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码字发条,思想搅拌机,优质文字工

 
 
 

日志

 
 
关于我

时评写手,无约评论员。天涯网民间语文编辑、凤凰网时评观察员,天涯社区2011年度最佳新锐写手。QQ:25778378

网易考拉推荐
 
 

葵花点穴手,点穴寒门难出贵子  

2011-08-16 15:55:49|  分类: 无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语:

不知所寒、不知所难,不知所贵,谈什么“寒门难出贵子”?

 

“做了15年老师的我想告诉大家,这个时代寒门再难出贵子!”近日,一位署名linyang222的网友发帖称,现在成绩好的孩子越来越偏向富裕家庭,在网上引起热议。

发帖网友linyang222是一所中学老师,他称,近两年学校里的中高考状元,基本家里条件都很好。上个月中考结束,学校有5个孩子上了重点线。他们都来自开跑车、住别墅的家庭。这个月,这几位学生的家长们还商议送孩子去澳洲参加夏令营。“反观我们小时候读书,成绩好和家庭条件基本成反比。班上同学读书好的,家里都很穷。”linyang222写到。

此帖一出,舆论围绕“寒门难出贵子”议论纷纷,各路专家各显神通,各抒已见,然而竟没一个能切中要害,开出良方的,遗憾得很!

笔者拙见以为“寒门难出贵子”切入之处有三:一为何而寒?即“寒”字;二为何而难?即“难”字;三何以为贵,即“贵”字。既然不知所寒、不知所难、不知所贵,自然“一论三不知”,谈来谈去,就像弹棉花,弹不出什么好结果!

“寒门难出贵子”并不是疑案,关键在于敢不敢去点穴。我原本不想对这个悲催的话题发表看法,天涯论坛的伊文说,“寒门需要关怀的,大家都要尽点绵薄之力,多多呼吁呼吁,有聊胜于无么!”

既然如此,那么我就使用新近所学的江湖绝学——葵花点穴手,点点“寒门难出贵子”的穴。

所谓“春风不度玉门关”,寒门就像玉门关,春风不解冻啊!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解冻寒门,决非一日之功啊!

以下洋洋洒洒之文字,绝对是江湖人士的“浆糊”说法,“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勿解其中味!”

 

 

一、不知所寒:寒在哪里?

 

葵花点穴手,点穴寒门难出贵子 - 贾也 -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寒门难出贵子”,关键的寒门的“寒”,主要是因为太寒了,寒到了根本不具备出现贵子的土壤,所以才有“寒门再难出贵子”的严峻社会现实。而要回答寒门之寒,笔者认为,必须剑指中国的经济政策及其乡村的文化传统。

(一)寒掉的经济

改革开放之前,我国的经济政策实在不堪回首,政治干扰了经济,天灾人祸不断,很悲催,因此很多人避而不谈。既然如此,那就不揭痛,从改革开放谈起!

诚然,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发展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是,同时无可回避的是,经济发展产生了另一种悲催:“制度制贫”。这又从何说起呢?且听我荒唐言: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期间,在乡镇经济经历蓬勃兴起之后,因为融资难、贷款难、担保难陷入发展瓶颈时,政府恰在这个危急存亡之秋,给外商以“超国民待遇”加以引进。这样的经济政策绝对是在谋杀乡镇企业,不积极地诊断救治反倒落井下石,无疑催死了它们,从而给外资企业兴起创造良好的机会。

本来乡镇企业的发展,能够有效地解决农村富余劳动力的就业,增加农民家庭的收入,从而缩减城乡之间的差距。然而,在抑内扬外的经济政策之下,本土乡镇企业大量破产是必然之事了,外资却因廉价的劳动力和优惠的土地政策等利好政策,在大中城市特别是东部沿海城市的大量涌现。于是,农村富余的劳动力便大量涌向沿海城市,开始背井离乡的打工生涯,这个时期中国正式出现大规模的民工潮。正是国家这种“婿外欺中”的悲催的经济政策,直接导致农村人去楼空,农村经济就这样被釜底抽薪。

