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码字发条,思想搅拌机,优质文字工

 
 
 

日志

 
 
关于我

时评写手,无约评论员。天涯网民间语文编辑、凤凰网时评观察员,天涯社区2011年度最佳新锐写手。QQ:25778378

网易考拉推荐
 
 

民生之问:华西村是农村的希望,还是神迹?  

2011-10-18 17:25:49|  分类: 无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主打山寨的华西,是中国农村的希望?

民生之问:华西村是农村的希望,还是神迹? - 贾也 -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2011108,“天下第一村”华西村50周年村庆。所谓五十知天命,万村朝贺,可喜可贺!

村庆于华西村人,特别是某些人而言,那可是杠杠的,早已带着某种向祖国献礼的成份,意义非凡。1015晚,华西村举办了庆祝建村50周年大型文艺晚会,朱军、朱迅等央视金牌主持人亮相,演员阵容不逊央视春晚,应邀来宾、华西村农民和外来打工者两万余人现场观看。

想我中国,有90余万农村之众,建国以来,数数扶起来的典型也有不少,不过最为著名的,莫过于以下四个:“天下第一庄”天津大邱庄、“天下第一村”江苏华西村、“改革第一村”安徽小岗村、“共产主义社区”的河南南街村,纷纷金身一塑,成为四大金刚。

如今四大金刚,命运多厥,大都各自凋零:大邱庄随着“庄主”禹作敏的驾崩,坠落历史烟云;南街村村办企业集团已欠债十余亿,红色神话幻灭;小岗村依然贫困如故,改革至死,据说三千亩土地被外资买走了,村民成为失地农民……唯有华西村,雄风不倒,续谱神迹,而且越谱越神!

华西村硕果仅存,钦定“中国农村的希望”,已然成为集体经济的圣地,如同革命之圣地延安一般,熠熠生辉,光彩夺目,恍似立于不败之地。

观华西村,充满“神迹”:有微缩之天安门,有微缩之万里长城,可谓集中国之大成,类似深圳之“锦绣中华”;又有山寨之美国白宫,有山寨之法国凯旋门,可谓聚世界之精华,类似深圳之“世界之窗”。如今又有龙希大酒店推出,其超五星尊享设施又模仿迪拜。所谓龙希者,据华西村“当局”称:龙者,华族象征;希者,希望之意,寓意中国希望。莫非,华西不止是中国农村之希望,更是中国之希望?或者说这里将是“龙兴之地”?华西村如此高端,如此大胆,吓得我一身冷汗,不得不佩服它的无法无天!

抬望眼,90万农村瞻仰华西村,328高度令人晕眩,只得景仰景止,伏首再拜!拜着拜着,便情不自禁地山呼万岁了!

 

 

一、发迹史,特别村

【政治资本的神通】

 

诸神已死,唯有华西村尚存,所以中国第一村,更是名至实归。

诚如现阶段之中国,痛的神经很多,已然是“痛经骚扰”的国家。痛的地方越多,自然说明特殊的地方更多。确实如此,我国特别的地方很多,金融无比特殊、央企无比特殊,行政区也无比特殊,中国香港为特别行政区,而华西村实则为中国特别行政村。

1、发迹史

纵观华西村神迹的诞生,正是得益于其有无可获取的政治资源,从而走了具有华西村特色的新农村发展之路。

早在价格双轨制时期,华西村大量倒卖钢材等得以完成原始积累,掌握了雄厚的资金。在价格并轨后,又得国家领导人以“华西村,中国农村的希望”所赐,成为典型中的典型,以此又获取了大量的经济资源。

无法想象,没有雄厚的政治资源背景,以华西村区区村级企业能到烟酒行业、钢铁行业这样特殊的行业分上一杯羹。而这些行业,众所周知,都是暴利行业。

能取得政治资源提供的“特殊的庇佑”,当然得益于华西村第一任村主吴仁宝。

吴仁宝无疑是中国农村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他在特殊年代里通过违规操作,掘得第一桶金,后来又走上类似“宋江招安”的路线,摇身一变为时代先锋,成为“造神”的绝佳材料。

于是,吴仁宝开始官运亨通,1973年,他当上了江阴县县委书记,随后又一路高升,从地委常委再到省委委员。但是,吴仁宝始终没有放弃“龙兴之地”——华西村。而且,优良传统从未忘记,诚如旧中国的小米步枪换新中国的飞机大炮,旧华西村也“小五金”变新华西村的钢铁产业。钢铁产业目前还是支持着华西村大部分利润来源,过去十多年年来,钢铁的收入一直占到华西总收入的六成以上,可谓三分收入有其二。

华西村的发迹史,基本套路并不复杂:违规操作,取得原始积累;招安路线,取得典型包装;加官赐爵,取得政治资源,而一切资源最后纷纷转化为经济资源。

令人忧虑的是,从华西村的发迹史可以看出,中国经济从来就没有摆脱过权贵经济的阴影。透过现象看本质,华西村的神迹就是政治资本的神通。

 

2、特别村

试问举国上下哪个村能够拿到这样的优惠政策?

