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码字发条,思想搅拌机,优质文字工

 
 
 

日志

 
 
关于我

时评写手,无约评论员。天涯网民间语文编辑、凤凰网时评观察员,天涯社区2011年度最佳新锐写手。QQ:25778378

网易考拉推荐
 
 

贾也:新史记大和尚释永信列传  

2015-11-30 22:55:50|  分类: 无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史鉴|贾也:新史记大和尚释永信列传

 

僧释永信者,俗姓刘氏,号皖颍上人。改开初年,至嵩山少林寺,拜方丈释行正为师,剃度出家,自共和三十五年(1984年)以来,绵延至今,住持其间已有三十余年矣。

 

共和以来,少林历土改、文革二劫,三十余年仅剃度二人,至共和三十一年(1980),寺中止有僧人十有三,一千五百年之香火命悬一线矣。

共和三十二年(1981年),永信至嵩山少林寺,拜释行正为师,剃度出家,后赴赣之云居山、皖之九华山、京之广济寺参学佛法。共和三十三年(1982年),有《少林寺》影片者,于国中公映,风靡一时,虽以区区一角之票价,然创煌煌亿元之票房,堪称影界之奇迹。自此少林武学名扬海内外,膜拜者纷至沓来,竟充塞于道矣,香火遂为之盛。

共和三十五年(1984年),永信归寺,侍奉行正左右甚殷勤,故人称“拐棍”。师徒二人奔走帝都,为“僧道管庙,以庙养庙”之策奔走呼告,少林遂得以接管门票,乃终登封县衙十年收门票之恶政也。加之《少林寺》远播之效,少林始复兴焉。

寺庙之复兴,亦为是非之兴也。门票攸关利益也,学武亦攸关利益也,皆是利之所在。嵇中散有言曰:“大道既晚,人情万端,利之所在,若鸟之逐鸾。”当下既为末法时代,丛林亦无净土矣。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奔竞少林剃度者甚众,然俱为名利熏心之徒也。寺中有一禅师曰素喜者,本已还俗,按素、德、行、永、延之谱系,辈份于寺中极尊,又乃登封之土著,登封县衙欲以素喜为傀儡节制行正、永信师徒。素喜为壮其势,乃广揽门徒,是为“德”字辈,拥众达三万之余,然不论品流,多有家室,且多江湖习气。如释德朝者,亦为其徒,曾以少林达摩院赴会天山武林大会,徒成民间一笑资耳。

共和三十七年(1986年)十二月,行正升座方丈,素喜与德禅两僧,皆心存芥蒂,“隐僧”郝释斋居中调和,乃置德禅为名誉方丈、素喜为首座僧也。当是时,行正、德禅俱老矣,行正罹癌,德禅身瘫,皆不能自理,素喜乃假托两住持,矫制“迁单”有二,皆欲去永信也。然此二单,皆无笔签,是故调查报告曰:“个别人的私自行为”。此个别人者,即为素喜是也。

既去永信,素喜乃住持少林,然素喜素无威望,僧众拒不承认,登封县衙派工作组进驻焉,为之站台也。

共和四十五年(1994年),素喜阴与县衙谋,于寺庙门外设一路障,再度收门票,密约门票所得:县衙得其八,而寺庙得其二。由是行正禅师奔走所争少林之门票权,得之十年后又拱手送人。寺僧念之无不痛心疾首,永信乃奔走各地,改约为寺庙得其三也,以供寺僧日常开支也。自此,素喜更遭寺僧冷落。

共和四十六年(1995年),永信主持一千五百年庆典法会,名声大作,僧之远近咸尊伏之,遂为国之高僧大德矣。越三年(1998年),素喜乃退,永信升座方丈,统领少林诸僧。未几,少林由财政供养之破庙,跌然成红火之富庙。人尽垂涎之。

人心不足蛇吞象,县衙欲侵占门票尽入囊中,屡拖欠之,数额达千万计。大和尚代寺庙欲讨之。府吏贪婪横暴,欲赖之,诘永信曰:“汝等和尚,何须用钱?既为出家,当四大皆空!”

永信讥之曰:“汝等官家,何须收钱?既为公仆,当为民服务。如此断少林山路而收钱,岂非断寺庙一千五百年之香火耶?”

