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码字发条,思想搅拌机,优质文字工

 
 
 

日志

 
 
关于我

时评写手,无约评论员。天涯网民间语文编辑、凤凰网时评观察员,天涯社区2011年度最佳新锐写手。QQ:25778378

网易考拉推荐
 
 

贾也:教育腐败为何是最严重的腐败   

2014-01-08 01:16:02|  分类: 无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也:教育腐败为何是最严重的腐败

贾也:教育腐败为何是最严重的腐败 - 贾也 -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导语:教育腐败,从孩子烂起!

继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处长蔡荣生、四川大学副校长安小予落马后,浙江大学副校长褚健也被批捕,如今又有天涯网帖曝光辽宁大学党委书记办公室及车辆照片,指其办公室有三处、面积达500平方米,装修豪华,有床有卫浴,办公室面积及配车都涉嫌超标。人民网记者前往察看被拒,声称书记不在家。

大学常常被誉为象牙塔,是许多人心目中的“道德高地”。然而,曾几何时,教育腐败案频频发生,象牙塔变蛀虫塔,书香气成铜臭味,严重地抹黑大学这块“金字招牌”,不断受到社会的诟病和质疑。那么,教育腐败到底是一种怎么的腐败?

 

一、现象之忧

教育腐败有多严重?去年流行个段子,说的是“悲催的毕业生”:2013年成都中医药大学的毕业生有些“悲催”,校长范昕建在530日被抓了,据说,学校把毕业证赶紧重新做过,盖章、签名,换成了党委书记张忠元,正当毕业生们拿着张书记盖戳、签名的证书没多久,得,张书记也被抓了……个个前腐后继,唯腐是务!

诙谐之处又何止于此,就拿我来说,刚说罢爱人的母校四川大学副校长安小予落马的丑闻,没几天又轮到她来提醒我的母校浙江大学副校长褚健被批捕了。仔细想来,浙江大学这一年间也算领尽风骚,贪官捞钱的节奏不输人,去年还刚处理了非法占有1千余万元的科研经费的水环境研究院院长陈英旭……个个钻营奔竞,鲜廉寡耻!

目睹高校之怪现象,怎一个蛀虫盘踞,象牙塔成蛀牙塔,书香气变铜臭味。高校之腐败,又是五花八门,呈全方位、立体化之危势:权学交易、钱学交易两大交易,是为黑金教育;基建、采购、后勤、招生四大领域,是为腐败部门,那些把持权力要津的蛀虫们,无不借此自肥,捞得钵满盆盈。

此情此景,有人不禁惊呼,学校当家人如此,学术带头人如此,普通教师也是如此……既然都是如此腐败,那么如此学校能教出怎样的学生?若是长此以往,中国未来堪忧!事实胜于雄辩,还是略举一些事实来展示一下高校腐败的严重性:

一是学术腐败,骗取经费。

2013年查处了一起重大骗取科研经费的腐败案例,负责一个总经费达3.135亿元的“巨无霸”课题的浙江大学水环境研究院院长陈英旭授意其多名博士生陆续以开具虚假发票、编造虚假合同、编制虚假账目等手段,套取其中1022万余元专项科研经费,占为已有。另一起,目前还在继续发酵中,复旦大学的中科院院士王正敏涉嫌学术抄袭、科研剽窃等,至少57篇论文涉抄袭,还“克隆”国外“人工耳蜗”样机冒充自主研发,央视调查发现,王正敏团队以各种名义申报项目,仅2012年就获经费4000多万。作假手段一个比一个高明,贪腐之心一个比一个凶狠。

二是基建腐败,中饱私囊。

基建腐败那就更猖獗了,前腐后继,2013年学校领导落马的节奏更明显了:4月,四川护理职业学院院长邹世凌,被调查后交代了学校基础设施建设贪污等多个问题。5月教育反腐更是硕果累累,南昌大学校长周文斌,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原因之一是该校新校区的基建项目;成都中医药大学校长范昕建,因新校区建设等基建腐败,涉嫌违纪被调查;四川理工学院院长曾黄麟,因工程建设项目贪污,收取贿赂。7月,成都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张忠元,因校新校区建设等基建问题腐败被罢免。12月,四川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安小予,因基建问题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

三是招生腐败,学钱交易。

招生腐败并不是这一年两年间的事了,十年前央视记者柴静作过新闻调查《命运的琴弦》揭露艺考的黑幕,然而十年之后招考黑幕没有丝毫改善,相反倒是日益堕落了。蔡荣生,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处长,因招生问题收受大量贿赂被带走调查,据说“100万就能上人大”,有人预测涉及金额达到上亿。丑闻又何止于人大,如今首师大招生丑闻也在发酵中,继被曝71名学生“本科变专科”后,又有多名学生称被“骗招”,无法获得承诺的本科学历。

……

腐败不止贪污,还有师风方面,这年岁校长包二奶、教授嫖娼已不是什么社会新闻了,道德沦丧早已无以复加。

师者丑类居者,道者利字当头,象牙塔竟成硕鼠乐园,如此作贱教育,败坏千年斯文,令痛惜不已。诚如资中筠所言的,中国的教育最成问题,若不去改变的话,中国人种都有退化的可能,面对教育腐败现状,中国岂不是进入了彻底礼崩乐坏的堕落社会?