1993年全国农村人年均收入只有784元的情况下,占地1平方公里的华西村(100户)就可贷到2000万贷款,发展红色农村样板。而吴仁宝擅自拿去炒铝材期货,手气超好,赌赢了,资本翻了二至三倍,底气更足。

近几年,房地产最来钱,华西村又通过政策手段,把周围的村都兼并到华西村,扩大了100平方公里的面积,建无产权的别墅,现在又在大力发展房地产。在农业用地改建别墅,是在国家禁止小产权房的情况下进行的,又是一个违规操作,这只能说华西村牛B

因此,搞别墅、办钢铁厂,最后又成为世界的社会主义样板,做成旅游朝拜的圣地,这一切都晃动着权贵经济的魅影!

华西村正是得到了绵绵不断“权力庇佑”,由泥塑的偶像变成金刚不坏之身,无限制地发展壮大。

与此同时,国家领导产纷纷前来捧场,推高这个“神迹”。从华国锋到现任领导,几乎所有重要的领导人均亲临视察。特别是19925月,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李鹏在江苏省华西村视察后,欣然提笔——“华西村,中国农村希望所在”,意犹未尽,又提笔“华西村,真正的希望”!

如此一来,这个希望已经让华西村上升到了国家政治高度了,谁会让它幻灭?中央领导们如此垂青,江阴市、无锡市乃至江苏省的地方领导们当然刮目相看。

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华西村是不能倒的了,政府必须保证它岿然矗立,从这种意义上讲,连政府都被华西村“套牢”了。

 

 

二、土围子,吴家村

【吴家土围子,世袭罔替】

 

华西村根本不是集体主义经济模式,甚至早就不是什么严格意义上的农村了。常言道,大汉天下,即为刘姓天下,同理,华西村,实为吴家村。

 

1、土围子

如今,华西村这个土围子里的聚义堂内设有50个头人座位,其中前几排的11个最尊贵的头人座位,统统留给了吴氏家族的:世子吴协恩坐龙头老大的位置,另三子一女无一例外地名列座席之中,其家族成员儿媳、侄媳等也纷纷入座。华西村权力版图已显现:世子继大统,三子列班三公,其成员坐堂九卿,保证华西村成为吴家的一言堂。如此观来,华西村竟如一个“具体而微”的小王国。

华西村这个所谓的集体,权力分配相当错综复杂,原来有三块牌子:一块村党委,主抓党务工作;一块华西集团,主抓业务工作;一块村委会,主抓村务工作。三块牌子立世,各色人等加入,貌似很集体主义,其实里面充满权力的诡异。党委是世子吴协思领导的班子,党领导一切,当然兼领企业华西集团;至于村委会由二子吴协德领衔。于是,党务、业务、村务尽归吴家。另外,退下来吴仁宝依然嗜权如命,不放心交权,还想做“精神领袖”,于是在三块牌子之外,又成立一个叫总办的牌子,又把三块牌子又粘合一起,结果又是一统全权。

这么复杂干吗,不就是老子管儿子的这一摊事吗?小小村主,嗜权如此这般,不得不叹服权力对人性的侵蚀。

 

2、吴家村

众权尽归吴家,华西村实为吴家村,而华西集团实为家族企业,系吴氏集团的别名而已。所谓的集体经济,其实就是吴家精心打扮出来的,仅仅是幌子罢了,羊头挂挂,狗肉买买,至于所得利润,大头归吴氏家族,而小头撒把盐花,向大家宣布一下利益均占,集体主义经济分红,大家心悦诚服!

