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码字发条,思想搅拌机,优质文字工

 
 
 

日志

 
 
关于我

时评写手,无约评论员。天涯网民间语文编辑、凤凰网时评观察员,天涯社区2011年度最佳新锐写手。QQ:25778378

网易考拉推荐
 
 

贾也:面对公民被IS杀害,中国为何强调将罪犯绳之以法?  

2015-11-20 03:51:48|  分类: 无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也:面对公民被IS杀害,中国为何强调将罪犯绳之以法?

贾也:面对公民被IS杀害,中国为何强调将罪犯绳之以法? - 贾也 -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导语:“一定要将罪犯绳之以法”

近日,外交部发言人就中国人质被“伊斯兰国”(IS)杀害报道答记者问:深感震惊,之后又称一定要将罪犯绳之以法。

为什么强调一定要将罪犯绳之以法,而没有说将采取具体的军事行动呢?

 

 

一、舆论沸点:公民被IS杀害之后的声音

中国人质樊京辉被“伊斯兰国”(IS)杀害,大家都震惊,网络间涌现出各种各样的声音:

先有人说:开战吧,“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我们中国再也不能怂了,不是刚阅过兵吗?不是有了航母吗?现在刚刚好,中国借此机会练兵,展示一下国家肌肉,将邪恶的“伊斯兰国”从地球上抹去了。中国经此一战,就算成为军事强国了,也算是真正地大国崛起了。

也有人说,就你们这些键盘侠,净瞎BB,乱打鸡血,出兵、轰炸,要打你们打去。你们想让IS把对准欧洲的矛头调整对准中国?让中国变成第二个法国,让IS尽情地报复中国,让中国卷到中东这烂摊子里?你们有本事自己上,别连累我们十几亿国人,谁想出门就遇到个“嘭彭彭”或“突突突”的。对于IS ,我们惹不起,但躲得起,至少中国境内治安还是很不错的。

又有人说:你们就别家国情怀了,千怪万怪全怪樊京辉,他脑子锈斗。虽然IS是极其可恶的,但人家又没跑到中国境内来绑票,也没制造专门针对中国的恐袭事件。这事纯粹是他自作自受,“危邦不入,乱邦不居”,那个地方又没邀请他,我们国家更没派遣他,说什么“要刻意追求不安全感带来的快感、走江湖的感觉”……不作死就不会死,他要往死里玩,谁都挡不住啊。现在就好了,把自己玩死了。

更有人说,这绝对是个阴谋,是美帝精心布置的阴谋。今年以来,IS频频制造恐怖事件,给俄国制造个空难、给法国制造个巴黎大屠杀,现在又趁这个节骨眼,又公布中国人质被“伊斯兰国”处决了……貌似在向全世界下战书,偏偏号称IS的头号死敌美国,这几年来就是风平浪静,处于隔岸观火的状态。这根本没道理啊,一定是美国人在背后下一盘棋,想千方百计叫中国陪绑。我们中国要是趟了这滩浑水,就是掉进美国精心设计的陷阱,所以要冷静再冷静,小不忍则乱大谋。

还有人说,IS已彻底玩疯了,在全世界找揍的节奏,是不好招惹的。中国是可以向IS宣战,理由也很充分,但有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IS虽然是个恐怖组织,堪称人类毒瘤、世界公敌,但人家好歹也扛着伊斯兰教的旗帜,打着圣战的名号。回到中国境内,目前伊斯兰的穆斯林有3000万之众,怕就怕,“伊斯兰国”还没有招惹过来,国内极端分子已干起来了。这样就不好玩了,翻翻历史,看看晚清回民起义,那绝对是杀红眼的节奏,何止是IS啊,比IS还是恐怖,陕甘地区的汉人损失1500万。

……

客观而言,面对中国公民被IS杀害事件,中国政府的任何行动都可能把中国拉入混乱之中,事前如果妥协交了赎金换来的是更肆意地抓中国人,事后行动就会像矛盾转移,就会像俄航班被袭事件一样被大力报复,中东宗教冲突东移到中国境内。那么中国政府将如何处置这个事件?

