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码字发条,思想搅拌机,优质文字工

 
 
 

日志

 
 
关于我

时评写手,无约评论员。天涯网民间语文编辑、凤凰网时评观察员,天涯社区2011年度最佳新锐写手。QQ:25778378

网易考拉推荐
 
 

贾也:“负利逻辑”的乐视网——野蛮的金融商业主义时代的奇葩  

2015-11-13 08:32:03|  分类: 无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也:“负利逻辑”的乐视网——野蛮的金融商业主义时代的奇葩

 贾也:“负利逻辑”的乐视网——野蛮的金融商业主义时代的奇葩 - 贾也 -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导语:贾布斯一讲故事,资本就滚滚来

日前,创业板龙头乐视网在2015中国资本论坛暨第四届中国上市公司领袖峰会上,被评选为“中国最具竞争优势的上市公司”。乐视网掌门贾跃亭,号称贾布斯,堪称资本高手,抛出一个个概念,讲了一串串故事,画了一个个大饼,讲得风生水起,可谓“玄之又玄,众妙之门”,惊煞数人,与此同时,赌局开了一场又一场,引来无数资本。

 

一、 低价“血洗”:乐视“生态系统”的搭建

近几年来,乐视网借着资本,跨界发展,强势布局,在视频、电视、手机、汽车、农业、电商、红酒、地产、金融等一系列领域,攻城掠地。是有钱就任性?还是真有先进理念,组建一个所谓乐视“生态系统”?

众所周知,乐视网只不过互联网电视的IT网站,商业模式并不高端,就是内容的“分销+广告”,是非常LOW逼的竞争风格,竟然如此大踏步地越界发展,从互联网挺进硬件领域,即从盒子与超级电视开始,显示出其“动物凶猛”的一面,如同强行入室者,想“血洗”原有的一切。

与此同时,乐视网掌门贾跃亭,一改当初沉默的风格,以犀利的风格亮相,频频借着“颠覆”一词,大讲故事,从而博得了“贾布斯”的江湖名号。凡是市场上能罗列的大牌企业,如苹果、三星之类,全曾被贾跃亭嘲讽过,大有一种“天下英雄,舍我其谁”的霸气。当然伴随着这些故事,资本市场更是闻风而动,乐视网创造第一“妖股”的传奇。

人们在寻找各自的答案,首先想的答案自然是背后有没有人?当乐视与山西令氏家庭的某种间接关系被披露出来之后,大家似乎意识到:原来秘密就在这里!贾跃亭曾一度长期居留在国外,更是加深了人们这方面的猜测。但猜测随着贾跃亭的归国,开始慢慢稀释,他的出现又是一系列开疆拓土,乐视网向手机领域进发,并且提出他所谓的“负利逻辑”。

这贾跃亭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这么干?回答起来,看似复杂,实则简单。

中国经济近几年来已经发生了变化,从“技术创新”变成“资本血洗”。借用吴晓波的话来说,就是:“中国将由一个野蛮商业主义时代,正式步入更野蛮的金融商业主义的时代。”

此话怎讲?当下,最热两个领域是什么?不就是互联网+和金融吗?互联网+,最终+上的是金融,从而正式启动“金融商业主义的时代”。

原本是高科技产业,拼的是技术,但现已变质,蜕变为烧钱的游戏,也就是从技术密集型转为资金密集型了。新型的互联网应用,几乎都演变成为一种更纯粹的烧钱大战,从打车软件到团购,从视频网站到电子商务……基本上没有太多的技术门槛,要想在这里面获得生存并壮大,技术革新倒是退而求其次了,最重要的是,就是烧钱,不停地烧钱,直到把竞争者烧死,然后获得垄断利润。就像购物网站,就是烧钱,烧到最后,只剩下一个寡头——阿里,如果非凑成“双雄对峙”,那就是阿里和京东,其它各种购物网站,要么苟延残喘地存在,要么就是直接宣布死亡。