 

二、危害之深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实行义务教育之后,我们所有人都要经过学校“培养”之后才走向社会的。试问官员是谁来做?学校里的学生当然是后备军,扩而言之,各行各业的精英翘楚也都来自学校的。如果培养学生的学校腐败了,那么谁能确保国家未来的栋梁不歪掉?

正因为如此,相比其他行业和领域,教育系统的贪污腐败现象往往无法直接用经济指标衡量,它不仅严重损害教育部门形象,而且对青少年学生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都将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可以这么说,教育腐败是最为严重的腐败,对于一个民族和国家来说,是最为致命的!

所谓“天地君亲师”,这是传统中国民众长久以来祭拜的对象,充分体现了祖先们对天地的感恩、对君师的尊重、对长辈的怀念之情,中华传统是这么认为的:父母孕育了我们的肉体,而师长就培育了人的心灵。也正因为有这个传统,在学校里无论是领导还是教师,我们还是习惯性地冠之以“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他们不仅要教给学生知识,更要教他们如何做人的,塑造他们的人格。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蓬生麻中不扶自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这些浅显的道理用不着笔者碎碎烦。如果学校成为腐败集中营,教师成为腐败分子的话,那么源头活水就遭到了污染,是“源”的污染,腐蚀的是社会未来者们幼小而纯洁的心灵,摧残的是社会“花朵”的未来。既然“源“污染了,那么“流”污染也就是水到渠成了,最终的结果就是导致的全民腐败。

现实令人十分担忧,不少教育学家,如资中筠、钱理群都在疾呼中国教育的危势。大学里充满了蛀虫,他们能贪则贪,能腐则腐,思想彻底腐化,灌输给学生们必然是庸俗化、市侩化的思想,诚如教育学家钱理群先生所说:“我们的一些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

教育腐败不仅毁未来,而且毁当下,最终是毁全社会,毁掉我们这个有着二千多年优良教育传统的民族。众所周知,教育事业是属于社会公益性事业,而教育问题涉及到千千万万个家庭,每个家长、每个学生——我们每个人身涉其中,受其影响。但是我们却发现,中国的教育早已超级黑,从幼儿园一直黑到大学校园:择校和录取有招生腐败;文凭和学历有钱学交易的腐败;乱收费乱摊派有学校经济腐败;教师嫖娼校长包二奶有学校作风腐败……学校腐败如此全方位、立体化,势必会影响到每一个人,引起社会的连锁反应,动摇民众对教育的社会权威性、信誉和信任的基础,从而导致文凭贬值、职称贬值、学风颓靡、学术退化,从而降低教育质量和学术水平,全社会都会为之付出沉重代价,甚至可能导致中华民族的退化。

 

三、症结之因

教育腐败,说白了就是教育屈从于金钱与权力的结果。看看新中国的教育事业,先是官僚治校,摒弃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再是教育产业化,摒弃教育的公益性,走泛市场化的道路,中国的教育事业就在这么一群官僚的操控下,从一项公益事业变成了生财的工具,飞黄腾达的工具。

他们将金钱与权力有机地结合起来,利用游走于政府与市场之间的特殊身份,让这些的蝇营狗苟之辈长袖善舞、左右逢源,一手抓政治资本,进化成副部级、正部级干部;一手抓金钱资本,自认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市场的腌臜地带抓取金钱利益和物质享受,真正演绎了“升官发财”的路线图。

让人感到无语到内伤的是,如此教育现状竟是改革的成果:一方面又不想放弃对教育的绝对控制,不想分权限权,最明显的就是向高校派驻党委书记作为实际操盘手;另一方面要市场化,将一些热门专业实行市场化操作,提高学费扩招扩校,一切向钱看。其实,教育腐败如此严重的症结所在,就在权力设置和泛市场化两个方面:

一是权力设置缺陷:监督真空,伸出黑手

教育腐败特别是高校腐败如此猖獗,归根结底还是英国阿克顿勋爵的一句老话: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

中国教育的管理机制纯粹就是一个官僚机制,学校领导腐败的路径无不是“学而优则仕,仕而优则腐”,他们头上戴着个“红顶”,有权力让他们腐败。当然致命的是,这种权力设置导致监督真空。

高校作为国家教育部属或省(直辖市)教育厅属,主管部门又是鞭长莫及,上级监督很大程度上是流于形式,而属地的教育、财政部门又管不了它的帽子,也管不了它的票子,更何况地方上的高校领导人,不待进一步升职,其级别已然跃乎地方教育管理当局之上了,二者处于权力高度不对称的状态,试问地方教育当局拿什么去管啊,也根本轮不到你管啊。至于社会监督,那就更不可能了。正因为如此,高校权力所谓的外部监督就形同虚设了。