农村经济急遽崩盘的同时,城市里接着又在进行了另一项经济改革,那就是国企改革的民营化进程。国企改革确实让一部分人特别是权贵一夜暴富,从而实现“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目标,但与此同时制造了一大批下岗工人,让寒门的人口基数进一步扩大。如此操作下来,我国政权的阶级基础即工人、农民的地位急剧下降,变成了寒门的主力军。

现在回顾起以往的经济政策,相当悲催,因为缺乏搞经济的能力,少有信心,于是主动请外企来殖民,用外资挤压掉一批所谓低、小、散、乱的乡镇企业,付出的代价就是让自己的人民成为外资企业的廉价劳动力,同时让自己的国家成为外企销售其产品的市场。在引进外资的同时,国企改革通过所谓的民营化进程,使得很多国企在甚至在一夜之间便变了性,成为某个权贵的资本。从某种意义上讲,国企转制本身也是一种殖民,那就是权贵势力对工薪阶层的殖民。

内外两相结果,整个国家极度地像一块殖民地,不信你去看看,走到街上数数轿车品牌就心知肚明,我们的大街俨然成为万国汽车品牌博览会了,而国产轿车品牌的占有率是几何,能有10%吗?告诉你在一二线城市,国产轿车品牌绝对低于10%,这可是中国大街啊,一看你就能深刻地明白殖民程度有多深?再去想想,你晚上使用避孕套的牌子,有没有想起什么国产品牌?这是中国的房事啊,想不起来中国的避孕套牌子就知道殖民化程度已经深入到哪个角落了?当然,我们国家历来是不缺胸襟的,换一种眼光来看,这叫“国际化”,美其名曰“与世界接轨”!只不过,大多数成为方正县“碑剧”式的国际化而已。

外资企业排挤乡镇企业,国有企业的民营化道路,这两大经济改革政策虽然有其合理性,其初衷也都是好的,但是在具体操作中,无疑在“制度制贫”,不仅拉大了人与人之间的贫富差距,而且拉大了城乡之间的贫富差距。笔者认为,贫富差距拉大的过程,就是制造寒门的过程。

其实,毋庸讳言的是,另一种殖民早已存在,那就是城市对农村的殖民!这种殖民,使得农村明显落后于城市。这也是寒门子弟的绝大多数是农家子弟的直接原因。

众所周知,我国经济结构就是城乡二元化结构,这种经济结构致使中国公民同一国籍有不同的待遇,也就是说存在一等公民和二等公民之分,正因为如此,中国农民们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在身份上遭受政策歧视由来已久;二是我国的农村经济政策,虽然农业税已取消,但是工农业产品价格“剪刀差”依然存在,国家长期对农村进行经济掠夺。对农民身份的贬低加上对农村经济的掠夺,农村萧条那是必然的事。

富国殖民穷国,权贵殖民平民,城市殖民农村,中国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地沦为自我殖民的国家。这一点并不是危言耸听,只要去看看权贵们将子女送到国外的比例高低就知道中国的殖民化程度了。所以说,我们虽然是一个政治上是个主权的国家,经济上却是一个殖民地国家,一切特征都符合殖民地国家的特征。

因此,一个“殖民地”国家的人民,需要得到普遍的公平、公正?那自然就很难了。

 

(二)寒掉的文化

寒门,更寒的就是一种文化的遗弃。

我们传统意义上的农村,在新中国成立后,经过文化革命的摧残和改革开放的经济掠夺,失血过多,已彻底死亡!

文化大革命后的农村,经历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和乡镇企业的蓬勃发展,曾一度被抑制已久的激情得以释放,但好景不长,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市场经济对农村形成了冲击,农村顿时俨然洗劫一空,成为文化沙漠。

寒门子弟中绝大多数是农字子弟,他们或跟随打工的父母处在城市边缘,像城市的游魂;或留守日渐荒芜的农村,成为乡村的孤魂。因此,他们的处境使得他们心无所归依,马上连魂都没有了。人去楼空的农村,被掏得一干二净,空心化,剩下的人或者是老人或者是一些好吃懒做的二流子,除了做农活,赌博成为主要的文化生活,农村的文化已经死亡!