笔者分析看来:首先,中国不会采取军事行动的,中东地区因为宗教问题,既是个烂摊子,又是个马蜂窝,美英法俄等国都玩不起的,也根本玩不好的,更何况那里不属于中国核心利益所在;其次,中国不会有军事行动并不说明不会采取行动。中国政府估计会参照处理10·5中国船员金三角遇害事件的办法,并且通过这种办法,联合一些主要大国,改变美英主导的中东政策。不妨由笔者深入探讨一番。

 

二、中东烂摊子:被宗教绑架的马蜂窝

中华文明是一种比较早熟的、又自成体系的文明,其实就是一套比较经世致用的处世哲学,“子不语怪力乱神”传递正是中国式的宗教观,那就是:语常不语怪,语德不语力,语治不语乱,语人不语神。显然,中华文明有着宗教狂热症的免疫力。

中国与周边国家和地区的战争,并非缘于宗教信仰的差异,而是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之间的冲突,更何况中华文明的核心价值就是以和为贵,世界大同。

虽然中国一直想置身于事外,但是宗教对中国渗透却是一直存在的。先是佛教,佛教危害性不大,没有侵略性,也是主张和平反对战争的,所以能与中华文明相融合。后是伊斯兰教,伊斯兰教带有严重的排它性,所以带有文化侵略的意味,与中华文明能够融合起来。

伊斯兰教7世纪兴起,逐渐扩张,跟经营西域的唐朝发生过几场冲突,但由于中国地域特点有效地阻止了它的东进。我们打开地图,看看中国的西部,往南看有喜马拉雅山脉,向北看又有昆仑山脉、天山山脉、阿尔泰山山脉,都是绝好的天然屏障,唯一的突破口就是在天山山脉与昆仑山脉之间,而这个通道又有一个号称“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玛干沙漠。另外,中华文明又比较成熟的文化,自成体系,对宗教信仰兴趣不大。因此,至少在10世纪之前,伊斯兰教根本没法渗透到中国来。

中国部分地区、部分民族出现伊斯兰化现象,还是取决于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的冲突。因为借助于战争,伊斯兰教才被硬生生地移植到中国,而非中国主动吸收过来的。

关键是在宋元时期,蒙古人西征中,将一批批中亚各族人、波斯人、阿拉伯人作为战俘而被征调到中国来,参加蒙古征服和统一中国的战争。其中有被签发的军士、工匠和被俘掠的妇孺,也有一些宗教学者、社会上层及其部属等,总数大约有几十万之多。被签发的军士被编入蒙古精锐部队“探马赤军”,战时从征,平时屯聚牧养,分驻各地,以西北的陕、甘、青为多,有的则迁往西南、江南和中原各地,这就形成了目前中国回族的区域分布。这些人就是大家熟悉的“色目人”,他们与汉族、蒙古族、维吾尔族混血,就诞生了一个全新的民族,即回族。

正是蒙元这种民族政策,才酿成了中国日后的宗教冲突。因为回民被屯聚收养在陕甘,所以在晚清之际,暴发了一场极为严重的民族冲突。那就是著名的陕甘回民起义,这场民族冲突,汉族损失1500万,而回族损失500万。教训非常深刻,汉回两族都不想重演历史悲剧。目前,中国回族人口将近有1000万。

中国信奉伊斯兰教的穆斯林,除了回族之外,另外一个民族主体,那就是新疆的维族。

维族与回族性质不同,回族是移民,一直处于汉化过程中,而维族却是土著,也不存在汉化的问题。当然,维族也是民族融合的结果,其祖先一支蒙古草原的回纥人,一支是南疆绿洲的土著居民,这两支融合形成了现在的维族。刚开始维族并不是穆斯林,信仰的是萨满教、摩尼教、景教、祆教和佛教等等。维族的伊斯兰化是在10世纪中叶,当时建立起的喀喇汗朝政权,强迫维族人转信伊斯兰。这个伊斯兰化过程经历了漫长的时期,大概用了将近6个世纪的时间,直至16世纪初才真正完成伊斯兰化。

回族是大分散小集中,一直在与汉族融合,经过长达数百年的混血,长相上越来越汉族化,而且使用的语言也是汉语,汉回的区别,更多地只在于宗教层面;而维族是大集中小分散,一直有自己的语言,自己的习俗,汉维的区别,不仅在宗教层面,而且还在民族层面。目前,中国维族人口将近1000万。

无可否认的是,回族和维族是中国穆斯林的主体,人数达到2000万左右,加上其它穆斯林,中国信奉伊斯兰教的人口总数达到3000万之众。这个数目已经大到惊人的程度,目前主要宗教问题或者说民族问题,就是维族的分离运动。