在外部监管失灵的同时,内部监督也失去了作用。众所周知,高校领导都是由上级主管部门任命的,只要上级喜欢,管你合不合适,不合适做校长那就做书记,总有一会款适合你的。对于这种上级钦定的领导,下级干部、普通教师根本没有发言权,对这些领导平时的工作也无有效的途径进行监督。至于学校内部设置的纪检部门,本来就是在学校党委的领导下进行工作的,根本无法行使对学校领导的监督权。特别是近些年来,高校的行政化、官僚化日益严重,学校里学术部门地地位越日益下降,行政部门地位上升,于是校长、院长们的权力越来越大,结果对腐败的约束力则越来越小了。

内外监督双双失灵,权力就没有了边界,高校腐败的条件甚至比政府部门还“优越”。因此,我们尽管无法确定高校的贪官到底有多少,但可以肯定的是,与已查处、已暴露的案件相比,处于“潜伏”状态的高校贪官肯定不在少数。比如尹稚举报清华大学、邹恒甫举报北大等等,虽然引起不少风浪,但是最终还是被举报的官办机构一一给抹平了,以“闹剧”来敷衍民情。但是笔者个人认为:他们绝非是无理取闹,绝对是无风不起浪的。就目前的权力设置,学校内部人士举报是十分艰难的,许多书记和校长,至少在他驭下的学校乃至当地,都是处于无敌状态的。就像浙江大学副校长褚健落马,说与一名重量级教授举报不无关系。说到这个“重量级”想必大家会感受到其重量,更何况褚健还是个副的。

 

二是泛市场化遗毒:人格堕落,萌生贪念

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许多知识分子失去了底线,无论办学的学校还是教书的教师,他们都异化了,这就导致教育功能和教育价值的异化,他们无不唯利是图,教育产业化彻底地变成了他们的谋财揽钱的藉口。有些学校完全背弃了教育宗旨、社会公正的基本准则,蹈入价值真空而为所欲为,蜕化变质为文凭的制售公司,只要你舍得砸钱,什么文凭哪怕是博士学位都可以买到,大学彻底沦为一个赚钱的机构。

无耻到没有底线的程度,像董藩之流的教授竟然赤裸裸地抛出:“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家)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如此让教育与金钱直接挂钩,令人痛惜,但是让人感到诧异的是,像董藩之流竟然很吃香,如此言论竟然很受捧,这一切无疑又在促成许多学校完全背弃教育的宗旨、社会公正的基本准则,蹈入价值真空而为所欲为。正因为这种泛市场化的思想观念,才有“100万上人大”、 首师大“本科变专科”等各种唯利是图的丑闻频曝。

在一切向金钱看的主流思想下,高校里的教师们思想变质了,人格堕落,个个都萌生贪念,唯捞钱是务,搞行政的都想着以权谋私中饱私囊;搞学术的都想着侵占和瓜分科研经费;搞自主招生的都想着自主寻租赚得盆盈钵满。这里就拿时下自主招生这个话题来说事,自主招生本身没有错,错就错在操作自主招生的这帮人身上,他们满脑子的泛市场化理念,点招、补录、调换专业等等各种招生之术,形成“后门生”、“关系生”、“条子生”、“缴费生”等等各种生源,拼命地制造腐败的空间。

说完泛市场化的遗毒,还有必要说说职称制度的遗毒。

目前许多大学教师都热衷于竞争一个与学术和教育毫无关联的官位现象,即职称。这处疯狂程度,绝对令人瞠目结舌,一个老师不管采取什么手段,剽窃来也好,抄袭来也好,花钱买来的也好,只要升了中级或高级,不管干什么活,不管干不干活,从此就可以一劳永逸了,无忧无虑地领着中级或高级工资,这种工资和他干的工作或岗位没有毛线关系,特别是目前正在实行绩效工作,这个职称又显示其拉开差距的功能了,再次拉大中高级教师和初级老师之间的差距,人为地制造教师之间同工不同酬。

既然职称能够让终生受益,在泛市场思想的影响下,在利益的驱使下,许多教师就不再热衷于传道授业解惑了,而是把主要精力投入竞争职称上来。职称制度导致的不公,超脱扭曲了教师的心理,导致他们不择手段,纷纷造假,骗课题。说到底,职称工资、目前和职称挂钩的所谓的绩效工资就是官本位工资的变种或沿袭,就是目前教育系统最大的腐败,也是师风不正的关键原因。

权力设置出现监督真空,为腐败创造了条件;泛市场化导致金钱至上,为腐败作好思想准备,如此两相作用,再加上畸型的职称制度,腐败必然猖獗。

 

 

结语

教育腐败是最严重的腐败,教育不改革中国就没有出路,建立现代学校制度,强化监管,淡化行政,教授治校,才有出路!

  评论这张
 
阅读(5266)|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