农村文化的没落其实可以以笔者为例证的。我本农家子弟,生于七十年代中后期,懵懂少年时,小脚女人曾祖母拄杖于前,每每唠叨蒙学,诸如《三字经》及《增广》。她说:玄孙啊,像你这年纪,该进私塾了,她感慨之余,就背蒙学传授于我,什么“人之初,性本善”开始,到“戒之哉,宜勉力”结束。我正是得益于曾祖母的唠叨,古文功底历来就好,后来就选择中文专业。可见,儿时文化的浸濡,对一个人的成长有多大的影响。

然而,我祖父因长年战乱、我父亲因文化大革命的因素,没有机会得到相应的教育,可见,农村因战乱动荡,文化基因一代不如一代,甚至渐渐地冲淡、消失。我不幸中的万幸属于隔二代传下来的文化种子,结果因为“寒门出贵子”,最后义无返顾地离开了农村,飞进了城市里。

其实,不仅是如我这般通过读书读出去,离开了农村,更有一批人通过做生意做了出去,也选择在了城市居住。因此,只要稍能力的人,都会义无返顾地离开农村。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就因为农村形魂俱灭了。

中国文化是农耕文化,其底蕴应该深植于农村的,然而,一方面政治的原因,使得农村文化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坏,另外一方面经济政策的原因,城乡二元化的结构,使得农村的精英们纷纷离开生他养他的并且滋润他的土地,失去了反哺的可能。因此,中国农村经历了几十年的战乱,劫后逢生后却又经历了文化大革命,好不容易从文化大革命的噩梦中醒来,又接受市场经济猛然地冲击,而在这一系列的打击之下,农村从来没有得到应有的保护,因此农村被背叛,文化被摧残,已经极度失血,比经济更萧条的应该是文化的萧条。

文化的载体是人。现在的农村不仅流失了其精英,更丧失了衣锦还乡的乡土思维,从此再也没有“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的故事了。从此,农村这片土地也不再具备产生诸如安徽西递和宏村、江西婺源、福建土楼等的文化古村落了。其实,适当地让农村精英在城市与农村之间流动,特别是“少小离家老大回”,带回可能是一种沉甸甸历经沦桑的成熟的文化,更有助于农村的振兴,保持与城市和谐发展,甚至可以适当地缓解城市住房的压力。然而,现在这个社会连想到这种“回流”的这根筋都没有!

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城乡二元化的结构绝对是十足的弊政,贻祸千秋!本来,我们的政权是“泥腿子”打下的江山,泥腿子治国,应该多为广大泥腿子考虑一下将来的,结果出人意料的是,却弄得农村更加荒芜、经济更加萧条、文化更加沙漠,实在令人痛心疾首!

经济制度的寒,文化衰弱的寒,已经使得寒门极度之寒,已经很难哺乳出贵子了,马上连贵子的基因都没有了。

 

 

二、不知所难:难在哪里?

 

寒门难出贵子,本来我们一直认为“知识改变命运”,能够“出”几个贵子的,谁知现在越来越难产了,到底是怎样的社会现状,让贵子们腹死胎中或者过早流产?

(一)一难:春风不度玉门关的教育资源

1)国家教育投入的严重不足

据相关报道,中国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的比例2012年目标达到4%,4%的投入仅是一个和国际接轨的数字,这说明中国在教育投入是相当不给力的,低于美国日本那也不说了,甚至远远低于印度。正因为教育经费投入不足,为了赢得良好教育的机会,必须有偿购买了,这就造成家庭投入过重。据统计,中国家庭子女教育的支出比重接近家庭总收入的1/3

作为寒门子女,其家庭收入因衣食之计而已捉襟见肘,能够完成义务教育便是功德无量的事,能够花钱争取更好的教育条件,那简直是竭全家之所能,供一人跃龙门了,简直是孤注一掷!

难!