现实就这样的。

贾跃亭心里最清楚,乐视网就是一个垃圾网站,想再去深耕乐视网,是没有出路的:一看竞争对手,个个如狼似虎,杀气腾腾,优酷、爱奇艺、暴风、PPTV等专业视频网站拼特色、拼受众、拼服务……已经高度白热化,虽然从市值而言,乐视首屈一指,但从业务而言,乐视只占优酷的1/3,更何况,阿里宣布将收购优酷,乐视究竟能占市场多少份额,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更何况,除了这几个专业视频网站,还有几个借助门户网站的搜狐、腾讯视频在分羹。乐视网专注于老业务,显然只能坐等泡沫破灭。

贾跃亭面临的问题,就是绝处求生,眼前只一条路相对可以走得坦途,那就是做视频网站的终端,也就是客户端上去“血洗”,于是,进军电视和手机领域,成为贾跃亭的必然选择。

要进军电视和手机行业,作为后来者,拼技术突破、拼销售渠道……拼什么都是假的,因为跟专业视频网站一样,很难破局。想破局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烧钱,用钱烧死竞争对手!因为在所有排挤竞争对手中的招数中,最有效、最通用的方式就是低价血洗市场,从而实现自己的规模优势,最终找寻找到高效的方法,达到自己的赚钱的目的。

这种玩法,非常粗暴,就是“有钱就任性”的游戏。如此一来,就可以理解贾跃亭的疯狂行为,完全可以理解他的“负利逻辑”,他需要“价格战”来血洗这个市场,从而完全自己对市场的占领。

关键的问题是钱怎么来?这个问题是个最大的问题。一般而言,解决途径除了抢银行之外,有四种:第一种是跟政府合作,利用政治资源;第二种是向银行贷款;第三种是通过股市融资;第四种就是向民间借贷。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就是第三种;最坏的办法是什么?就是第四种。第四种一般是前三种无法走通的情况下,才使用的。但这最好、最坏的两种,手法却是基本一致,那就要讲故事,画大饼。乐视的贾亭跃用了第三种,而最近处在风口浪尖的卓达的杨卓舒无疑是用了第四种。

贾跃亭善于讲故事,画大饼,向股市“化缘”,圈到了钱。但正因为你是讲了故事、画了大饼才圈到钱,就必须要你拿出动作来了,要不然一夜之间,所有的钱就会流向另一个地方——因为他无法控制钱流。到这个田地,贾跃亭已经赶鸭子上架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箭已离弦,无回头路,也只有继续讲故事下去,拼命地想证明自己行动是符合他画出来大饼,是符合广大投资者期待的,这就可以理解乐视为什么拼命在智能电视和手机领域内疯狂“血洗”了。

对乐视而言,不洗成功就成仁。有人不禁诧异,贾跃亭如此“血洗”的模式,盈利在哪里?既然声称硬件不盈利,一直处于“负利状态”?乐视怎么活下去,就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为了让乐视网继续苟延残喘,贾跃亭面前也只有一条路,那就是继续讲故事,继续画大饼,继续让投资者把钱投进来,推高乐视股市的上涨,然后再套现再补贴公司,就这样周而复始地玩下去,不到把自己彻底玩死是不会停下来的。

贾跃亭的玩法的策略大致只有四步:第一步是讲好故事;第二步就是圈钱套现,第三步跨开步子、搞大动作;第四步才想着乐视网怎么活下去。

他玩到现在,反复地玩前三步,当然重点是第二步。第四步也就是乐视网的存活,对于贾跃亭而言,已然不重要,因为有二:一是他反复质押股权,乐视网已成为空壳;二是反复搞大动作,就是在寻找乐视网死的投胎转世。

只要乐视网没有转世(型)成功,贾跃亭就无法停下来,问题是即使乐视肉转型成功,他也已经无法停下来,就像冲进一个自设的赌局,只有继续下去。

贾跃亭的乐视模式,质而言之,极其简单,就是借助资本市场带给他的资金,以一名“后来者”去“血洗”与乐视网相关的领域,用极其野蛮的手段来打破原有的规则,通过价格“血洗”的LOW逼手段,竟然反复声称搭建乐视“生态系统”。

