是两回事。

我们确实需要英雄,但是我们更需要正常人: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一个有自我主见的人,一个有宽容心的人,一个有家国观念的人,一个充满自由、平等、博爱精神的人,并且把这些当作一种常识、一种人类精神传递下去。如果还没有培养出正常的人,就指望着他们向那些高大空的英雄学习,学习什么呢?学习刘胡兰的革命大无畏精神,“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学习邱少云遵守纪律,烧死我也要遵守?学习雷锋“牺牲个人去成全集体”,问题是当集体成为某些人的工具,我们是不是还要去牺牲个人?当个人全都牺牲了,确保的并不是集体的利益,而是集权者利益罢了。

一个正常人成为大多数的社会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教育的功能就是塑造正常人的,而不是在培养神的,人都没有做好,就指望他们达到神的高度,那么只会把这些引入“人不人,神不神”的状态,就会走火入魔,走向人性的堕落。就像我们的党员,他们根本不是什么特殊材料制成的,却指望他们能够超越人性,去完成所谓的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的事业,结果也只能适得其反,真正成为人民公仆成为稀有物种,而贪赃枉法的蛀虫却是一串串、一窝窝的。没有教育好,只想宣传好,企图用宣传取代教育,最后的结果就是制造出更多的,是口是心非、言行分裂的人,最后这些人把这种主义也变为捞取个人利益的工具。

现在,我们社会兴起质疑之风,恰恰说明民众不想不明真相了,想DIY了,想做一个有主见的人。我们总不能把质疑的人列入不怀好意,有不良企图,是给执政党抹黑,需要明白的是,不同的声音才是科学进步的关键,才是民主气氛社会的必要元素,如果人们不能畅所欲言,那么谈什么社会进步?

 

结语

但愿我们不要再纠结于是否真实的英雄,而是更多想想我们该如何做一个正常人,如何营造一个正常人居多数的正常社会。我们要拯救的不是英雄,而是人性。

宣传是取代不了教育的,教育比宣传更为重要。

  评论这张
 
阅读(19260)| 评论(3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