2)城乡教育资源的分配不公

国家投入少,且教育资源分配不公。政府凡涉及到资源分配,历来习惯性地歧视农村,因此,当城市加大公办民办幼儿园投入的时候,很多农村的幼儿教育还是空白。这样在“起跑线”上,农村孩子就落下了一截。

正因为资源的分配不公,自然农村教育投入差、办学条件差、师资力量弱成为不争的事实,而城市不光集中着优质的教育资源,更可以通过花钱共建、择校、名师辅导和参加竞赛等各种途径,获得加分、保送、自招等政策上的照顾,让“豪门、朱门出贵子”的几率越来越大,加速在教育公平上的贫富分化。

作为寒门子女,在“起跑线”上晚跑了,而在跑的途上且不说因经济问题障碍重重,而且往往遭遇到豪门子女采用潜规则跑上“终南捷径”,实现跨越跑而跑到了前面去。这时寒门子弟再是优秀,也很难跑过豪门、朱门子弟!

难!

3)教育商业化后的嫌贫爱富

教育产业化后,教育的社会公益性日渐弱化,而其商业化、功利化倾向日益严重,这时,优质的教育,往往通过购买才能得到。教育商业化的极致就是,有钱就有机会享受好的教育,没钱就没有机会享受到好的教育,甚至连教育的机会都丧失。

事实上,我们的教育现状很明显地有这些倾向。有钱人家的孩子从胎教+学前教育+兴趣班+恶补班+良好的学习条件+奢侈的学习奖励+良好的学习、生活氛围,这样的环境下,接受教育,有天时、地利、人和之优势,倘是成绩不好,那绝对是脑子的问题了。而穷人的孩子呢,愁学费+愁生活费+愁衣食住行+再带个生病的爹妈姐妹啥的,所谓“贫贱夫妻百事哀”,作为贫贱夫妻之后的寒门子弟还有心学习吗?早想着辍学打工去了,补贴家用!如果出于对学习的热爱,那简直难能可贵了!

难!

 

(二)二难:强寒门之所难的教育收费

世界各国特别是一些发达国家的教育注重于公益性及社会性,总是通过各种办法比如设立高额或者全额的奖学金等方式,鼓励优秀的人才通过自身的努力独立完成学业,从而培养真正对社会有用的人才,这些国家做是的“人”的文章。

而我国的教育却走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道路,陷入了商业性的泥淖,已经不再注重如何去培养人才,而将发展的战略盯住了学生的腰包,有钱一切好商量,俨然在做“钱”的文章。

正是这种悲摧的高等教育理念,我国(大陆)大学排名严重倒退,甚至偌大的大陆比不过弹丸的香港特区,那绝对是报应!

试想,寒门子弟完成义务教育后,就进入高中,如果想选择好的一点高中就意味着庞大的择校费,这里就且不说择校,就算一切通过寒门学子自身努力,终于考上了大学。

这时,如果进了二本三本的非重点大学,且不说将来毕业后就业的形势,先说眼前的学费,那绝对便宜不了,这不刚刚江湖上有个传说,话说湖南中医药大学要求每个专升本的学生必须交纳1万元的捐资费,当记者为此采访湖南省教育厅“新闻中心主任”李让恒时,他说“1万块钱,不算大事”。

1万元到底算不算事?在某些人的眼中,1万元确实“不算事”,因为1万元买不了豪华别墅、买不了玛莎拉蒂、买不了江诗丹顿、甚至买不了爱马仕;1万元对他们来说仅仅等于吃一顿饭、住一晚上酒店、买一个帐篷……何况,当前很多优质资源的幼儿园强迫学生家长捐款的数额都要几万元,而很多重点高中收取的择校费早就以10万元起步了,1万元的收费早已见怪不怪,自然“不算大事”。

然而,在另外的人眼中特别是寒门眼中的1万元是个大事!国家统计局农村司的监测调查报告指出,2009年我国外出农民工月平均收入为1417元,他们省吃俭用辛苦一年也根本攒不下1万元;国家统计局数据,2009年我国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5153元,刨除日益增长的物价因素和各种杂七杂八的支出,1万元对他们来说早已经是个天文数字了。1万元其实对大多数的寒门来说,真是很那么一回事。

