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码字发条,思想搅拌机,优质文字工

 
 
 

日志

 
 
关于我

时评写手,无约评论员。天涯网民间语文编辑、凤凰网时评观察员,天涯社区2011年度最佳新锐写手。QQ:25778378

网易考拉推荐
 
 

贾也:缅甸大选,暴力“路径依赖”的冰释   

2015-11-10 23:50:17|  分类: 无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也:缅甸大选,暴力“路径依赖”的冰释

 贾也:缅甸大选,暴力“路径依赖”的冰释 - 贾也 -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导语:立冬之际,缅甸迎来立春

我们这一厢正是立冬之日,冷风带雨;而缅甸那一边,却迎来了立春之日,看到了一张张最灿烂的笑脸。缅甸大选已落幕,昂山素季赢了,突然间有人竟然歌颂起失败者吴登盛来,这里面到底隐含着什么?

 

一、路径依赖症

世界一直在变,曾经的极权者们用军事武装改变了他们国家的命运,甚至让这些国家陷入动荡的泥淖而不能自拔,然而,现在他们的子女们用选票方式登上政治舞台,比如朴正熙之女朴槿惠、昂山将军之女昂山素季……纷纷改变父辈们定下的坏规则,开始书写属于她们的时代。当然,最早的并不是韩国,也不是缅甸,恰恰是我们中国,只不过仅限于一个地区,那就是台湾地区蒋介石之子蒋经国。他幡然悔悟道:“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世上也没有万年的执政党,即使被人民选下去,将来政绩好了,仍然可以再被选上!”

目光还是回到我们这个国家主体,这个百年前诞生过亚洲第一个民主国家的地方,曾经的荣光或已逝去无踪,或被刻意掩盖,如今再去回味,莫名的伤感油然而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或许这正是中国式的百年孤独。

曾几何时,大概延绵几千年了,我们中国陷入了改朝换代的“路径依赖”之中,一门心思通过暴力手段来实现,从陈胜、吴广开始,一直是“揭竿而起”的方式,然而进入乱世模式,各路英雄逐鹿中原,一路砍伐,“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终极目标就是冲入庙堂,杀掉旧一批,换上新一批,从而坐上那张人人渴慕已久的龙椅。从秦末的陈胜、吴广始,到汉末的张角、张宝,到两晋的孙恩、卢循,到唐朝的王仙芝、黄巢,到宋朝的王小波、方腊,到明朝的李自成、张献忠,最后到清朝的洪秀全、杨秀清……一个个杀人魔王,杀人如麻,都杀红了眼,让中国历史堆积着无数的血,新血积压着旧血,好一部血淋淋的民族自虐史。但是,如今这些人却无不“清一色”地被历史教课书描绘成顶天立地、为民请命的大英雄,貌似他们通过暴力和起义,在拯救中国民众,让他们得到正义与自由一般。

这种毁三观的历史观,着实让人大跌眼镜,读史使人明鉴:一系列的农民起义带来最终结果,却是周而复始的改朝换代,煌煌二十四史,只不过皇帝换了个二十四个姓罢了,也就是所谓的起义,只不过促成中国进入历史周期性,周而复始地“城头变幻大王旗”,演绎的是取而代之的“路径依赖”和成王败寇的“丛林法则”,传承的是杀人越货的暴力基因。

中国艰难地走入二十世纪,百年前的那场辛亥革命,稍许改变了这个规则,以最少的流血实现了政权的交替,并宣告绵延二千年的帝制退出历史舞台,中国开始走向民主共和之路。但是,这条道路并不是一帆风顺,辛亥革命之后,“革命”一词,登堂入室,熠熠生辉,似乎革命道路才是中国通往民主之路的唯一孔道,谁都想来主导我们国家的民主,先是国民党叫嚣着革命,后是共产党疾呼着革命,他们无不以正统的革命者自居。与此同时,革命俨然成为暴力的代名词:国民党借革命之名,通过暴力赶走了北洋军阀;共产党借革命之名,通过暴力赶走了国民党。最终即使再无敌对者,依然还要继续以革命的名义,用暴力来赶走文化人。一次又一次的革命,中国人追求的民主却渐行渐远渐无声,貌似又回到二十世纪之前的模式。

回望历史,不免令人嘘唏,但依稀能找到些逝去的荣光;回到现实,不免心室晦暗,但依稀能见到些许曦光。一百年以来,这条道路并不是永远地消失,我们依然在这条路上默默潜行,中间或有些滞缓,甚至出现某种倒退,但方向却笃定的。

这可能正是中国的道路吧,至少中国社会并没有再次陷入到动荡之中。但愿中国能走出一条好路,毕竟谁都希望中国能够越来越好。值得稍有安慰的是,中国确实一直在进步,曾经有些词连说出来都是一种莫大的罪,如今却已赫然写入核心价值观里了。

 

二、觉醒与救赎

缅甸那一边这几天,无疑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笔者曾去到这个国家,领略过那里的贫困,确实为之动容;如今看到她的完美转身,不禁为之心动。不管她未来如何,民主之路并不是从此一片坦途,但至少她已经正式上路,我们应该由衷地献上祝福:一路走好!

我们看到,缅甸执政党已经公开承认败选,也就意味着总统吴登盛OUT了,于是,有不少陷入“路径依赖”的国人在网络间议论道:吴登盛何止是自取其辱,那简直是自取灭亡了!怎么可以如此之傻,竟将抓到手的权力拱手相让?竟然在败选之后还声称:“与昂山素称并非敌人,无论谁获胜都愿交权!”难道仅仅为了那个叫“民主”的虚无缥缈的东西?须知,人类都是嗜权的动物,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到主动放弃权力的,难道吴登盛就不怕挫骨扬灰吗?