中国穆斯林及伊斯兰教的情况大致如此,说完这些,就回到世界视野,说说目前主要的宗教冲突问题。

世界宗教冲突主要在于三教,即基督教、犹太教和伊斯兰教。

为什么这三教会冲突起来?原因是三教的源头合一,也就是有一个共同的母体,即三教同属亚伯罕系,都确认圣经旧约部分的正确性:基督教相信耶稣为神的儿子,即《旧约》里提及的弥赛亚,《新约》是上帝与人们重新订定的约法;犹太教对《新约》不承认,认为弥赛尔并未降临,坚持《旧约》,并认为自己才是上帝优选民;伊斯兰教诞生相对比较晚,认为耶稣只为先知,与亚伯罕、摩西和穆罕默德持相同地位,上帝每隔一段时间要挑选一位先知,并赐予经卷,但穆罕默德为“封印至圣”,即上帝挑选的最后一位先知,也就是终极先知,伊斯兰教就祭出了《古兰经》,也就是阿拉伯化的新经。

既然大家都源于共同的母体,那么大家自然就争谁是“真经”,信了谁的真经,才可以成为真正的上帝选民!

基督教的拥趸者集中在欧陆和不列颠岛,而伊斯兰教拥趸者集中在中东和北非,这些拥趸者都试图建立政教合一的国家。犹太教的拥趸者自然就是犹太人了,因为犹太人声称自己才是上帝优选民,所以最先遭到这两个宗教的排挤,最终落了个在世界流浪的命运。排挤完犹太教之后,就剩下伊斯兰教与基督教的冲突。

冲突不仅教义上的,还围绕着圣城耶路撒冷的争夺。在伊斯兰教未创立之前,是犹太教与基督教在火拼,伊斯兰教创立之后,也加入到这场争夺赛之中。众所周知,伊斯兰教的圣城是麦加,怎么也来争耶路撒冷了?原因也很简单,穆斯林认为先知穆罕默德是在耶路撒冷升天接受《古兰经》的。

伴随着伊斯兰教出现的是阿拉伯帝国。这个帝国刚开始对其它宗教还是相对宽容的,10世纪以后,这个帝国开始四分五裂,开始收缩的时候,就会越来越强调教义的,这个时候开始充满排它性了。在11世纪初,埃及的哈里发下令摧毁耶路撒冷所有的基督教教堂和犹太会堂,这就揭开了长达二百年的十字军东征的序幕。

众所周知,在十字军东征的后期,出现了蒙古的西征。蒙古的西征不仅改变了中东,也改变了欧洲的政治格局。突厥人为主体的奥斯曼帝国趁机崛起,到16世纪一跃成为世界强国,并且长期占领了耶路撒冷。奥斯曼帝国由于是一个外来民族建立的跨越亚、非、欧的政权,缺乏自己的文明,所以既继承了东罗马帝国的文化,也继承了伊斯兰文化,并以天下共主自居。正因为如此,奥斯曼帝国的宗教政策相对宽容,容许基督教、犹太教保持原有的信仰。这段时间内,世界宗教冲突相对缓和下来了。

奥斯曼帝国在17世纪趋于衰落,特别在第一世界大战中惨败,直接导致帝国解体,而耶路撒冷也被英军占领。英国既有经济上的殖民,又有文化上侵略,这么一掺合,宗教矛盾就激化到白热化的程度,中东开始陷入了群雄纷争的局面,新一轮的耶路撒冷争夺战正式启动。宗教冲突愈演愈烈,这种矛盾就一直延续到现在。

中东地区已然像个马蜂窝,谁去捅一下,就会引来新一轮的冲突。就像美英因为要对付恐怖组织——基地组织,并挟带私货,借机把伊拉克萨达姆政权给推翻了。结果呢,基地组织倒没有清除干净,反而捅出了一个更恐怖的IS组织来。

宗教冲突已然成为中东地区最大历史包袱,随着西方文明日渐没落,我们可以预见到提:将来这个地区的宗教冲突不会减弱,相反只会进一步激化。

 

三、政治博弈:“将罪犯绳之以法”的背后

没有宗教传统的中国,又在远东地区,对于中东这个烂摊子,完全可以置身事外的,随你们去怎么闹腾。但宗教却是超越民族、超越国界的,既存现实摆在我们面前:中国穆斯林不在少数,大约3000万之众(当然,基督教也不在少数,也有3000万左右)。IS这么闹腾,并将中国新疆列入其版图之中,这种做法具有一定的“蝴蝶效应”,给中国境内的疆独分子巨大的精神鼓舞:一方面他们开始偷渡出去,加入到IS这个恐怖组织;另一方面也不能排除会模仿这种极端的做法,想在中国境内制造麻烦,并提出自己的政治诉求。