语不投机,遂对簿于公堂,成共和国之拍案之笑闻。自此衙庙交恶,永信乃四处奔走,极言欲废少林之门票也。

共和六十年(2009年),豫之权贵欲与港中旅欲将少林上市。顿时社会哗然,皆言少林商业化也。永信力拒之,乃奔走帝都游说,放言曰:“少林决不上市。”此言既出,断去数以百计成亿万富翁之梦矣。

此后,登封县衙极尽罗织罪状之能事,将摄像头置方丈卧室,欲监控之,然终无所获。无奈之下,乃与京之盘古张玉者筹建天中寺,以截少林人流,独霸其利。遂有强拆少林周边之民宅之劣迹也,民怨四起,风波再起。

共和六十六年(2015年)五月,天中寺尚未落成,有人阴告宣政院曰:“天中寺者,取天地之中之意,其名俗不可耐也;且此寺重建,既不合佛家之成法,也不合文物之保护也。”有司察之,乃着令县衙立停之。

中天寺之主事者及县衙之为政者,皆视永信为挡财路者,遂阴谋除之,另立一俯首听命之傀儡也。怎奈大和尚善经营,广交游,挂职宣政院,是为佛协副会长,决非县衙所能倒也。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欲运用舆论之利器,谣翻永信也。先是自称“释正义”者,网上举报其私生子有二;更有女刘立明者,网晒“内裤”照片,以证与其相好。一时不明真相者,皆作附会,舌底起波澜,其势汹汹。

其间更有释延鲁者,向永信发难。延鲁实为永信高徒,二人渊源颇深,共和三十八年(1987年),延鲁拜于大和尚名下,初颇受永信倚重,擢为武僧之总教头。共和五十年(1999年),永信升座方丈仪式,延鲁为撑法伞,堪称“护法”。然,共和五十六年(2005年),延鲁于山下办武校,借寺庙之名广揽武生。因武校开办费由少林垫之,由是归属各持一辞。延鲁乃生私吞之心,由是师徒交恶。寺庙乃以其娶妻生子之名,迁单之。

延鲁亦善交游,拜登封县令为义父,见网络间倒大和尚,遂列贪污、受贿、滥权等“六宗罪”进京检举。

风雨欲来,黑云压城,永信猝不及防,无奈之下,怀璧其罪,只作“不辩解脱”。呜呼,师徒不容,何以容天下?是故,世人皆曰:“永信营商有余,而修法不足也。

大和尚永信者,少林开寺一千五百年以降,僧侣社交,莫出其右;光大少林,亦莫出其右也。永信自号皖颍上人,颍上乃管仲之故土,得管子经营之道兮?然名满天下,谤亦满天下。如今煌煌之少林,成也永信,败也永信也。有曰:“永信乃光复禅宗祖庭之高僧也”;亦有曰:“永信乃少林商业操盘圣手也”;更有曰:“永信乃少林不择手段之权僧也”……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然永信主持少林三十余年,虽是外界非议不断,然内部少有罅隙,若是有之,岂能主持至今焉?历经如此非议,亦不见其失态,自可窥佛学修行之一斑矣。

观夫永信住持少林三十余年,少林未曾偷盗抢,未曾惑教众,未曾宣恶法,未曾受官府供养……若是少林是破落户,何以黑之不绝也?永信曾感慨曰:“少林之出世入世,如舟行于水,一半在水里,一半在水上。”虽是难渡,亦为渡也!渡之今日,少林乃成其大也。

观鉴君贾生曰:风波乍起,皆为利生,收门票者,非少林之所为,实为登封县衙也;欲上市者,亦非少林所愿也,实为豫之权贵也……处处犹见官府之贪婪横暴,如豺狼闻香,血口大开,吃相太难看。然欲能与官府叫板者,唯有永信大和尚也。永信佛法虽未见精,然护法保寺乃堪其职也,是故少林寺僧皆赖为当家人也。

 

赞曰:“菩提并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然问世间何来无一物?少林既为少林,便是一物,既为一物,便已惹尘埃!既已惹尘埃,当以弘法为家务,以利生为事业,菩萨亦在红尘间修道,于淤泥中开莲?何为名相执着乎?

贾也个人微信号:jiaye6108

公众微信号:meiriguanjian

 

  评论这张
 
阅读(57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