诚然,套用中国传统的政斗权争模式,吴登盛确实要面临如此下场。不要说是改朝换代的血雨腥风,那怕就是最高权力的平稳交接,也会难免出现一些惊心动魄的桥段来,往往意味着血洗或者清算。君不闻在网络间曾流传过一句最傲慢的、充满恫吓的语调:“我们政权是牺牲了两千万人得来的。谁想要,拿两千万人头来换!”按照此“路径依赖”思维,以头颅换头颅,也就是意味着以仇恨换仇恨,最终还是落入“无量头颅无量血,可怜换得假共和”的窠臼,任何一个国家都会陷入政治斗争的“阿鼻狱”之中。

然而,中国式的“路径依赖”并不意味着是国际通用的路径。此次缅甸吴登盛虽然失败,但他完全可以体面地下台,也不用担心有人来清算他包括他的家人,因为他的对手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不再是拥有武力的敌对者,而是拥有选票的竞争者。

吴登盛最终以一个体面的失败者示人,以一个人的失败换取来一个国家的胜利,缅甸由此赢得了和平,也赢得了未来。试问这样的失败者,何尝不是一个成功者?

舍得舍得,有舍方有得,舍去独裁,方得赞美;舍弃小我,方得大我,历史总会浓墨重彩地记录这一笔。吴登盛的转型,既是一种觉醒,也是一种救赎,救赎的不仅仅是自己,而且他的国家。观察这几年缅甸政治走向,若没有吴登盛的改革措施,完全是另外一个结果:再多个昂山素季,哪怕百个千人也无济于事,即使昂山素季们脖子再硬成铁,头颅再昂成山,无非辛苦“盖世太保”们多割几次喉,或多建几所禁锢人的政治监狱罢了。

对于许多国家而言,缺的并不是缺曼德拉,缺昂山素季,正是缺德克勒克与吴登盛这样的觉醒者。正因为是吴登盛学会放弃,释放素季,开放选举,对世界释放善意,才使得缅甸告别血腥,告别战争,从血腥的武力争夺终于变成了文明的选票竞争,将国家的命运完完全全地交给广大民众。

须知,抗议者与被抗议者需要相互成就,才能实现国家的和解。有人说:昂山素季最大的失误是本来已经成为神了,偏偏要做人的事,人不是好做的。确实如此,现在才是真正考验昂山素季的时候,选举胜利仅仅是个开始。

但是,我们不能因为自己没有完全走上这条道路,看到别人走上了这条道路,看着他们走得不那么平坦,走得不那么像模像样,就极尽取笑、挖苦之能事,或者摆出几个走上民主之路变成“失败国家”的案例,来获取一种心理的安慰,这绝对是一种阴暗的心理。

需要指出的是,这条路是缅甸民众自己选择的,并不是强权者刻意安排的。笔者有一句比较经典的话:“路是自己走出来的,脚上的泡也是自己走出来的!”

他们选了自己的路,并且走了自己选的路,总有一天,他们会走出一条路来的,怕就怕选都不敢选,走都不敢走!

 

三、谁的觉醒

民主诚然要民众的觉醒,但也要靠顶层政治家的觉醒。笔者认为,顶层政治家的觉醒,恰恰是一个国家通往民主最经济的一条道路。

就像美国的民主之路,也是华盛顿选择放弃所开启的,在两届任期结束后,华盛顿自愿放弃权力不再谋求续任,从此就变成一个优良的政治传统,而这种传统一直延续到今日之美国。然而,昂山素季常有,而吴登盛不常有。

还是回到我们的中国自身,本来早在百年前,中国曾经有那么一丝希望,可以实现华丽转型的,辛亥革命从某种意义上讲,也算作是一场“光荣革命”的,以最少流血的方式完成了政权的更替。然而,接下来“二个时期”中国失去了两次机会:第一个时期在民国北洋政府时期,无论是袁世凯还是孙中山,一个实力派,一个革命派,却都无法成为觉醒者,谁都不想成为华盛顿,导致中国近代政治“元叙述”失败;第二个时期在民国国民政府时期,无论是蒋介石还是毛泽东,虽然两个都以“革命者”自居,但都信奉“枪杆子里出政权”的丛林法则,进行了你死我活的厮杀,最终导致中国式的悲剧,也彻底地葬送了亚洲第一个民主国家。民国以降至新中国成立的38年间,无疑形成了这样一个政治传统:谁获得权力便将权力视为自己的禁脔。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其中重要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在取得政权时,成本太大,血流得太多,所以担心自己下台也会被同样血洗清算。

笔者坚信民主和自由的价值,但不迷信也不盲从。对于这段历史,一直在思考,曾经有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我——到底是社会现实去适应政治制度?还是政治制度去适应社会现实?曾经国民党和共产党,这两个政党为在中国实现民主这个政治制度,都有“以天下为己任”的情怀,都有“舍我其谁”的担当?但这两个政党根本没有想到:抗议者与被抗议者可以相互成就,执政党与在野党可以相互竞争,而实现这两个和平的“互动”,方法就是让民众通过选票来做出抉择。令人感到惋惜的是,在舍我其谁的雄心勃勃下,他们只想着你死我活,我存你亡的“一元模式”,最终没有将中国引向民主之路,而恰恰通往奴役之路。

如今,中国已告别乌托邦,再次回到了人间,随着民众民主意识的增强,随着社会科学技术的发展,民主的信念越来越深入人心,也许,有一天,我们都会醒来,找找那个叫民主的东西,正因为如此,一句话越来越显得引人注目,那就是“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结语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贾也个人微信号:jiaye6108

公众微信号:meiriguanjian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创意设计公社
阅读(10596)|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