这时,如果寒门子弟百里挑一,进了重点大学,这也并意味免费就读,收费依然是很高。有人曾分析,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的高校收费改革,到1996年左右并轨时,全国平均收费标准年均约为500元,但到2005年时,收费即飙升到5000元左右,10年涨了10倍。近几年涨幅渐缓,但每年上万元学费的大学屡见不鲜,以上分析过,对穷苦家庭的学生来说,这无疑是一笔很大的数字。

国家教育投资不足,且分布不均不说,而且采取了教育的产业化,而教育产业化最严重的就是高校的商业化操作,这样使得寒门子弟更是雪上加霜,鸭梨很大。

金钱与权力主导的教育体系,面对止不住一路上涨的学费,寒门子弟望价兴叹,就像身处玉门关外,春风很难吹到!

难!

 

(三)三难:知识难改寒门的命运

笔者曾到云南、陕西等地旅游考察,深入民间,采集民风,其间也不乏问及当地教育状况。据了解,云南、西藏等相对落后地区的老百姓并没有信心把子女送去读书,因为他们认为知识难改寒门的命运。何出此言,且听下话:

客观而言,“知识改变命运”就像“勤劳致富”一样,已成为中国21世纪初期的两大空话了。为什么知识改变不了命运呢?有两方面原因:一来教育的成本高昂,对藏区经济比较落后的家庭而言,无疑是笔巨大的开销,甚至可能因学致贫,使得寒门的生活雪上加霜;二来教育回报太低,如果接受九年制义务教育,那是公民的义务,孩子们基本就去识几个字,很难学到有用的知识;如果想继续学习读高中,高中基本设在县城,孩子们眼界打开了后,心就野掉了,毕业后很少会回到牧区或农村,往往会选择外出打工,导致精壮人口无法回流到牧区和农村,对原有的人口平衡带来极大的破坏,牧区的草原可能因此而荒废;如果高中读完后能够百里挑一,孩子考上了重点大学,那就更回不来了,学业有成之后,百分之百会选择在城市里居住。大学毕业后,这个“贵子”留在城市里,满以为如此凤凰飞上了城市的枝头,殊不知在城市里,筑巢绝对属于易居不易的事,城里的房价对于牧(农)民来说更是天文数字,难道又要农村支援城市?因此,按成本计,为了教育,牧区和农村牺牲太大了,甚至这种牺牲是无谓的,因为并不是为牧区(农村)培养人才,而是为城市在培养。因此牧区和农村的人并不是很赞成自己的子女去“跳龙门”的。

对我讲这番话的藏族导游叫什么来着,我记不清了,好有什么卓玛来着,她是一个坚守在家乡为游客介绍家乡景点的女导游。当时她侃侃而谈,言辞之中竟几份怨怼,她还对我说:“知识误人,知识让一些人变凤凰或变野鸡,反正统统不恋故枝,越飞越远!有不少女孩子真的变成了野鸡。你想文化程度又不高,初中或者高中文化,进了城又能干什么吗?最后,她们只能卖淫!这些人一走入城市,就意味着永远地从草原上消失了。”

听闻此言,我心怆然,望着草原,我心茫然!

 

 

三、不知所贵:贵了又如何?

 

寒门难出贵子,试问出了贵子又如何?

即使“贵子”上了名牌大学,倾全家之财,经过深造,走向社会,然而依然贵不起来,在求职上,寒门子弟的“贵子”同样处于劣势。现实屡屡表明,竞争者个人能力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家庭背景和人脉关系,这在一些公务员考试和垄断国企招聘时,表现得尤其明显。于是,“贫二代”、“富二代”、“官二代”等概念日渐清晰,人们感到改变命运的渠道越来越窄。

这里尚且假设这位“贵子”经过自己一番努力,终于找到了工作,解决了就业鸭梨。但是即使这样,那又如何?非常严峻的住房问题又摆在面前,如果选择在一二线城市发展,那两三万的房价,一套体面的房子,那需要多少万?大概200万上下吧,一个毫无背景、毫无家庭资助的寒门子弟,这么高不可攀的房价,如何去面对?

