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码字发条,思想搅拌机,优质文字工

 
 
 

日志

 
 
关于我

时评写手,无约评论员。天涯网民间语文编辑、凤凰网时评观察员,天涯社区2011年度最佳新锐写手。QQ:25778378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贾也:新史记之大骨鸡徐明列传  

2015-12-07 20:03:52|  分类: 无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也:新史记之大骨鸡徐明列传 

贾也:新史记之大骨鸡徐明列传 - 贾也 -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大骨鸡者,徐明也,滨城大贾人也,起身于农家,善攀援竞进,因谑为“庄河大骨鸡”,故此得其名焉。先以贩虾为业,数年间竟入福布斯榜,堪称财富传奇。大骨鸡生于共和二十二年(1971年),年二十一既建集团,名曰“实德”,实德者,为“实业报国,德以兴家”是也,然卒于共和六十六年,享年四十有四。

 

时平西王先主滨城,后又主辽省,有政绩,闻令声,人尽知其有卷席天下之意。大骨鸡在平西王治下,以为“奇货可居”,欲效吕不韦之故事,然荐之无人,攀之无门,乃自携重金以求见平西王之谷妃,极言仰慕之心,以表愿为驱使之意。谷妃欲以夫贵,感大骨鸡之诚,甚悦之,乃引为心腹。得谷妃之助,如鸡之得谷,不复饥也,其肥自不可待言!

共和四十九年(1998年),大骨鸡由谷妃运作,乃进军石化。是年,大骨鸡一飞冲天,一鸣惊天。

共和五十一年(2000年),大骨鸡得悉平西王素爱蹴鞠,购一球队投其所好,乃创八冠王之故事,成就足坛之传奇。平西王由此重之,乃倚大骨鸡为心腹。是年,谷妃欲购法兰西尼斯之别业,大骨鸡慷慨解囊,赠金三百万余美刀。谷妃遂以平西王之“大管家”视之。

共和五十七年(2006年),大骨鸡结识王立军。立军者,鞑靼之后裔,起身贫贱,初为狱吏,性暴刻残忍,然能片言折狱也。时谷妃染疾,疑有人投毒焉,然未知何人也。大骨鸡乃荐以立军。立军速破之,乃知谷妃之车夫所为。立军威且有仪,谷妃荐以平西王。

后平西王督渝,立军随之西去。谷妃与立军有奸,平西王素闻之,然其有鸿鹄之志,无暇于床笫之事,故听之任之。立军虽起身于草莽,胸无点墨,然与忽悠王赵本山、夹头士司马南等名流达人,互为唱酬,极尽附庸风雅之能事,其野心亦不小,欲与平西王共问鼎焉。

初至渝地,平西王与立军甚相谐,共倡“唱红打黑”之大业。唱红者乃扶正也,主之者平西王也;打黑者乃祛邪也,主之者乃立军也。虽渝地之民欢欣鼓舞,然权贵则恨之入骨。民间亦多微辞,极言其“借唱红之名,行黑打之实”,更有人言,平西王以此博政声,若当国必行毛祖之专政手段也。

大骨鸡不闻政事,只知闷声发大财也。外有平西王政策照应,内有谷妃家事相托,故圈地拿项目,畅通无阻,概无失手,布局渝地,风生水起,乃为“辽商”之翘楚,实乃蜀郡邓通再生也。

共和六十二年(2011年),立军欲进渝之常委位,乃请托谷妃以说平西王,然谷妃未能遂其意,王心有余恨,与谷始有隙焉。是年十一月一十五日,谷妃因护犊心切,鸩杀夷人尼尔伍德,求立军庇之。立军乃助之灭迹,然故留罪证以欲胁之。谷妃闻之大惧,乃趁立军赴京之际,曰代之请托,大宴立军之属僚,欲问所藏罪证何在。

立军闻悉,乃使人阴告谷妃杀人,是时谷王决裂矣。杀机乃现,谷妃欲先下手为强,以立军贪腐为由,查抄王之公堂,得其衣物尽归平西王府。平西王见之,以为谷妃为情事所扰,无奈家丑不可扬也,抑其怒而未发。稍顷,谷妃情绪既稳,知其所为将祸及平西王,乃请大骨鸡作调解人,欲与立军修睦。

共和六十三年(2012年),大骨鸡乃邀于俊世、马彪二人,共赴渝城,游说于谷王之间,然事不竞也。

大骨鸡遂告之于平西王。平西王闻之大怒,速召立军问话,知立军欲以此胁为渝之常委,乃大怒,骂其野心昭然矣,掌掴之。立军知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又素知平西王之心狠手辣之故事,乃欲作鱼死网破之挣扎,遂逃之美利坚之领事馆也,放言曰平西王欲仿曹操之篡汉。大骨鸡知事已败泄,乃奔澳州亡命。

时平西王与政法王阴有勾连,问鼎之心路人皆知。执国者欲去而愁无证辞。立军叛逃泄秘,实为天助之,乃直奔美利坚领事馆,押解至京鞫之。

是年,时值党人于帝都大会,欲共推新主也。平西王知大势已去,此去实为请君入瓮,必是有去无回矣,然已身不由己。

果不然,束手于京中,平西王仰天长叹喟曰:“天也,命也。吾之不智也,用人不聪,识人不明!”用人不聪者,谓王立军是也;识人不明者,谓大骨鸡是也。

共和六十四年(2013年),于泉城公审平西王。大骨鸡出堂对质平西王。时,大骨鸡呆若木鸡,形销骨立之姿,已非意气风发,大腹便便之状,前后竟判若两人矣。

于庭上,大骨鸡极言:“吾素重平西王,引之为友,拜之为主,未敢有违逆,断未想有此变故。”然,悔之莫及矣。

平西王怒而叱之:“汝又何人哉?汝非吾友,实乃吾妻之友也。谷妃与小人有染,成其奸事皆由汝牵线也。毁我薄家者,竟是汝一大骨鸡也!”大骨鸡竟无言以对。

平西王乃囚,惟有在狱中去“百感交集,只剩余生”作罢。大骨鸡亦身陷囹圄,然国人皆从未闻其受审:有无请讼,未明也;涉罪几何,未明也;判之几年,未明也;囚之何狱,亦未明也,处处皆未明也。然共和六十六年十二月四日,忽传其死讯,卒年竟只得四十有四。有人曰:越明年九月刑既满,何故身死欤?岂不悲乎!又有人曰:大骨鸡于狱中曾言欲重振蹴鞠也,东山再起方有时,何以驾鹤欤?岂不怪哉?

人固有一死。有“庆父不死,鲁难未已”,此国贼独夫之死也,故文革某人死矣,国之浩劫乃终。有“不韦不死,祖龙难安”,此权商巨贾之死也,故大骨鸡既死矣,薄之尘埃乃定。

观鉴君贾生曰:大骨鸡善贾,年二十七富甲一方,年三十四福布斯列八,其富皆由攀结权贵,实乃富贵险中求,自古政商多歧路,竟身死狱中,可谓黄粱梦断矣。孔子曰: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富贵斯取,斯言诚哉。

索隐述赞:大骨鸡居奇,取好谷妃,献之豪宅;推恩立军,荐之渝督,及登福布斯,乃号富豪。待谷妃东窗事发,赴渝游说,然事不成。此乃天命,富贵斯取,如枕黄粱。

贾也个人微信号:jiaye6108

公众微信号:meiriguanjian

  评论这张
 
阅读(94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