IS已经玩坏了,也谈不上什么伊斯兰教不伊斯兰教,越来越像在玩恐怖游戏,既然如此,就一味追求恐怖的效果:玩游戏不嫌人多,人越多就越热闹。IS杀害中国人质,就是要表明:你不想惹我,我来惹你,让你很难置身其外。

这种行为有没有具体针对性呢?针对性并非明显,IS劫持的人质来自全世界各地,分析其特征:一是要在其活动范围内;二是要对被劫持的人质进行甄选,看能否达到最大的索取,有时候还有附带政治条件。其目的就是在取赎金用于其组织的活动资金,另一方面也是故意制造恐怖气氛。

现在中国人质被IS杀害了,中国政府就面临艰难抉择。许多国家五大国除了中国,都已经卷入到这场IS开启的杀戮游戏?虽然这场游戏可以冠之以反恐战争,但其中又隐现着宗教战争的色彩。中国厕身其间,就意味着跟世界穆斯林纠缠在一起,谁又能保证不会擦枪起火?会不会从中国之外宗教冲突演变为加剧国内的民族冲突。

正是基于这样的考量,中国的智囊们认为最好的办法还是:不诉诸全武行,而是诉诸国际法。这个决定的从外交部的发言可见一斑,外交部声称:一定将罪犯绳之以法。

言下之意,再明了不过了。具体的办法就是参照10·5中国船员金三角遇害事件,把主犯糯康等人抓到中国来审判,并执行死刑。也就是说,中国的应对之策,就是把杀害樊京辉的IS罪犯,抓到中国来,进行审判。但通过这个办法来处理这个事件,确实有些难度,可行性并不高。为什么呢?

10·5中国船员金三角遇害事件中,毕竟泰国是邻国,而且尚属正常国家,可以委托泰国去绳之,然后将糯康等人抓到中国来审判。但是IS却完全不同于泰国:首先“伊斯兰国”不是邻国,远在中东的伊拉克、叙利亚边境的战区;其次,“伊斯兰国”又不是正常国家,只是一个恐怖组织,根本不讲道理的,是没有一个国家的法律能够管得住的。

“一定将罪犯绳之以法”有难度,但也没有办法。看看除了美英法俄之外,其它国家是怎么应对的?此次处决的另一名人质是挪威人,挪威到底有什么举动,目前尚未得知。而离最近一次人质被IS杀定的,就是今年年初日本二名人质被IS杀害事件。这个事件的处理颇有东方的手段。

当时,日本当局措辞严厉,声称要扩大派兵政策,也就是说想进行军事行动的。但是,日本反对党就以人质问题“向安倍说不”。日本维新党党魁江田宪司在发表演讲时说:“毫无顾忌的派兵让日本自卫队与欧美军队站在同一条战线上,日本人就会成为恐怖分子的目标。”所以,这个扩大派兵的计划就不了而了之。但是日本恰恰很好地借题发挥了一下,借这个事件为918日通过新安保法铺平了道路。

笔者观察看来:中国政府采取军事行动可能性极低,但政治干预的可能性会加强,基本上与日本的博弈方法相似,借题发挥一下,很有可能会主导反恐统一战线的建立,既改变英美主导的中东政策,联合一些世界主要大国,比如俄国和法国等,转而支持叙利亚政府,通过叙利亚政府来打击IS

为什么中国政府选择这个中东政策呢?原因很简单,因为只按此思路,中国才有可能实现外交部“一定将罪犯绳之以法”的许诺:参照处理10·5中国船员金三角遇害事件,找的是泰国政府,中国要处理好人质被IS杀害事件,既然不能找IS,那么也只有找叙利亚政府了。

结语

400年前,英国诗人约翰·多恩写下了《没有谁是一座孤岛》,其中有“没有人能自全,没有人是孤岛,每人都是大陆的一片……”面对这个突发事件,面对这个IS组织,中国不可能只做旁观者的,一定会有所行动的。只是有些行动,并不那么简单,确实需要有个中国式的迂回。

 

贾也个人微信号:jiaye6108

公众微信号:meiriguanjian

  评论这张
 
阅读(47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