所谓“经济决定上层建筑”,华西村作为一个金融小王国的话,那么也基本上掌握到吴氏家族手中,特别是吴家四子,他们可支配的可用资金占华西村总量的90.7%,当然他们名义上是代表华西村民去支配的。掌握经济,就掌握华西村,因此华西村就是吴家的华西村。

至于村里作为集体的大多数,支配自己账面上的钱都很被动。华西村所有的东西都是集体的,村民能支配的大约只有自身账面的28%。需要钱都必须要提前申请,在你的账面上扣你的款,然后再转发给你。华西村的人很富,但能支配的现金不多。

观华西村,已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村,已然成为企业,而其村民则已为企业员工。华西村给村民配车配房,而一旦出了其村,以集体之名收回,便无车无房。这种分配方式,就是企业的员工待遇罢了,房子只是企业宿舍,车子只是企业交通工具。吴仁宝偷换概念,明明企业化管理的农村,农村像个集中营,偏偏说成集体经济的管理模式。如此欺世盗名现象,人们已是司空见惯,吴氏家族借集体之名经营华西集团,其实与人民代表借代表之名代表人民如出一辙。

太上村主吴仁宝曾说过:“若我搞个体,华西这些财富就是我一家的了。”这话也够睁眼瞎的,你若去掉这“集体”两字,换成“个体”看看。你一换,何来这几十年来绵绵不绝的政治资源?国家怎么可能不惜重金塑造你这个榜样?千万不忘记这是中国,在960万平方公里之内,特别是在大陆范围内的。

 

3、缩影论

因此,从资金、产业、政策上均看不出集体主义在华西必然的优越性,相反,它已经变异为权贵经济的怪胎了。从本质上说,由政治资源转化而的“权力庇佑”才是“华西经济大厦”的砥柱。

故华西村实为中国政治之缩影,甚至是实验室产品,是塑造出需要万众瞩目的榜样而已。正因为如此,各村“小诸侯”们纷纷取经问道,最终都无法复制华西。其实,华西经验并不是什么经验,关键的原因在于,这些小诸侯们根本没法取得吴仁宝和华西村这样的政治资源。也正是基于此,华西村在中国还是少一点为妙,若多了,实岂不是中国到处都是特区,可能就是臭棋,徒徒制造一片烂局。

 

 

三、标本村,非标准

【吴氏村王国,世袭罔替】

 

高层决意造神,以中国农村的希望打造华西村,如此一来,岂不是华西村就是社会主义农村的标本?

然而,笔者不禁陷入沉思,华西村是不是符合做标本?闭目幽思,华西村暴发户形象跃于眼前:超有钱,脖拴粗金项链、指套大金戒指、口镶金大牙……满身珠光宝气,金光闪闪。金子是暴发户炫富的必备品,华西村正是如此,金塔,金牛……金光闪闪!

1、现代至死的农村

华西村的炫富摆阔,不得不让我们反思现在所谓的“现代化”。

我们现在所谓的“现代化”实际上已陷入“城市化”的误区。城市吞噬农村,解构农村,甚至毁灭农村,正因为如此,农村要么空心化、老年化,慢慢地荒废,最后消失;要么像华西村一样,迈向城市化,但也同样形神俱灭,只知道炫富摆阔。

现实是非常骨感的,所谓的“新农村建设”无不是“城市化”的模式或者影子,如新农居点模式就是城市社区化建设,而传统的农村鸡犬相闻,阡陌交通的印象次第消失。即使坚持所谓的本色,做农村文化,无非就走“农家乐”的那一套,其核心内容又是什么?千篇一律:一帮子城里人到农家后关起门打打牌、搓搓麻将,喝喝农家茶,再吃一顿农家菜,最后喝得稀里哗啦,纷纷滚蛋,剩下一摊杯盏狼藉——这就是所谓全国上下的“农家乐”!

可悲,可笑!

 

2、梦回曾经的农村

殊不知农村曾是中华文明的核心,中国人曾世代耕读传家,并赖以延续人间烟火。历史上多有归隐农村、告老还乡的传统,甚至有荣归故里的说法,这就是以农村为核心目的的人生追求的。在那时,一个人久居京城的高官,即使是一品大员退休后也会主动到老家农村居住,或者在农村置地建别业以终老。他们如此到农村去,不会被认为不值得的事,甚至倒有一种优越感、归宿感,是理所当然的人生选择。这一点并不是笔者的意淫,贺知章一诗“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传唱至今,便是说这种告老还乡的传统。