 

二、“血洗”结果:“乐视战车”迎来“阿里战车”

其实,贾跃亭走上了这条路,也是无可奈何,纯粹是赶鸭子上架的。主要有两方面原因:

一方面是自身求变,乐视网需要在“夹缝中求生存”,因为贾跃亭面临着两大困境:一是市场困境,乐视网竞争对手比较强大而且比较密集,优酷、爱奇艺、暴风等一大批视频网站虎视眈眈,都在挤压其生存空间;二是政策管制,乐视网原本定位于电视的内容,但是中国的电视业始终不是纯粹的消费电子概念,而是带有意识形态的管制的特殊市场。

另一方面是到股市融资,讲的故事太多,画大饼太大,投资者能够将钱投进来,就是看好贾跃亭讲的故事,讲了一大堆好听的故事,就像练练手做做大饼。如何做?而且做得极其有关注点,那就是需要厮杀,越血腥越有关注度,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资本来“血洗”市场。

血洗从哪里开始?也只有与乐视网比较接近的领域,那就是手机和电视了,也就是从软件向硬件进发,实现软硬兼施,用贾跃亭的说法,就是建立一个乐视“生态系统”。但是,手机和电视领域,是典型的“红海”,因为越来越没有技术门槛了,要想在这样的“红海”里争得生存机会,“血洗”只会更是血淋淋一片。

不妨,通过双11来看看贾跃亭的“血洗”战果。

先来看看手机领域。

乐视与小米也有类同性,它们之间除了在手机领域有竞争之外,在电视方面更是死对头,因此,很多人拿它对标小米。

今年双11全球狂欢节销售排行榜方面,手机方面乐视并未超过小米,这个榜单依然是小米和华为缠斗,瓜分桂冠。从阿里官方排名显示,手机销售额方面,依次是华为、苹果、小米;从手机销售量方面,依次是小米、华为、魅族。乐视在双11之前,虽然提出“硬件负利”,低于量产成本价发行,虽然这背后是伟大的资本市场市值管理为乐视源源不断的炮弹,但是在手机这片“红海”里,不仅仅依然是华为和小米“双雄”对峙,而且在阿里资金支持下,魅族也来势凶猛,大有后来者居上。也就是说,作为破局的“后来者”——乐视虽然想以“硬件负利”来血洗,但是难以改观。

问题更为严峻的是,乐视真正的对手并不是小米,而是华为和阿里这样资本巨鳄,能不能打持久战,这本身就是个巨大的问号。

再来看看电视领域。

小米电视总销量是6.6万台,总成交额是2.47亿元;乐视超级电视售38.6万台,总销售额9.6亿,夺得天猫、京东电视品类销售销量双冠军,两者对比,显然乐视可以高奏凯歌,关于这一点,乐视网又会狂吹特吹,以证明乐视“生态系统”的巨大成功。

问题是在电视领域,早已布局已久,像海尔、海信、TCL等家电巨头坚守阵地,守土有责;而微鲸、PPTV等后起之秀又异军突起,也在攻城掠地,厮杀并不会因为乐视占据鳌头就偃旗息鼓。更何况,既然你能用资本来“血洗”,难道别人就不可以复制你的模式?也用资本来血洗这个市场,将来的电视领域竞争依然是高度白热化的,而且死尸一大片。

再加之,电视机的更新不比手机,一般都需要三四年的时间,乐视想血洗这个行业,成为智能电视永久性霸主决非易事。即使控制住产品市场了,也根本无济于事的。乐视声称的服务收费也不过是“画饼充饥”,现在都提倡资源共享,你想闭环结果就是封闭自己。更何况你的服务内容,一方面乐视网受到自身技术的局限,另一方面受到广电局的政策限制,这两方面的挑战,比起“血洗”一个市场更难。