本来以为通过自己的努力,变成凤凰,谁知飞进城市这座水泥森林,结果自己只是一只小小的小小鸟——麻雀罢了。这只小小鸟计算着,一年挣5万,200万的房子,那是40年的不吃不喝,这是什么窝啊?竟然要赌上一生?

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一切向钱看,唯利是图,“贵子”的争取到这样悲催的生活是幸,还是不幸?其中辛酸泪,也只有寒门“贵子”自己知道。

这绝对是新世纪的笑话:寒门贵子们经过十多年的寒窗,修炼这么久,修成正果,结果修到头,却修到个城市里的寒门的身份。

 

 

四、不知所祸:阶层的世袭已经明显

 

如果社会阶层缺乏流通,那么寒门子弟的一生,就是他父母的续集,而且又将是他子女的前传。难道中国真的要上演“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一个阶层的整体世袭?有专家指出,决定一个人地位有两种因素,一个是“先赋性因素”,即靠家庭背景;一个是“后致性因素”,即靠个人努力。先赋性因素作用太大,这个社会的流动性就小,继承性就越大,也就世袭性越强。

这样“稳固型”式阶层社会,你说会稳定吗?如果国家喜欢这种所谓的稳固,那么以“稳定压倒一切”高度来巩固并发展之吧!不能回避这个社会现象了,再这样下去,很危险了。

现实比较严峻,就拿教育而言,比如世界排名清华北大无一进百强,再比如各省高考状元集体放弃清华北大,选择香港的大学……面对这样的现状,我们高校依然故我,傲慢如旧,依然热衷于金钱,为生源、为凑份子演绎着明枪暗箭。其实,教育的堕落恰恰是一个民族的堕落,我们国家竟不以为丑,反以为常!

我们必须改变丑陋,让事物朝好的方向发展,必须为后代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不能适应,适应,一味地去适应,长此以往,我们会遭报应的!

哥伦比亚大学招生办执行主任弗达说:“通过招收不同国家、种族、经历、职业的学生,形成一个多元丰富的学生群体,有助于形成一个健康、活泼、富于创新精神的学术生态环境”。一个学校如果只收最强者,就会渐渐变成“白人至上”的校园,这种文化的“近亲繁殖”会造成思想、学术的狭隘和退化。

一个大学如果没有寒门子弟出现,因为没有寒门子弟的参与,或者没有听到寒门子弟的心声,将来掌握国家命运的管理的人员,因为“近亲繁殖”对寒门毫无概念,甚至习惯性地漠视,完全有可能像晋惠帝一样,提出“没有饭吃,为什么不吃肉啊”诸如此类猪头问题。试问,国家交给这样的人管理,岂不是更悲催?

 

 

结语:破解之道

 

人类发展史告诉我们:不平等是客观存在的,但是必须兼顾一些必要的平等,比如说教育机会的平等、司法的公正等等。一个政府必须肩负起解决社会公平的重任,让每个人通过教育随时随地都有向上发展的希望和空间。

名校无缘,就业无门,蚁族有份,寒门子弟在不平等环境下走向没落。知识不再改变命运,学习难以成就未来。另外,在不平等环境,劳动致不富,寒门子弟的前途堪忧。

笔者认为,要解决寒门难出贵子,方法只有两个,要么去“寒”,即寒门不寒,要么去“难”,即出贵子不难,除此别无它途,而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面对两个现实:公权部门尚未得到有效的约束与制衡,资本力量尚未得到有效的监管与驾驭。这样,不断扩张的行政权力和追求利益最大化的资本,共同施压于普通大众。这是社会尚不公正的制度根源,也是当今一切问题的渊薮。

我们目前社会存在的问题,一切问题的渊薮就在于此,解决寒门难出贵子这个问题自然也在于此!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而吾竟上下不得其解,故只作“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阿弥陀佛!

  评论这张
 
阅读(31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