如今的农村且不说因寒门难出贵子,少有精英诞生,即使诞生了精英也召不回了,相反可能到海外置业以终老。农村渐渐地荒芜,成为人类精神家园的废地。这片土曾经只负责产出,而产出的果实并没有反馈农村。于是,农村越来越贫瘠,最后至贫而死。

城市是中国之城市,农村也中国之农村,齐步并进。我并不赞成现代人以农村为核心目的的人生追求,但必须统筹协调发展,鼓励人们退休后也会主动到老家农村居住。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农村的衰败其实就是中华文明的衰败。

 

3、华西标本的荒诞

现代商业对农村的破坏,无疑又是摧枯拉朽的。

许多古村落群,的确好值得我们去瞻仰,比如安徽的宏村、西递,浙江诸葛八卦村、滕头村,江西的理坑、李坑,包括福建的古楼群落等等……不过,现代人都争相去开发旅游了,而开发旅游无不是瞄准了它绵绵不绝的商业价值,无不是推出高额的门票。本来这些文化古村落是向人们展示其厚重的文化的,是一种社会共享的文化,结果被商业吞噬得面目全非,只剩下其充满铜臭的商业气息。

除了古村落旅游开发,就是像华西村的模式,成为所谓的现代化农村。现实是华西并没有什么标本意义,它的发迹主要得益于政治资源转化而来的经济资源,根本无法借鉴!

当然,暴富的华西也在搞所谓的农村文化。吴仁宝的女儿吴凤英在领衔搞华西村的旅游开发,搞的是什么?山寨的天安门、山寨的长城,实为山寨的“绵绣中华”;山寨的美国白宫、山寨法国凯旋门、山寨的澳州悉尼大剧院,实为山寨的“世界之窗”。如今推出的龙希大酒店足足弄了五个金、木、水、火、土会所,这岂不是在山寨举国上下的会所之风吗?酒店里陈列的华西上河图,岂不是又在山寨清明上河图?

如此山寨,华西村学虎不成反类犬,又何值得别人学习借鉴?

华西村陷入了毫无尺度地炫富摆阔,去年夏天花了9000万购买两架直升机,发展所谓的“空中旅游”,试问一个碗大的地儿,盘旋两架直升机,这创意也够瞠目结舌的。一鸣惊人还不够,华西村总要鸣鸣惊人,这回推出超五星宾馆有10万一夜的总统套房。试问,这样超级农村哪是现代农村的典范?

 

因此,华西村,并不是中国农村的希望,它连自己都已迷失在发展的进程之中。

华西村确实是无法作为标本来学习。现实正是如此,即使并入到华西村的一村、二村,乃至十几村,并没有因为并入而得以整体发展,共同致富,相反只是上演了“城市占用耕地”的套路:这些村要么沦为其工业园区的用地,要么沦为房地产开发的用地。似乎这些华西系列村成为华西中心村的殖民村罢了!

更令人担忧的是,华西村的资本已经进化为一种游资,在资本市场里到处游荡。在2008年时,浙江绍兴轻纺城倒敝潮中就有其魅影。其中影响最大的浙江绍兴华联三鑫最大股东就是江苏华西村。当时,华联三鑫资金链断裂而倒敝,它因为唯利是图,见死不救,只求全身而退!

因此,华西村早就超出了农村的范畴,超出了乡镇的范畴,它其实就是一个行政特区,或者一个特殊的冠之以“集体”的权贵资本罢了。

 

 

结语:失去心灵富足的一切都虚幻的

 

50岁的华西村,原本以为知天命,无比睿智了,殊不知以粗俗的暴发户的形象过寿,大红大紫后祭出来并不是文化,而是彻头彻尾的铜臭!

特别推出的龙希大酒店,我们不得不承认,这个很有商业头脑。众所周知,来旅游者多为官员,诸如考察团、取经团、粉丝团等等,反正多数都是公务考察,代表人民前来学习、体验的,所以,首先坐上直升机登登天,看看空中的华西;然后跑进龙希大酒店,看看楼中的金牛,顺便在金牛面前沉思一番,什么时候自己也弄个金牛来收藏一下,收藏能保值,一年可赚上1个亿。看完后,再听听老村主吴仁宝讲话,自然天花乱坠,沐如春风。晚上,舟车劳顿,应该享受一下尊享的休憩,入住10万一夜总统套房,放松放松,好好回味学习的所见所闻……

华西村真的是集体经济开出的奇葩吗?迷茫ing……

经济的富足并不代表心灵的富足,失去心灵富足的一切都虚幻的。华西村就诠释了这一点。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