诚然,贾跃亭在双11期间,从手机、视频领域的“血洗”成绩单来看,总体上是值得庆贺的。而且,贾跃亭在资本市场的配合下,制造了“妖股”,但没有走向深不可测的资本游戏道路,而是以不断的产品创新强化执行,这一点,也是值得赞赏的。

但是,贾跃亭主导的乐视“生态系统”看似成功了,实则一直通往死路狂奔。

这话从何说起?且听笔者分析。

玩资本其实是很危险的事。贾跃亭不应忘记自己的“负利逻辑”,是需要资本市场来配合的。贾跃亭由于步子迈得太大了,严重扯到了蛋,目前已经将持有乐视网近8成股份质押了,而他想建立起来的乐视“生态系统”,直至今日,人们依然无法看到贾跃亭如何实现真正的赢利,这样的“生态系统”铺得越大,漏洞就越多,而且往往是自己把自己架空,如同毫无底基的空中楼阁。在笔者看来,贾跃亭选择手机作为突破口,进行“生态系统”的扩张,本身就是严重的战略性失误。

手机显示屏原本是一个技术含量高、资金密集型行业,由于智能机的爆炸性增长,前一段时间还非常缺货,可以赚很多钱。最近,迅速转变成供应过剩模式,过剩产能导致的价格大战很快就让这个行业成为鸡肋行业。事实上,貌似高科技的资金密集型行业还不如传统资金密集型行业,因为高科技资金密集型行业产能上的更快,更容易过剩。这一点,贾跃亭不可能不知道。因此,他的“负利逻辑”,与其说布局乐视“生态系统”,不如说通过赚吆喝来拉动股价的疯狂上涨,再进行新一轮的股份质押,来维持乐视网的生存。

再者,贾跃亭根本不适合资本“血洗”的游戏,说句大白话,他们还不够这个资本。贾跃亭不是马云、马化腾等人。马云不仅有阿里系的电子商务网站,而且有支付宝这样的平台;马化腾不仅有腾讯系的互联网产品(门户网站、QQ、微信等),而且有微信支付这样平台——他们现在可以完全娴熟自如玩起资本“血洗”的游戏。而贾跃亭有什么呢?除了有乐视网这个比较垃圾的网站,还有其它比较靠谱的平台吗?根本没有。当他借用资本想杀出一条血路来,而这条血路并不是指向“蓝海”,而通往血红一片的“红海”。

“红海”既为“红海”,就是厮杀不停,而且对手也一直产生。贾跃亭乐视手机今天的对手可能是雷军的小米,但是明天的对手,或者说真正的对手早已守在身后,等待出手的机会。“后来者”乐视的加入,无非加快这片“红海”中诸雄的死亡。

资本的杠杆,本来就是一根复杂的杠杆,确实能够撬动一个市场。但是,当你去应用资本的杠杆去血洗别人,想从别人身上碾过时,你能确保自己不被别人碾过?比乐视更凶猛、更任性的资本——阿里不动声色地布局:一方面收购乐视网的对手优酷;另一方面以5.9亿美元投资魅族手机,一切似乎已经说明了问题。

显然,贾跃亭通过烧钱烧死别人的方式,来搭建一个乐视“生态系统”,最终引来一把火,烧向自己。你做得越大,又有何用?做成十里连营,无非被烧得更壮观一点罢了!

 

结语

贾跃亭布局的乐视“生态系统”已经遭遇到马云主导的阿里“生态系统”。当乐视的“空心”战车面对的是阿里“钢铁”战车,“血洗”的结果,已不言而喻。

马云会不会动手?值不值得动手?要动手又何时动手?一切要看马云这只黄雀,而不是贾跃亭这只奔跳的螂螳。到头来,贾跃亭布局乐视“生态系统”只不过演绎“螂螳捕蝉,麻雀在后”的中国故事。

 

贾也个人微信号:jiaye6108

  公众微信号:meiriguanjian

 

  评论这张
 
阅读(30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